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4-16

原地踏步

初中時有位要好的同學,有一天突然好興奮的告訴我:「我有天去了朋友家,他那套音響好勁,surround sound的,他播了一張碟給我聽,不得了,之前從未聽過那種音樂,簡直像置身大草原,飛去了另一個世界似的!」說得眉飛色舞。怎知他硬是忘記了唱片名字。那時未有互聯網,唯有去唱片店找找看。他說,封面黑色,只有一個似十字架的東西。原來是Enigma。

後來不知怎的找到了錄音帶來聽,不得了,對於一個買碟時究竟買李克勤還是關淑怡的人來說,真的完全是另一個世界。不知是否中世紀的詠唱(對囉,究竟是否一定是中世紀?)、後來才知那些節拍是一種最表面的Hip Hop、偶有的叮叮噹噹和笛聲營造的迷離境界,只恨那時未識袁sir,不然「迷幻得沒話說」必定衝口而出。

識聽Enigma,突然覺得自己聽歌的視野擴闊了,那當然是要找點新聲音來聽,不能一碟走天涯喔。於是大著膽子去信和,那時三樓有一間忘記了名字的唱片店,常在外面看裏面放著的都是不知名的唱片。店員問我想找甚麼,我說想找些有節拍的,鼓擊的來聽,他就塞給我一張我已忘記了名字的唱片,還拿出來播了一段。那一段鼓其實有點像非洲部落那些鼓擊的,我那時其實覺得不是很吸引,但為了裝作識貨和避免誤為混吉,於是點點頭,買下了。回家,聽了三首已經熄機,太悶了,因為真的只是鼓聲,沒其他了。「Upgrade喎,點都要交d學費啦!」唯有安慰自己。

Enigma那時火紅到不得了,全球好像賣了幾千萬張。當然,後來便覺得Enigma其實來來去去也是那幾度板斧。無疑他能令你有點出塵的感覺,那一刻你浸沉在那夢境般的耳語,你想的只有超脫,只要是和現實相對的,就可以了。超脫之後又是甚麼?那時沒有想過喔。就好像你只是想去旅行,因為你覺得香港太悶,但你卻不知道去那裏。總之,你要離開,但沒有目的地。其實你根本沒離開過。Enigma沒有答案,甚至連方向、態度、路徑都沒有。他就只是讓你出一出神,然後你發覺還在原地,沒有得著。Enigma沒有ground,沒有heart。

不過仍然有很多人覺得聽Enigma有很多得著喔。大概那是一個最快的手段,讓人迅速消費這種所謂「內省」的新世紀觀點:正因Enigma的簡單開放,各人可以大肆滿足自己的詮釋慾,「解放心靈」又得,「超然物外」亦得。Enigma最大的貢獻,就是讓我們輕易搭上「釋放心靈」的便車。釋放之後,又如何?最重要是,你覺得他真的釋放了嗎?你有沒有足夠的準備,重整那釋放之後可能出現的後果?

我沒有喔,到今天還沒有,所以那位當初輕奮告訴我Enigma的同學,早就跟我絕交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