2005-03-17

傍友

Image hosted by Photobucket.com
「傍友」這個名詞原來甚有歷史淵源,可追溯至戰國食客的歷史。今天香港也很少人用這個詞,多用「擦鞋仔」取代之,但依照陳雲今天的這篇文章,實在未及「傍友」全神。我不敢說是否這類傍友才能升官發財,不過口水佬我卻見到不少,而且是沒真材實學的,有料到的通常是山林隱士。終日誇誇其談,猛講自己威水史的,好極有限。中國人千百年來講求中庸,我不明白為何今天竟然是最多中國人高談闊論,口水橫飛。我想以為只要靠張嘴或耍手段才能討飯吃的人,有必要讀讀這篇文章,好教自己能「知恥近乎勇」,早登極樂。

《傍友》 文:陳雲 信報
少時鄰居的東莞老娘有一句口頭禪,曰「魚傍水,水傍魚」,說的是遠親近鄰不論貧富,都要互相照應。此語的比喻也真費解,魚傍水可解,水傍魚不可解。水為何要傍魚?諺語都是高深莫測,不明白也就照說可也。
撈世界要醒目  
上學之後,看書看電視多了,便知道有一門謀生之術叫依傍。戰國時代的君子都收留門下客,又稱食客,出了名就是謀士、軍師、宰相之類,不出名的就暫寄籬下,謀一時衣食。粵語長片的清裝片,有貪財好色、魚肉小民的師爺(常由高魯泉、周吉飾演),也有扭計師爺如陳夢吉、方唐鏡、劉華東、何淡如之類,依附知縣或財主為生,偶然也為鄉親抱打不平。民初是中國難得的亂世,文人可以依附官僚為清客、幕僚、幕客、幕賓、幕友之類,亦可依附軍閥為副官、參謀、隨員(常由朱由高、矮冬瓜飾演),或依附財主為司理、跟班、拍檔,甚至依附佔領租界的外來政權做洋奴漢奸。然而,種種名詞,都不如香港舊日時裝片或電視劇中傍友一詞傳神。傍友依傍的是商場大老闆,都是神氣活現之徒,旁邊地位略遜而甘心追隨的生意夥伴,可叫傍友,受聘的貼身助理或私人秘書也可叫傍友。此等人打扮講究,為了討人歡心,有時不惜曲意逢迎。梁醒波在《光棍姻緣》(一九五三)唱道:「擔番口大雪茄,充生晒認經理,撈世界要醒目,一味當玩把戲!」就是某些傍友的寫照。七十年代的劉一帆等演員擅長飾演傍友,他們雖是貪圖小利,卻不敢謀奪大利,急時總不忘與主顧患難與共,鮮有賣友求榮之事,可見當年市井江湖的道德規範。直至上世紀八十年代,仍有樓南光、陳百祥、曹查理等擅長飾演傍友,惟在歡暢與主顧廝混,借機漁色,胡鬧一番,不見有多少依傍之功力。  
傍友的所作所為,由雅到俗,由古至今,有奉承、逢迎、阿諛、諂媚、鑽營、攀附、巴結、吹捧、托靠、托大腳、拍馬屁、幫襯、擦鞋等,洋洋大觀。擦鞋一詞在回歸前後流行,大概從英文的bootlicking轉譯而來。幫襯則是宋代舊詞,舊時店員掌櫃問候主顧,禮貌周周,除了「有何貴幹」、「可否效勞」之外,還可問「有何幫襯」,斷不如今日問「有乜?可以幫到你」如此混帳。幫襯是比喻主客雙方如幫如襯,互相依存之意。《醒世恆言》「賣油郎獨占花魁」巧言幫襯甚至是情場妙?:「幫者,如鞋之有幫;襯者,如衣之有襯。但凡有做小娘(妓女)的,有一分所長,得人襯貼,就當十分;若有短處,曲意替他遮護,更兼低聲下氣,送暖偷寒,逢其所喜,避其所諱,以情度情,豈有不愛之理?這叫做幫襯。」功夫雖是下流,然而兩朝元老,累世三公,黃袍加身,副官真除,都是靠此等功夫,斯大林傍列寧,林彪傍毛澤東,李登輝傍蔣經國,陳水扁傍李登輝,就是一個傍一個,一蟹跟一蟹。
