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8-29

旅程

我走上上班的小巴,從家中去到旺角,只有十多分鐘的車程。找到位子之後,慣常的打開mp3機,把耳筒塞進耳裏,按play。

可能近來工作不順,就連把音樂當作紓緩的心情也沒有了。縱然椎名林擒的十年精選委實精采,但那些連綿的轟音似乎久久也打不進心房。事實上,這種新式小巴還好,行駛時都比較平靜,聽一些慢歌也可以的。若果遇上舊式忘命van,行的是高低起伏的山路,就算十隊beyond你也未必可以鬥得過那種引擎聲。

十多分鐘,迷迷糊糊聽了兩三首歌,就要下車了。坐小巴另一個問題,是你不能好好專心聽完一個段落,因為你要叫司機在那裏下車。

下了車,之後的一段路是地盤,飛沙走石是家常事。然後是三個紅綠燈。若果順利的話,由下車到吃早餐的路段,大概是一首歌的時間。

在那一間新光顧的老式茶餐廳,若果你是塞著耳筒的話,大概也不能聽到那些伙記的叮囑:「係咪牛面?」「係咪熱華田?」你不回應的話就是你沒有禮貌囉。一張桌四個人可以各自修行,留意少一點也會在桌上的楚河漢界上越位。

吃完早餐,坐火車回辦公室。今天剛好播立法會候選人論壇的新聞,聲嘶力竭的候選人互插的聲音剛好蓋過原田郁子那優美的鋼琴曲。

中午吃飯,同事談起黎明,起哄。「是愛是緣張碟有無對不起我愛你先?」「第一張碟係咪相思風雨中?」「係相逢在雨中呀」「我從來都無做呢d野,就算我鐘意Juno,我都從來唔會買佢d碟。」這一位清醒的同事在起哄的同事談話中,在打自己的sms。我原本以為,四大天王,勉強可以說是四大天王時期的香港樂壇,會是我這一代人的共同話題。

就連音樂能夠成為話題的本錢也不足夠。

同事的電話響起,是張敬軒的櫻花樹下。我發覺同事有很多種鈴聲,有韓國歌、有天空之城、有無線新聞片頭音樂、有方力申。我發現,我全日聽得最清楚,最入心,最記得的一闕歌,原來就是這首。

3 則留言:

Ailie 說...

我的手機鈴聲是cirque du solei某首歌... Jeux d'Enfant, 另一首是Hier kommt Alex...

要換的,大概是新歡男中音Josh G...

happy prince 說...

咦,你的公司在旺角,你是否轉了工?希望你盡快走出陰霾吧。

另外想問的是,為何你最入心是張敬軒這首歌?

peter.pete.pet.pe.p... 說...

我的手機鈴聲很強勁,是:
震震,震震,震震...Ring, ring..Ring, ring, Ring, ring...像十足...電話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