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0-28

明日之歌廳

看「明日之歌廳」最大的得著是對那些歌詞有新的感覺。那固然是一代人的回憶,是簡鍊的古樸中文,但自從看了林奕華說過,其實這些顧家輝歌曲的歌詞其實沒有說過甚麼,好像古裝劇便在慨嘆江湖險惡,時裝劇的便是人人被捲入時代狂潮,少有鮮明地讚成或反對,又或推動一個主張,我便懶有型地對它們沒有太大感覺。

直至經明哥那把得天獨厚的聲音轉化出來,我才發覺其實這些在立場上不痛不癢的歌詞,其實正好維持一個開放的文本,在任何的時代中都能找到切入點,讓其他人解讀得不亦樂乎,這也是每次重玩都會讓人發覺它們自有新奇的生命力。

事實上明哥唱舊歌的威力真的勁得沒話說。這是太太的觀點:就算編曲怎樣翻天覆地,明哥也只是用他的聲音去還原舊作,這和其他的「發燒」翻唱有分別。此所以明哥其實沒有太大地改動原作的韻味,反而讓他較容易用其獨有的聲線讓人重新認識一首歌的優美所在。

整個演唱會用最少的setting去做出最豐潤的感情,縱然有招牌的明哥式甩咀和忘記歌詞亦完全被原諒。明歌這樣子玩明顯是屈機的,因為他太有個人風格和魅力,所有歌曲被他重玩後必然被納入旗下,而不像別人玩翻唱般總覺得顧得創新編曲來(其實又何來創新,都是發燒化)又顧不了貫注個人感情,最終落得高級口水歌名聲。「忘盡心中情」編成portishead玩live般的詭異trip-hop版實在型格,都不及只伴結他的「心債」和「奮鬥」。若果有第三次玩顧家輝的話,如明哥說的,要唱鄭少秋,熱切期待。

2011-10-21

金曲回歸

剛完成的2011香港演唱會,林憶蓮很明顯要做一個回歸基本的演唱會。

甚麼叫回歸基本呢?這在不同人,甚至不同地方也有不同的定義。在香港,你問任何一個香港人,何謂演唱會的基本要求,他們都可以給你一些相類似的概念,如勁歌熱舞、萬人大合唱、歌手唱大熱金曲、還有必不可少的握手位。

若從這個角度出發,林憶蓮這次演唱會可謂正中港人下懷。上一次2007年她在九龍灣會議展覽中心舉行的演唱會被人批評為曲高和寡,不知是否因此決定在這次演唱會來一次與眾同樂。

林憶蓮今次選曲簡單直接,一連串早期的舞曲貫串著她的熱舞,觀眾明顯非常受落,全場早早起身一起舞動。事實上林憶蓮自滾石唱片年代後刻意走感性路線,鮮有令人印象難忘的快歌,這次毫不保留地一次送上,大概可滿足一下「蓮教」信徒。

慢歌方面,當然不能唱盡佳作,但催淚強作「至少還有你」、「沒有你還是愛你」、「赤裸的秘密」到最後撩動人心的「依然」悉數奉上,要欣賞「蓮母」的真情演繹也絕對不會令你失望而回。事實上,林憶蓮的聲線仍然神采飛揚,並沒有因年紀漸長而變得老成持重。她可以輕盈、跳脫,同時自愛自憐,必要時更可自重自強。

有熱門金曲,有勁歌熱舞,還有必不可少的握手位。林憶蓮與舞蹈員有多首歌曲都穿插在台下的人群中,你可以想像到那些觀眾會如何興奮。要命的是舞蹈員甚至拉台下的觀眾上台,肩搭肩的裝成人造火車般,在林熱舞的同時,數條人龍就在台中穿插,把觀眾當成表演的一部份。這樣子比起單純的握手又多了一層互動,我看到台上那些觀眾無一不是極度忘形興奮的,懂不懂跳舞根本並不重要。

演唱會完結之後,一連幾天在面書及報章的副刊中,均不約而同看到對演唱會讚賞有加的言論。有些說林的聲線迷人,有些說演唱會編排優秀,有些人聽完熱淚盈眶,總之有讚無彈:這次是一次漂亮的回歸。只有我在納悶:你們就這樣子滿足了嗎?看著她多年來的創新多變,現在來一個金曲回歸之夜,你們就全盤收貨了嗎?還是我多心多疑,林已經成為一位只要不斷重覆舊作便能夠贏得全世界的教主呢?

