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4-27

KASHIWA DAISUKE 柏大輔

宣傳標語說「比World's End Girlfriend來得更瘋狂和徹底」,對。只是更瘋狂和徹底之後,到頭來只是一趟感官挑釁之旅,卻感受不到創作人有任何中心意想或感情想表達出來,這就是一味迷信瘋狂拼貼的副作用。連串的電子碎拍與偶然而來的流麗琴音,早已是好此道者的王道配搭,然而能夠分得出高下的,往往是那些一早已把主題了然於胸的創作人,就算音符如何七國咁亂,聽眾也可以深刻感受創作人的世界觀,像World's End Girlfriend的成功是因為他著意要令天真和邪惡這兩者平衡地對立,沒有妄加判斷,才能造就我們面對所有矛盾時的無助和無奈。然而柏大輔這次的live卻自亂陣腳,一味經營拳拳到肉的節拍,把本來的唱片中的玄麗減褪,間中的喘息空間卻不能提升聽眾的情緒。就像一隊只懂敲鑼打鼓走到尾卻自稱後搖滾的樂團。合作的DJ新加入不少即興的刮碟聲效,對作品沒有實際的輔助,卻更顯露創作人著意走「娛樂性現場表演」的意圖留下註腳。背後的投影有上佳的構圖,但不斷重覆,頗難令人有聲畫合一的同步滿足。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