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0-15

隔絕

頭髮是接近整齊的七三分界,當然是有點頭油,接近整齊是因為有大量鬆郁的雜髮。一副鐵黑色,倒梯型,在屋苑附近配的鐵框眼鏡,鏡面有點朦。鬚根未全剃淨,但以男生來說膚色算是白。一件白色底黑色幼直線的恤衫,被洗衣粉弄得有點透。外蓋棗紅色V領長袖毛衣,袖位已起毛粒,而且略大,看得出是洗了很多次而開始有點變型。下身是大一公司的淺啡色chinos,洗得也發白,那個不闊不窄的褲管顯得有點尷尬,卻不及那天然的吊腳位來得渾然天成。襪子是現在很多人趨之若慕的全白加黑紅環在襪頭的那種,他看雜誌時看到model是用來配搭爬山鞋來營造「山系」感覺的。有點奇怪,因為他自小學已只著這種襪,直至上班,不覺得它「潮」在甚麼地方。腳上的是yasaki傳統球鞋,上次在彩虹村幫同事弄電腦,順便在樓下舊鞋店買的,事實上價錢也不比nike便宜多少。

袋子是五年前在客戶的辦公室拿的,大概是那個案子被客戶讚做得快,而剛巧他們有很多存貨,於是便順便送了他一個,都是一般沒牌子的電腦袋,邊線位也早就脫線。手指是有點不自然的長,在按iphone時顯得有點過大,而且經常伸得很直,他覺得這個動作可以幫助自己清醒一點。頭經常不自覺的四處張望,有時看著一點會停住良久,再突然轉向另一個焦點。手亦很多時喜歡抺鼻子,是抹得鼻子通紅的力度,但要說是不舒服也不是那個意思。

我隔天便會看到他坐小巴上班。在小巴上他只會把玩iphone,但時間不長,然後便只會看風景。看外型不之八九是做IT的,亦不會是管理職位。當然若果他身上的衣著比較合身,再加一副wayfarer就會是長青的nerd style。有很多他這類人,給人非常老土,和時代脫節的形象,再外加一大串聯想:只會帶飯、沒女友、一星期三天在腦場、下班上網通頂、只懂叫常餐、不懂藝術,總之是被現在的所謂「潮」文化拼諸於外的他者。極端點看,利園對出長期映fashion snapshot的潮人也可能會找他來拍一張,然後貼上網說,這星期最「驚為天人」的大發現,所有人的bad reference,「可以有幾恐佈!」。

「They just don’t know what the fuck they are doing!」能夠把自己隔絕於所謂的繁華世界,覺得著yasaki沒有不妥,已經足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