這當然是我自作多情,上次演唱會配服於她不理觀眾反應全唱冷門作品,配合新派小電編曲,縱然坊間不全是好評,但那仍然是一個獨立特行的林憶蓮,多年來均以行前一步來確立其音樂地位。我本來以為林在演唱會開首以新曲打頭陣,配合其頗考人耐性的曲風,會有一番新編排。勁歌熱舞之後,來一個向張國榮陳百強黃家駒致敬安排:又玩致敬?又係呢幾個?係咪無嘢好玩?到恭碩良出來,以為會有點新意思,你可以想像他負責出來叫觀眾玩人浪嗎?林憶蓮和人浪?你有沒有想過可以拉得上關係?那首「下雨天」已給人浪丟到腦後。

如果這是路人甲乙丙,沒所謂,我只是不忍心她變成另一個「金曲演奏廳」,而觀眾卻一點也不覺得有問題。

2011-10-15

隔絕

頭髮是接近整齊的七三分界,當然是有點頭油,接近整齊是因為有大量鬆郁的雜髮。一副鐵黑色,倒梯型,在屋苑附近配的鐵框眼鏡,鏡面有點朦。鬚根未全剃淨,但以男生來說膚色算是白。一件白色底黑色幼直線的恤衫,被洗衣粉弄得有點透。外蓋棗紅色V領長袖毛衣,袖位已起毛粒,而且略大,看得出是洗了很多次而開始有點變型。下身是大一公司的淺啡色chinos,洗得也發白,那個不闊不窄的褲管顯得有點尷尬,卻不及那天然的吊腳位來得渾然天成。襪子是現在很多人趨之若慕的全白加黑紅環在襪頭的那種,他看雜誌時看到model是用來配搭爬山鞋來營造「山系」感覺的。有點奇怪,因為他自小學已只著這種襪,直至上班,不覺得它「潮」在甚麼地方。腳上的是yasaki傳統球鞋,上次在彩虹村幫同事弄電腦,順便在樓下舊鞋店買的,事實上價錢也不比nike便宜多少。

袋子是五年前在客戶的辦公室拿的,大概是那個案子被客戶讚做得快,而剛巧他們有很多存貨,於是便順便送了他一個,都是一般沒牌子的電腦袋,邊線位也早就脫線。手指是有點不自然的長,在按iphone時顯得有點過大,而且經常伸得很直,他覺得這個動作可以幫助自己清醒一點。頭經常不自覺的四處張望,有時看著一點會停住良久,再突然轉向另一個焦點。手亦很多時喜歡抺鼻子,是抹得鼻子通紅的力度,但要說是不舒服也不是那個意思。

我隔天便會看到他坐小巴上班。在小巴上他只會把玩iphone,但時間不長,然後便只會看風景。看外型不之八九是做IT的,亦不會是管理職位。當然若果他身上的衣著比較合身,再加一副wayfarer就會是長青的nerd style。有很多他這類人,給人非常老土,和時代脫節的形象,再外加一大串聯想:只會帶飯、沒女友、一星期三天在腦場、下班上網通頂、只懂叫常餐、不懂藝術,總之是被現在的所謂「潮」文化拼諸於外的他者。極端點看,利園對出長期映fashion snapshot的潮人也可能會找他來拍一張,然後貼上網說,這星期最「驚為天人」的大發現,所有人的bad reference,「可以有幾恐佈!」。

「They just don’t know what the fuck they are doing!」能夠把自己隔絕於所謂的繁華世界,覺得著yasaki沒有不妥,已經足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