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0-21

金曲回歸

剛完成的2011香港演唱會,林憶蓮很明顯要做一個回歸基本的演唱會。

甚麼叫回歸基本呢?這在不同人,甚至不同地方也有不同的定義。在香港,你問任何一個香港人,何謂演唱會的基本要求,他們都可以給你一些相類似的概念,如勁歌熱舞、萬人大合唱、歌手唱大熱金曲、還有必不可少的握手位。

若從這個角度出發,林憶蓮這次演唱會可謂正中港人下懷。上一次2007年她在九龍灣會議展覽中心舉行的演唱會被人批評為曲高和寡,不知是否因此決定在這次演唱會來一次與眾同樂。

林憶蓮今次選曲簡單直接,一連串早期的舞曲貫串著她的熱舞,觀眾明顯非常受落,全場早早起身一起舞動。事實上林憶蓮自滾石唱片年代後刻意走感性路線,鮮有令人印象難忘的快歌,這次毫不保留地一次送上,大概可滿足一下「蓮教」信徒。

慢歌方面,當然不能唱盡佳作,但催淚強作「至少還有你」、「沒有你還是愛你」、「赤裸的秘密」到最後撩動人心的「依然」悉數奉上,要欣賞「蓮母」的真情演繹也絕對不會令你失望而回。事實上,林憶蓮的聲線仍然神采飛揚,並沒有因年紀漸長而變得老成持重。她可以輕盈、跳脫,同時自愛自憐,必要時更可自重自強。

有熱門金曲,有勁歌熱舞,還有必不可少的握手位。林憶蓮與舞蹈員有多首歌曲都穿插在台下的人群中,你可以想像到那些觀眾會如何興奮。要命的是舞蹈員甚至拉台下的觀眾上台,肩搭肩的裝成人造火車般,在林熱舞的同時,數條人龍就在台中穿插,把觀眾當成表演的一部份。這樣子比起單純的握手又多了一層互動,我看到台上那些觀眾無一不是極度忘形興奮的,懂不懂跳舞根本並不重要。

演唱會完結之後,一連幾天在面書及報章的副刊中,均不約而同看到對演唱會讚賞有加的言論。有些說林的聲線迷人,有些說演唱會編排優秀,有些人聽完熱淚盈眶,總之有讚無彈:這次是一次漂亮的回歸。只有我在納悶:你們就這樣子滿足了嗎?看著她多年來的創新多變,現在來一個金曲回歸之夜,你們就全盤收貨了嗎?還是我多心多疑,林已經成為一位只要不斷重覆舊作便能夠贏得全世界的教主呢?

這當然是我自作多情,上次演唱會配服於她不理觀眾反應全唱冷門作品,配合新派小電編曲,縱然坊間不全是好評,但那仍然是一個獨立特行的林憶蓮,多年來均以行前一步來確立其音樂地位。我本來以為林在演唱會開首以新曲打頭陣,配合其頗考人耐性的曲風,會有一番新編排。勁歌熱舞之後,來一個向張國榮陳百強黃家駒致敬安排:又玩致敬?又係呢幾個?係咪無嘢好玩?到恭碩良出來,以為會有點新意思,你可以想像他負責出來叫觀眾玩人浪嗎?林憶蓮和人浪?你有沒有想過可以拉得上關係?那首「下雨天」已給人浪丟到腦後。

如果這是路人甲乙丙,沒所謂,我只是不忍心她變成另一個「金曲演奏廳」,而觀眾卻一點也不覺得有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