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0-28

明日之歌廳

看「明日之歌廳」最大的得著是對那些歌詞有新的感覺。那固然是一代人的回憶,是簡鍊的古樸中文,但自從看了林奕華說過,其實這些顧家輝歌曲的歌詞其實沒有說過甚麼,好像古裝劇便在慨嘆江湖險惡,時裝劇的便是人人被捲入時代狂潮,少有鮮明地讚成或反對,又或推動一個主張,我便懶有型地對它們沒有太大感覺。

直至經明哥那把得天獨厚的聲音轉化出來,我才發覺其實這些在立場上不痛不癢的歌詞,其實正好維持一個開放的文本,在任何的時代中都能找到切入點,讓其他人解讀得不亦樂乎,這也是每次重玩都會讓人發覺它們自有新奇的生命力。

事實上明哥唱舊歌的威力真的勁得沒話說。這是太太的觀點:就算編曲怎樣翻天覆地,明哥也只是用他的聲音去還原舊作,這和其他的「發燒」翻唱有分別。此所以明哥其實沒有太大地改動原作的韻味,反而讓他較容易用其獨有的聲線讓人重新認識一首歌的優美所在。

整個演唱會用最少的setting去做出最豐潤的感情,縱然有招牌的明哥式甩咀和忘記歌詞亦完全被原諒。明歌這樣子玩明顯是屈機的,因為他太有個人風格和魅力,所有歌曲被他重玩後必然被納入旗下,而不像別人玩翻唱般總覺得顧得創新編曲來(其實又何來創新,都是發燒化)又顧不了貫注個人感情,最終落得高級口水歌名聲。「忘盡心中情」編成portishead玩live般的詭異trip-hop版實在型格,都不及只伴結他的「心債」和「奮鬥」。若果有第三次玩顧家輝的話,如明哥說的,要唱鄭少秋,熱切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