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2-24

《野花》林憶蓮 1991


早前看到mcb的forum?有人選Classic Album,全部都是西方經典樂隊,我心有不甘,沒理由沒有廣東大碟的。經典的意義因人而異,於我而言,是否有獨創性及能否帶領潮流並非最重要,相反這張唱片能否勾起我對那段時期的懷緬,又或者象徵著某一個時代逝去的氣息,才是我選碟的標準,是一重比較著重主觀感性的選擇。我立即想到的是譚詠麟的《迷惑》,不是因為我喜歡他,而是中二的時候,譚詠麟確實是紅到發紫,而事實上這張碟跟隨後的《擁抱》及《愛念》可算是他最巔峰的作品。
接著便是《野花》。我當年後知後覺,當同學正為《都市觸覺》系列著迷時,我還是聽我的李克勤和關淑怡。到了《夢了瘋了倦了》中的「瘋了」及「破曉」,我才徹底被擊破。講真,讀到中四我也還是開始聽歌,怎知就遇著《野花》這張奇碟,可算是非常幸運(不敢想像現在的小朋友在最初聽歌的歲?遇著twins及boys會有怎樣的基礎教學……)。
林憶蓮在《夢》那張碟已經開始玩概念,怎知去到《野花》就去到最盡,竟然用花去貫穿整張碟的主題,然而?面的歌曲卻首首精緻,這十多年來我也不時重溫,竟然沒有年華老去的感覺。怎樣去解釋《野花》的感覺呢?好像以前從沒有女歌手這般做過。每首歌可以貫穿全碟的主題,以花去描寫女性在都市內的各種愛恨情仇,但獨立出來卻又是一首一首的佳作。Dick Lee實在功不可抹,控制風格相當準繩,而且他寫的「只要我活過哭過」及「花之色」非常出色:「只」曲是典型的情歌格局,但旋律不肉麻,感情流轉而不造作,副歌不是一般的激情,來得更內歛樸實;而「花之色」更是奇曲,旋律為次變成格調的經營,卻萬千變化在一身,絕對是曲高和寡。
到了「一輩子心情」,杜自持放棄一貫為劉德華寫的那種濫情及霸氣的作風,曲本身很紮實,起伏不大,卻是細水流長的那種感受,編曲亦是輕描淡寫。翻唱「夜來香」由Dick Lee負責撰寫主歌,再切入傳統副歌,那段主曲確實是要Dick Lee這等奇人才有如此想像力。而翻唱「薔薇之戀」就更早於明歌翻唱舊曲的優異,低音的渾圓非今天的單薄hip hop低音可比擬。
我慶幸自己能在二手店中找到日本版,但亦同時責罵自己為何那麼遲才懂珍惜曾經擁有過的「野花」。記憶總是模糊的,那時的樂壇真的曾有過這張優異的唱片嗎?那時真的是那麼開放嗎?我也不知它的銷量是否很高。林憶蓮自「野花」之後已逐漸邁向「師奶」之途,去到滾石唱片就乾脆賣溫情,日日講和平與愛,和昨日那種不怕千夫所指的揚眉女子姿態告別。多謝李宗盛,給予林憶蓮一個「重生」的機會,多謝千千萬萬喜歡林憶蓮的fans,你們仍然每天朝拜「至少還有你」,而「野花」則靜靜待在暗角,我想所謂傳奇也是這般帶點神秘,要靠口語相傳才能得見的姿態。

2005-02-23

主席展關懷


陳議員:「你地班磨碌聽住,唔係我今日晌度唱好社團,你地仲邊可以有飯食,政苦遲做開刀,醒定d啦你地,我話去東你就唔好去西,照番今日咁學你地的管理層做番個大妹仔就最妥當啦!」

