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9-22

時代

當我們常說本地專輯悶出鳥來的時候,對於一些稀有品總是覺得份外珍貴,例如概念大碟。十首歌都是同一個意念的演繹或變奏,嘩,在本地的土壤是否顯得特別矜貴?

講吓啫。我們最怕悶,概念大碟還不是「炒概念」?想想其實本地人一直都很怕悶,所以先不要提概不概念,就是十首歌全是同一款式,就被定罪為一成不變。所以歌手都講多元化,十張刀最好樣樣都有,做不到張張利至少可以令人覺得你有點搞作。只是不知何時開始,「快慢通殺」變成歌手做碟的範本。本來好地地唱開慢歌,硬是要加首不倫不類(通常係pop-jazz呀、pop-rock呀、reggae呀、tango呀、非洲鼓部落嘢呀咁,方便同記者講我一向都好呢味嘢)的所謂不同風格的歌,然後同人講,我都係一個鍾意試新嘢的歌手。只係原來試嚟試去,都係一樣,都係咁港格,都係亂交叉來。

無人交首純音樂,無人tune細人聲做大結他聲,無人敢交五首歌五首新詩郎誦,亦無人敢唔預班詞人玩。這就是我們的多元化。發展到後來,「呢個題材我未試過,有突破。」「今次加咗好多私人成長感受,有feel。」「今次反映咗呢幾年社會情況,我覺得幾好。」

這也就是那麼多人說,古巨基的「時代」能夠掀動人心的原因。

1 則留言:

Kelvin C. 說...

今日開始睇你的blog, 很有共鳴!
+o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