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4-27

nreal mad HECTIC×STUSSY×mita sneakers×new balance CM 670

http://dosss.blogbus.com/files/1146123500.jpg

你沒有看錯,這對像在觀塘工廠大廈或屋村商場見到的那些百五蚊貨仔,而是貨真價實童臾無欺的real mad HECTIC×STUSSY×mita sneakers×new balance最新的crossover CM 670 Elite Edition,索價16,590日本人仔。看外表你可能覺得和300系列無分別,當然若果你這樣對潮人說肯定會惹來白眼,並不明白「經典」的價值:愈簡單愈襟興。究竟這對鞋除了必備的encap技術,那千多港元(水貨應在二千以上)的價值在那兒?

http://dosss.blogbus.com/files/1146124161.jpg

東touch和牛奶肯定會話:「鞋籠內印有幾個合作單位的名字,簡約而低調。」

http://dosss.blogbus.com/files/1146124257.jpg

同場加送印有合作單位名字的monogram鞋袋及stussy鎖匙扣,不知分開在ebay賣會不會有好價錢呢?

幾年前我仍會為球鞋的消息而雀躍,常常到花園鞋實地考察,對雜誌報道的限量別注版也如數家珍,因為買唔起都要得個知字。new balance的復刻加crossover的580系列成為神話,我都好恨有一對(平均要$2,500以上,第一代應要$6,000)。現在你看到這一對一樣是580的合作單位推出的,你便會明白為何我現在已經對波鞋的潮流不屑一顧。

2006-04-26

戀戀喬麥的風塵

http://dosss.blogbus.com/files/1146034492.jpg

Various Artist《Sob-A-mbient》Music for Your Favorite Soba Shop (2003)

若果要我選最適合在香港雲吞麵店播放的音樂,我真的不知選甚麼才好。在網上查資料,一時又說是紀念江戶幕府開府400年紀念盤,一年又說有市川崑拍了三分鐘的廣告片,不懂日語的結果便只有靠專輯名字帶領,就是有這麼一堆人喜歡吃喬麥麵便造了一張向喬麥致意的唱片。

Mofile Code: 2872867265115565 , 5285279376814714

http://dosss.blogbus.com/files/1146034511.jpg

《戀戀風塵》電影原聲帶 (1987)

你想像到的所有文藝腔及文案,都可以用在此唱片的內頁,有沒有人覺別扭就另一回事。幾粒結他勾線,總讓人想起片末的一縷雲霧繞青山。

Mofile Code: 0950946420210997, 5365354789816779

2006-04-25

Kaoru Inoue 《The Dancer》2005

http://dosss.blogbus.com/files/1145955119.jpg

融匯多種跳舞音樂的專輯,多種元素運用嫻熟,但欠缺點驚喜。Kaoru InouePort of Notes的主腦小島大介原來組過一隊即興樂隊,原是DJ的Kaoru在宣傳照上竟然和小島一同拿著結他,真想抓來聽一聽搞出甚麼花樣。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此張是Kaoru以個人名義首發的創作大碟,他的前身是Chari Chari,抓了來聽一聽的大概印象是dub加上techno加部族音樂加house。

Mofile Code: 0970963339019155, 7277269711911532

前陣子在工作的空檔經過母校,發覺校舍很多地方都煥然一新,唯一令人有點遺憾的是校道那棵大樹已枯死,只剩下光禿禿的樹幹仍矗立在那里。在網上得知原來母校換了位女校長,好像是從體藝過來的,卻很犯眾憎,在xange那里已有一個反校長的連盟了,主要的罪證如好大喜功、更改畢業禮程序、收匿名投訴信就辭退老師、更改校服等等破壞傳統的措施。我進了校園,只剩我一個來回於往日頻繁走動的走廊和課室,發覺好像從未有如此一個人在校園的時間,突然覺得原應很有親切感的校園回憶一下子陌生了。之後的時間又先後到過九龍仔公園和九龍城街市的「樂園」吃雪菜肉絲米,九龍仔公園倒也沒大變,反而是「樂園」多了一塊由蔡瀾先生寫的牌匾,正在感嘆之際,那位老闆的手已經搭在我肩上問「雪米駛唔駛加色?」,哦,一切都沒變喔。

http://dosss.blogbus.com/files/1145956214.jpghttp://dosss.blogbus.com/files/1145956235.jpg

「光亮」士多變成了五部汽水機,遙對著那棵乾樹幹。

http://dosss.blogbus.com/files/1145956303.jpghttp://dosss.blogbus.com/files/1145956320.jpg

除了在專用室大樓旁又多了座新校舍外,原來禮堂邊的「黑道」已不再黑,仲要油上時興的螢光綠作畫廊。

2006-04-21

對話

甲:「俾我係John都一定辭職啦。一年有九個月都晌日本公幹,日本仔又鍾意同你鬥磨,朝九晚十咁做,又結左婚,夜晚返酒店喎,唔係返屋企喎。佢有咁上下學歷,做乜要咁樣做先?」
乙:「喂,做野係咁架啦,你估乜都就晒你呀。你好彩者,份工唔駛返大陸,又唔駛去第二度做野。」
甲:「咩叫做野係咁呀?若果份工要我成日出trip,我衡量過我做唔到,咁咪搵過第二份囉。係咪一定要咁逆來順受先。」
乙:「唔係好多人好似你咁好彩喎,好多人無得選擇架!」
甲:「咩叫無得選擇?我唔係將阿John同埋果d無讀書的人比較,阿John讀到碩士,份工唔好做咪走囉,我唔信佢搵唔到第二份。(心想:你唔好以為你大我幾年就好似我地呢一代人咁多埋怨又唔捱得。)」