擦鞋仔  
近代官場商場,事務繁雜,從商或從政都需要班底,專業幕僚或傍友便應運而生。許多傍友並非泛泛之輩,只曉得「端坐陪笑,點頭稱是」,尤其紹興師爺,不乏詩書權謀之士。清人梁章鉅《歸田瑣記》作「十字令」,戲談清客的十種才能:「一筆好字,二等才情,三斤酒量,四季衣服,五子圍棋,六齣昆曲,七字歪詩,八張馬吊,九品頭銜,十分和氣。」可見受聘的幕僚不易為。《金瓶梅》第一回就講「西門慶熱結十兄弟」,各式傍友齊全。 商場上的好傍友,更要稍有資財,與被傍一方無直接利害衝突,多是佩服對方高才,願意追隨左右,彼此以朋友賓客之禮相見,互相提?,長久共事。政客或老闆也看雙方班底是誰,衡量實力。出色的傍友無事時身段謙恭優雅,暗藏幾分殺機,讓人對主顧望而生畏;有事時則身先士卒,為主顧排難解紛,斷不會坐待主顧陰溝翻船,取而代之,漁人得利也。  
香港發?於國共內戰,浮財南下之際,許多本地豪傑都曾屈就外客,當過洋奴買辦、傍友清客。粵諺謂「大樹好遮蔭」,傍友充斥,本來是人世清靜、社會安穩之象。依傍人者有才能、講忠誠,被依傍者有氣派、講信義。一直到上世紀八十年代,傍友都是口頭語;到了九十年代,回歸在即,港英準備撤出,中共部署接管,社會少提傍友,「擦鞋仔」一詞忽地流行。傍友始終是「友」,擦鞋仔則是趨炎附勢之小子。輿論用擦鞋仔來形容趨附北京、「忽然愛國」之人,實在傳神。  
商場則因為九七臨近,地產價格暴漲,掀起巧取豪奪之風,往日之生意夥伴與近身跟班都可能出賣自己或者被自己出賣,人心不古,信義無存,惟有依靠財勢:要生意夥伴則收購股份或兼併對方,要推銷形象則只好光顧公共關係公司。公關公司正是傍友的企業化,花主顧的金錢廣結善緣,卻失去往日傍友的人情私交了。
水亦傍魚  
香港在上世紀八十年代暴發之時,英國正陷入經濟衰退,大陸則仰仗香港投資開發,許多香港豪傑便不可一世,對英國文化不屑一顧,對中國國情也不加理解,以為回歸之後,香港憑藉賣土地、派浮財便可大展鴻圖,經濟轉型,成為超英趕美之超級曼哈頓。豈料七年下來,一事無成,民怨不止。  
兒時讀史,親賢士之君王故有,親小人之君王亦比比皆是。如蔡京、嚴嵩、魏忠賢、和珅之輩,都是大奸臣。奸臣不難明辨,君王何以重用奸臣?後來讀錢穆先生講史,才知奸臣弄權,可分解士權,鞏固王權也。開國之際,君王求賢若渴;中葉之後,賢士結黨要挾君王,私心凝重之君王便起用奸臣或庸官了。  
魚傍水,水傍魚。入世深了,才知傍友亦大有用途。有看家本領而又甘於安居其下的傍友,如水中之嘉魚,可以增添生氣,又可食去雜草惡蟲,改善水質,令江湖有清明之貌。無自知之名之笨魚,則賣弄小聰明,翻江倒海,攪皺一池春水,令雜草惡蟲浮出水面,盡丟主顧顏面矣。想不到東莞老娘一句諺語,竟解了四十年。

1 則留言:

匿名 說...

師爺與傍友不可相提並論 師爺雖然不是官職 但與打工沒有分別 公堂上筆錄 日常文書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