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2-24

《野花》林憶蓮 1991


早前看到mcb的forum?有人選Classic Album,全部都是西方經典樂隊,我心有不甘,沒理由沒有廣東大碟的。經典的意義因人而異,於我而言,是否有獨創性及能否帶領潮流並非最重要,相反這張唱片能否勾起我對那段時期的懷緬,又或者象徵著某一個時代逝去的氣息,才是我選碟的標準,是一重比較著重主觀感性的選擇。我立即想到的是譚詠麟的《迷惑》,不是因為我喜歡他,而是中二的時候,譚詠麟確實是紅到發紫,而事實上這張碟跟隨後的《擁抱》及《愛念》可算是他最巔峰的作品。
接著便是《野花》。我當年後知後覺,當同學正為《都市觸覺》系列著迷時,我還是聽我的李克勤和關淑怡。到了《夢了瘋了倦了》中的「瘋了」及「破曉」,我才徹底被擊破。講真,讀到中四我也還是開始聽歌,怎知就遇著《野花》這張奇碟,可算是非常幸運(不敢想像現在的小朋友在最初聽歌的歲?遇著twins及boys會有怎樣的基礎教學……)。
林憶蓮在《夢》那張碟已經開始玩概念,怎知去到《野花》就去到最盡,竟然用花去貫穿整張碟的主題,然而?面的歌曲卻首首精緻,這十多年來我也不時重溫,竟然沒有年華老去的感覺。怎樣去解釋《野花》的感覺呢?好像以前從沒有女歌手這般做過。每首歌可以貫穿全碟的主題,以花去描寫女性在都市內的各種愛恨情仇,但獨立出來卻又是一首一首的佳作。Dick Lee實在功不可抹,控制風格相當準繩,而且他寫的「只要我活過哭過」及「花之色」非常出色:「只」曲是典型的情歌格局,但旋律不肉麻,感情流轉而不造作,副歌不是一般的激情,來得更內歛樸實;而「花之色」更是奇曲,旋律為次變成格調的經營,卻萬千變化在一身,絕對是曲高和寡。
到了「一輩子心情」,杜自持放棄一貫為劉德華寫的那種濫情及霸氣的作風,曲本身很紮實,起伏不大,卻是細水流長的那種感受,編曲亦是輕描淡寫。翻唱「夜來香」由Dick Lee負責撰寫主歌,再切入傳統副歌,那段主曲確實是要Dick Lee這等奇人才有如此想像力。而翻唱「薔薇之戀」就更早於明歌翻唱舊曲的優異,低音的渾圓非今天的單薄hip hop低音可比擬。
我慶幸自己能在二手店中找到日本版,但亦同時責罵自己為何那麼遲才懂珍惜曾經擁有過的「野花」。記憶總是模糊的,那時的樂壇真的曾有過這張優異的唱片嗎?那時真的是那麼開放嗎?我也不知它的銷量是否很高。林憶蓮自「野花」之後已逐漸邁向「師奶」之途,去到滾石唱片就乾脆賣溫情,日日講和平與愛,和昨日那種不怕千夫所指的揚眉女子姿態告別。多謝李宗盛,給予林憶蓮一個「重生」的機會,多謝千千萬萬喜歡林憶蓮的fans,你們仍然每天朝拜「至少還有你」,而「野花」則靜靜待在暗角,我想所謂傳奇也是這般帶點神秘,要靠口語相傳才能得見的姿態。

2 則留言:

best_actor 說...

大部份的蓮黨對《野花》已是到了神聖膜拜的程度﹐也深深明白到神話不能重現﹐苦
苦需索﹐對自己和喜歡的人會加上不必要的壓力。《至少還有你》雖是一首國歌﹐
但也不過是捲土重來的踏腳石。卻也不能否應SL唱LIVE時候的感染力。2006國語專
輯《呼吸》有一些十分優秀耐聽的作品﹐可以給它一個機會。

Unknown 說...

2012 蓋亞 讓sandy再次多添了一個經典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