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5-29

情書

又來這一套,演唱會讀出給自己的情書。說過去是箭靶,現在演唱會過去,證明已經成長,演變成另一個新的自我。


和過去的天王巨星真的不可同日而語,他們不需要向你交待心路歷程,總之我是天生屬於舞台的,天職是表演給你看,管你喜歡不喜歡,這種自信成就了傳奇,所以梅艷芳會說:「同我刪晒d門唔俾你地走!」而不是容祖兒的「你地可唔可以俾d掌聲我呀」。


現在的不是演唱會,是做show。你愈是來這一套,我就愈是覺得你沒有自信。就像老人家,以為把說話講大聲點,重覆多幾遍,就等於自己做到了。真的改頭換面,真的擺脫過去,就做好的你show,不必多言。現在只覺得是把觀眾的掌聲來重修自己本已低落的自尊。

2007-05-27

冧歌有情人

「冧歌有情人」大概只是中文名字改得差,原名music and lyrics更能說出重點。當我因為曉格蘭特而特別對這種老套情節格開恩之外,估不到它也還浮光掠影地探討了眾多流行樂的有趣現象,單單旋律或歌詞重要這種問題已經用了相當篇幅。當然不能期望他有發人深省的研究,但對白的短小精悍也許更能引起共鳴。「如果你最尊重的音樂人突然走過來向你說你作曲差到不得了,你感覺如何?」我不知有沒有本地的作曲人想過這個問題,但真的很好笑。


女主角說:「旋律是外在,先吸引人的東西,如性。當你想了解一個人的時候,便是歌詞了。」或者是吧,相信也是大部份人的想法,只是自己愈來愈不買這一套的賬。不過爭論甚麼也好啦,如曉格蘭特所言,一切都是生意,所以他們會說「音樂產業」。這樣提醒自己,一切不用太認真,做一個門外漢比較自如輕鬆。

2007-05-16

封套

究竟唱片封套對於現時的消費者,有些甚麼意義?我們又如何看待唱片封套?把偶像映得靚些,又會否刺激起消費欲?還有沒有人當它是一門藝術看待?


我一直不明白在這個高度發達的城市,交通出入自如,連電視機都有瞬間看地球的當兒,到世界各地拍攝唱片封面仍可以是一個賣點?最新子有古巨基,而且不是只去一個地方而是去多個地方,叫做配合唱片主題云云。這樣勞思動眾,除了讓人知道公司全力支持射水之外,大概也只想反科技吧:與其在電腦key來key去,不如切切實實在地製作,而且古生還說可以拍下照片,拿回來交給林夕填詞,可以說是由外而內的製作方針體現。不過,封面再靚,再有那些美景相伴,那真的會讓消費者覺得物超所值?會因為你出現過巴黎鐵塔、山手線鐵路而對內容加分?


老實說,很多餘,首先電腦發達,你看孫燕姿那個埃及封面,若不是要拍MV恐怕也讓人覺得是剪貼習作吧,況且大頭還掩蓋了金字塔的光芒呢,那幹嗎要千里迢迢走去那里拍封套?其次,還當我們是未見過世面的羊牯嗎?到外地拍封套,除了顯示你公司有錢外,還能夠起著「帶香港樂迷衝出香港,邁向世界」的前瞻作用嗎?


根本從來沒人重視過唱片封套。每年頒獎禮,都沒有一個專為封套而設的獎項。其實也不是有大問題,高層門可大大聲聲說想大家注重音樂本身嘛。只不過就不要再海陸空三軍的去弄個大門面了,現在包裝是靚了大疊了,不見得內容有何提升。你看黎明?最新那個封面還以為是十多年前寶麗金真開心系列的街坊價精選呢,大概黎伯都是想大家注重內容吧,結果交出十年難得一見的劣貨,雙輸。還不如像夏韶聲般用powerpoint字體算了吧。


我比較老土,若果你講明環遊世界拍封套,那就給我一張明信片式的封套,要有鐵塔三峽加瀑布金字塔,若果到最後都是出了一張大頭相,我會去消委會投訴。

2007-05-14

悲哀

在香港生活,又或者在現代城市的生活,真的沒有甚麼可以令人由衷的悲哀。所有的生生死死怨天尤人,都是不痛不癢,茶杯里的風波。我們有的是選擇,就是因為有了選擇,找不到理由要悲觀了。