2005-02-15

金像獎歌曲頒獎典禮



我一早知道這兩個經典節目已出了VCD,不過還未買,到現在反而覺得沒買也沒有不妥,就讓腦內的記憶不那麼清晰,印象反而深遠,童年回憶就是那麼一碼子的事吧!
我記得林海峰說過他是在模仿無線體育記者伍晃榮報道的手法去寫歌詞的,我想這個扮野頒獎禮於我也有相類的意義。很多朋友也說我為何會記得那麼清楚,我也說不出個所以然,雖然很多人一定劈頭便說這些節目胡鬧通俗,well,我只能說若果一個人不能開放自己才是最大的悲哀。
不能說這種頒獎禮是慳水慳力之作,你看介紹每個獎項的候選歌曲,每一首也找當時的唱片封套去模彷,製作還是相當認真的,而且不只是得獎歌才改歌詞,而是每首歌也會改,只不過長短不同。陣容也是相當鼎盛的,差不多所有歡樂今宵的藝員也出動,真是當年的大製作。
當其他人都把注意力放在藝員模彷能力上時,我其實是被其改詞的能力所攝服。和朋友計算過,十首有九首都是講賭錢,可能比較易寫,記憶中就有「千錯太陽」,「留下鋤我」、「還債的故事」、「再鋤一會」。幕後人創作這些歌詞最難的是真要寫一個特定主題,不像現在獎門人的歌詞那麼堆砌,而這些主題每每亦有起承轉合,我想最突出的例子便是張惡榮的「掃墓」,由「都只因我阿嫂」決定掃墓開始,描述掃墓的苦況,副歌聲撕力竭地喊厭惡掃墓,最後竟然因為太早起身而發覺掃錯了墓,在山野間迷了路,這竟然又和原曲結尾那種迷離氣氛相配合,整首詞一氣呵盛,比起不少情歌來得有紋有路。
這些歌詞反映了香港民間的活躍,市井文化的高度發展性。這些原本無人留意的生活小細節,也可以是一重有趣的閱讀,我記得江欣燕扮梅艷芳唱的「愛醬」中對食物的敏感度,「蝕到空虛」中對飲食文化的諷刺,甚至「stand Up」中竟然是叫學生多起身答問題,完全是一些hidden的生活點滴,我記得讀書時老師講得最多的便是上堂無人問問題!難得的是當時似乎製作人都不理這些內容那麼cult是否能吸引觀眾,可以在黃金時間內播出,以全程嬉戲遊玩的方法去做,來到廿一世紀實在很難想像(獎門人只是抄人,而且是以虐人為樂,不要跟我說那是嬉戲)。
盧海鵬固然是icon,他扮黃耀明絕對是一時無兩的經典,就連明哥用手撥頭髮這一招都俾佢玩埋,無話可說。阿燦絕對是被人忽略的重要一員,他不像盧海鵬那種以「相似」為主打的方法,而是取其大勢再跨大其中的元素,他扮張國榮就一味扮cool,扮蔡楓華就全程一字碼,扮劉以達以鬥雞出奇制勝。另外我記得羅浩楷扮林子祥亦是一絕,甚至夠膽死扮新馬師曾唱「扮惡人輪籌」,唱的是排隊買樓!那時「頭條新聞」都未出世!無線在九十年代也曾經搞過一兩次零星的扮野大賽,但已渾不是那回事了,看著鄧兆尊扮劉華唱「獨自去Kowloon」無疑是浪費電力。

2005-02-08

古巨基 - 勁歌金曲



開演唱會之前一定要有隻新碟造勢,這是香港樂壇不變的定律,不過出碟都可以好純粹咁分為呃錢同唔呃錢兩種,好明顯古巨基今次係呃錢,不過呃得好叻果隻。原本以為上兩張玩概念都叫做有d新意(雖然都有d肉麻),叫做返到黎吐氣揚眉唔駛失禮街坊,點知年頭有個男歌手獎後就乜都出晒黎,出隻新曲加精選叫做keep住人氣又可掠水,真係晚節不保。
拿拿林搵隻「勁歌金曲」黎聽,原本諗住呢類食gimmick的曲式一早被wyman玩殘,依家先黎玩實在拾人慧牙,唔緊要,玩得有新意照樣收貨。點知一聽lai野,往往呢類事件都係致敬為名,偷懶為實,每首歌得幾句,轉接又唐突,想做到百老匯歌劇feel到頭來只係十二分十分寸的廿一世紀核突版。古生把聲又太投入,搞到我打冷震,玩串燒歌都唔係話人人都玩得起(不過話時話,唔多見外國有人玩串燒歌,香港都可算又多樣世界第一),睇番d歌詞又係情歌串理一齊,係咁多,無話好似陳奕迅當年首「新曲加精選」咁玩歌名串埋然後柳暗花名又一村,竟然係首慘情歌,wyman呢首都可算佢代表作,古生今次真係純粹copycat得黎又無創意,抄都唔識抄。首monica都叫不過不失,比起首大雄又真係差幾皮,臨尾仲要翻炒以前舊作更加俾人覺搵笨,其實出張全新大碟又有幾難,不過家陣粉絲門都無你咁理性,碟照出錢照俾,皆大歡喜。
今年生日諗住支持下我地唯一會聽的本地歌手古生演唱會,聽完隻碟,都係唔好諗佢會有咩好野,上次拉闊已經見識過佢掛住喊唔唱歌的奇技,今次去紅館仲唔光宗耀祖?幾歹喊翻番幾首歌,粉絲見到一定覺得感性有feel,仲唔嗌大聲d咩。唉,都係唔好預佢唱翻「分手我們抱著哭」吧啦……

