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4-09

吃飯

其實我們有幾多餐是「食而知其味」的呢?我自己的答案:和另一半吃飯和自己吃飯的時候。

飯局從來都是政治角力場,只分規模大小和形式不同。你被分配了一班話不投機的親朋,而剛巧你自己又是一個比較care別人感受的人的話,每一頓家族飯聚都可以累到你半死:怕叫的菜不合大家口味、怕只有長輩說話忽略了小輩的感受(係呀你廿幾歲人但係都當你係小朋友同埋無得自己叫鍾意食咩菜)、怕部長失言傳菜慢食物差從而令到某些小器長老輕則黑面大則拍桌叫鬧發老脾、怕自己失言得罪族中有勢力人士、怕自己少了斟茶少了夾菜給應該受敬重的人。自私少少的怕都有的:怕那種問完你食咩但又話你想食果種好無taste唔合季節然後仍然堅稱自己好民主的假民主、怕那些不能放下自己容易因為別人說話黑面而忘記了大家吃飯是為了高興和吹水的反應,諸如此類。

和朋友就更是食而不知其味。一大夥人飯聚或上館子,因為不時常見,大部分時間都在吹水和招呼上,能夠慢慢地享受食物嗎?可能那些擺明車馬的為食飯局能。這方面我只能以我極度輕弱的社交經驗交待。食物是放在咀裏,但同時也不能讓dead air存在,於是都要夾硬說話,像「好吃喔」「不錯喔」,然後就是大家都常說的「你最近點呀」「上次又話咩咩都未咩」等等。當然少不免頭部要經常轉動去接招,於是心思都花在話題上,吃飯倒成了陪襯。哈,無錯,這正是不少人的心聲:踢完波,最enjoy一班人邊食飯邊吹水!可見吹水才是主角。

政治飯、社交飯就不在討論範圍了,因為功能性為上。我只是覺得吃飯,愈來愈需要專注。和其他人吃晚飯,不知怎的就容易吃完胃部不適。和家人吃晚飯,通常因為話不投機而消化不良。想想,吃飯時自己給自己太多無形的壓力,蓋過了吃飯的樂趣。但我不能不想呀,難道就有那麼多人是是但但,聽到不中聽的話可以即忘,遇見dead air可以置之不理?

可以的,只要那些家人和朋友都不再值得你去關心的話。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