2007-05-09

五月天

雖然我們常說達明一派也都是黃耀明玩晒,和以前的完全變質了;而也曾由於覺得是一班去旺角女人街買衫的band友而對Beyond沒甚好感,然而不得不承認這兩隊本地樂隊(草蜢不算樂隊吧)實在是交出了動人的作品,不但反映時代,也捲席人心。再看看台灣的五月天,也難怪內地樂評人口誅筆伐,說他們是假惺惺的偽搖滾吧,而以一個沒聽過五月天作品的人去看一次演唱會的經驗來看,我想他們連偽搖滾也談不上,因為一場下來除了呵欠連連,也實在想不到他們的作品之間有何分別,怎麼唱來唱去都只像唱同一首歌,而且是首悶歌?雖然結他音牆震耳欲聾,400元的粉絲們落力製造氣氛,那幾條燈光海豚也頗為別緻,完全遮掩不到五月天枯竭的創作力,就算「為愛而生」的旋律再激動,編排再想進一步大支野,這首新曲也很難免不暴露五月天的底牌:用虛張聲勢的外觀,慌死你唔知係高潮位的作狀旋律,來掩蓋本來已所剩無幾的情感本錢。


開場拍了一段像是世界末日的電影片段,以為會有點聲勢,又或可以深掘一下「離開地球表面」的用意,到頭來除了方便開場幾位成員可以型d出場及都是三幅被的大談用愛拯救世界之外,雨點之小實在配不上開場的雷聲大。究竟是我們看得太多而覺得五月天簡單笨拙的歌詞反而感動人心,還是我們胸無半點墨之下覺得一切輕描淡寫的道理都是久旱逢甘露?以彷粗獷的band sound編排去包裝蒼白無力的音符是否就是歌迷們心目中的pop rock典範?若果大家只是追求跟beat大合唱就是激勵人心的見證,倒反顯得自己是一派胡言無果樣整果樣,「無聽過既就無權批評」,「偏見的批評是可恥的」,「大叔,你明唔明五月天講乜架?」偽搖滾也需要談態度吧,你看謝檸檬開show都是rocker上身扔爛結他兼夾金口叫極唔開,五月天到頭來都是要玩大合唱玩鬥大聲玩埋鋼琴配感性獨白玩約定紅館團聚,還要有各成員介紹下一位成員怎樣靚仔然後爭著出來的這種爛gag,和他們前半部落力營造的不談話氣氛完全是兩回事,態度最終也敵不過公關(還是他們太自覺自己是萬人景仰的五月天?)。

2007-05-02

活力

在庾澄慶身上竟然可以找到久違了的表演活力。想一想,大概有這麼一種氣氛的應當是草蜢復出的一次吧,但庾卻沒有草蜢那麼自戀,唔駛下下都要擺出個舞台王者格出來吧。雖然曲目編排有點雜亂,也沒有甚麼主題,有些段落甚至有點綜藝節目風格,然而庾的演繹始終維持水準,尤其在「靜靜的」終於聽到他那獨有的扭音唱腔,也要多謝現場觀眾沒有打節拍,能夠完整地聽完一次有份量的演出。


本身對那些演唱會的任何編排也沒有太大感覺,總之不要太離譜太博人同情就算了,雖然明知紅館聽歌也只是一個笑話。好明顯是入鄉隨俗找來葛文輝教講廣東話,也好明顯真的讓香港人笑出眼淚,但也不用拖成二十分鐘吧,何況也還是難登大雅之堂的溝女條女食字gag,也不要還當阿葛是萬能的吧?而且聽庾澄慶那些不落俗套的說話不是更有意思嗎?好歹也可以見識一下不說咸古不說粗口諧音不搞臭寸人,而用最簡單的方法逗人開心,我們還要當曾志偉是節目掌門人?


咁大個人還是第一次在紅館聽張學友唱現場,一首「當愛已成習慣」真的操控自如,如入無人之境,在如斯音響之下仍能聽到清晰的感情交待,真的不是浪得虛名。早前聽PK兄說過張學友與陳奕迅的最大分別是張能把爛歌起死回生,而陳遇到爛歌則可能發悔氣演繹,雖然也不完全同意,但「當愛已成習慣」本身的平庸落在張手上卻能結出奇花異果,天王真的名不虛傳。回到家中,嫌未夠喉,把94年那張大專會當的現場專輯找出來,發覺這真是他最完美的一次現場錄音,單單一首「快樂頌」已值回票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