2005-02-04

Kurumi of Mr. Children



無聊在網上搜尋kurumi這個字眼,竟然有很多討論,也是關於Mr. Children這支得獎MV,頓時發覺吾道不孤!沒辦法,每次看這支MV也感動得眼紅紅,胸口悶著,為的是導演將那種對事物的執著表達得淋漓盡致,是否煽情也不在考量之列了。Kurumi這首歌初聽都感覺不大,還有點失望,「又係咁囉!」但一配合這支MV便頓時生色不少,到後來更發覺歌曲本身是那種用最樸素的旋律去說故事而又不肉麻的類型。在網上甚至有社工說,帶著這支MV到南亞去賑災,播放給當地小朋友,叫他們對明天要抱著希望!

以下是我找到的中文歌詞:

喂? Kurumi
這街道的景色在你的眼中是什麼模樣呢?
現在的我看起來又是怎樣?

喂? Kurumi
若是旁人的關心也讓你聽起來像挖苦似的
那個時候又該怎麼做才好呢?

只是回想起過去美好的一切
卻讓人的心情更自覺得瀕老
在這樣的生活裡頭
如今 我正要動起來了

因為我不想只做個齒輪而已啊
伴隨希望的衍生而增加的失望
即使如此明天的內心依舊悸動
「究竟會發生什麼事呢?」
試著去想像看看吧

喂? Kurumi
假使時間的河流會將一切給洗刷帶走的話
那生存這件事就變得再容易不過了

喂? Kurumi
在那之後我一次也不曾讓眼淚流下來
可是 讓我能夠開懷真心的笑卻也很少
不知在哪裡扣錯了

發覺到的時候才知道多了一個鈕扣
就像這樣地要是能和 某個有多的鈕扣穴的人相遇
讓一切變得有意義就好了
伴隨邂逅的次數而增加的別離
即使如此內心仍因希望而跳動
每當在走過十字路口的時候
難免也會有迷失方向的時候

總是乞望想擁有比眼前更多
為了追求那不變的愛而高歌
於是齒輪不停轉動
超過必要的負擔 讓齒輪一面發出嘎吱的聲響
伴隨希望的衍生而增加的失望
即使如此明天的內心依舊悸動
「究竟會發生什麼事呢?」
試著去想像看看吧
伴隨邂逅的次數而增加的別離
即使如此內心仍因希望而跳動
現在已經不能夠回頭了啊
向前走吧 踏上沒有你的這條路

2005-02-01

DJ Krush Live in Hong Kong



我諗今時今日,講到abstract hip hop,DJ Krush同DJ Shadow應該係獨步武林,認第二無人敢認第一,雖然有好多後起之秀,又乜鬼新DJ Shadow的稱號,我仍然覺得他們未能為hip hop定出甚麼新視界或有甚麼新花樣。基本上他們已脫離了跳舞同gangstar rap打打殺殺的範疇,作品已經可以視之為哲學層面的解讀。DJ Shadow最近的DVD已經當係一場表演多媒體show咁做,令我更加惋惜2003年佢因沙士而取消香港之行。
DJ Krush的hip hop我想是比較獨特的,他所帶來的那種深遠意境,主張向內在心靈的探討,甚或其以氛圍取勝而不是以技巧先行的取向,亦是其他hip hop作品所欠奉的。就以今次live為例,先行出場的兩位本地DJ真的悶出個鳥來。本來不以moody為主攻也可視之為藏拙,搞起現場氣氛的任務亦不見得完成。完全一套beat一套rap vocal加幾下scratching就諗住過到骨,未免太少看本地觀眾的涵養(朋友阿ben同講,「咁樣落去唔係辦法」,真係有d無間道feel),益發顯得DJ Krush的地位更其超然。Krush出場亦很有風度,做出手勢多謝先兩位的「工作」,無錯,若不視之為工作不會有如斯行貨的演出。

DJ Krush的演出無疑是一流的,其氣氛的準繩及起承轉合的戲劇性亦交足貨,先由開頭的一系列慢版取樣,悠悠流向中段的快怕,再匯合至尾段狂風掃落葉式的breakbreat。我個人稍失望的是,他沒有玩近年那些富有禪味的段落,可能覺得畢竟是一個club night,所以今次亦較為趨向upbeat。你話若果佢玩新碟jaku入面有乜鬼八尺同弦樂的歌就盞鬼囉!

老餅如我,呢類咁既show(?)吸了一生人要吸的二手煙,真係唔係話鐘意音樂就得架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