總會有些人或同事喜歡以高人一等的心態來和你爭拗一些無聊問題,在他們心中我們永遠都是不懂事或在溫室長大的小朋友。在以上的例子中,若果甲說:「若果你係阿John,你肯唔肯咁樣做落去先?」我想乙會無言以對。當然甲沒有說出來,「我做sales一個月都可以賺到萬零蚊,咩叫做無得選擇?」一來做人不要太絕,二來覺得用這種邏輯去反駁最終得到的勝利也不是甚麼光采的感覺。下次若果遇到同樣的情況,我建議:「咁又係,你都幾有道理呀。」然後繼續食飯啦。

2006-04-20

am 《KNEwwaVE》2005

在這個blog開始之際,本來想以本地的音樂作為評論的主菜,但近期發覺自己距離本地的樂壇愈來愈遠了,近期鬧得熱乎乎的側田鄭中基solar演唱會都沒有任何興趣,看見電視播著側田演唱會的片段,才發覺已很久沒有好好的聽完一張廣東唱片。也就不想談論甚麼本地樂壇淪陷、音樂質素下降等高調,只是自己努力的方向改變了,又或者沒有像以往一樣那麼注重中文歌詞的作用。看到像小奧般仍有心有力去寫最新的中文歌曲評論,只感佩服及欣賞,我可感覺到小奧對著每一張新鮮出爐的廣東唱片都是興致勃勃的,就算聽完覺得呃錢都不枉聽了一回留個見證。相反自己寫的大部分都是負面批評,倒要想想是否無的放矢。好看的廣東歌評論不單是買少見少的問題,而是還有沒有評論價值的問題。好像早前看到有人很仔細地分析李逸朗和蔣雅文的合唱專輯,本能地認為這大概沒有任何談論的價值吧(當然又會有人話我未聽過就亂咁講啦)

自從日本搖滾組合supercar解散之後,各團員都會有新的發展。主腦中村弘二以ill的名義將於5月推出新專輯,而低音結他手miki又會以個人歌手身分出碟。昨天買到由鼓手田次公大及混音師hiroaki kanai組成的am最新專輯KNEwwaVE。其實他們約於兩年前已推出過大碟,本以為是一次過的project,怎知又會有唱片公司肯簽他們並推出第二張大碟。他們開宗明義利用mac機製作所有音樂,高科技氣味撲鼻而來。第一張作品還是較為實驗的節拍練習,來到這一張單看封面已是親民不少,當中雖然仍是實驗電聲滿佈,但氣氛及取樣上已是靠近跳舞作品的跳脫靈活(封面還可以看到兩位成員的畫像以mac機來當DJ)

am的官網及大碟的內頁上看不到任何多謝supercar隊友的地方,這就更令人覺得戚戚然。有傳supercar的解散是主腦中村弘二獨裁所致,鼓手及填詞的淳二在後期已經不喜歡supercar的路線,但中村與監製益子樹並沒有與他們商量太多,因此而來的解散多少蒙上遺憾的陰影。

http://dosss.blogbus.com/files/1145519091.jpg

AmKNEwwaVE

Mofile Code: 8238229266310468, 3013009473910415

2006-04-18

How to get the job done

  • 婚禮在金都找來兩位攝影師,另一位是太太在一星期前落實的snapshot。因為預計沒甚麼儀式好做,為了讓老人家覺得熱鬧,於落單時指定要懂搞氣氛的師傅,「依家做我地呢行,唔識搞氣氛搵唔到食!」那位幫我落單的哥哥如是說。兩位攝影師都很有耐性,雖然在斟茶時那些押韻的祝賀說話,聽起來真是老套到極點,但目的已達,也不去想那麼多。回門之際在家樓下的小花園拍照,攝影師要我們擺出眾多高難度動作和互望深情的表情,當時也勉強做了,看照片時發覺大家也很生硬,結論是不去映婚紗照是明智的決定。

  • 太太的細姑姐問為何不去映婚紗照,她說因為那些店舖全都是核突至極的蛋糕裙,細姑姐答:「哎也,不要這樣子啦,你們跟大路的不是就行了嗎!」我也按奈不住:「不可以大路的。」。

  • 所有相片已收妥,但,就連去選相簿的心機也沒有,相片已被擱在客廳兩個星期,也沒有興致勃勃地去翻看。我們發覺其他兄弟姊妹的相片比起我倆的要有趣得多,究竟是不是我們的心理有問題?

  • 一早說好接新娘不玩遊戲,卻被攝影師強行安排姊妹們問問題,結果被逼臨場度橋,看回影片時太太說得最多的是「是但」和「無所謂」,都是何時認識何日開始拍拖等,進行時也沒有氣氛可言,純粹滿足攝影師們的行業慣性。

  • 老爹苦心地請內地的至親來港,個個木口木面,除了聽老媽說怎樣替屋企清潔善後外,後來聽老爹說到姑媽姑丈的不是,「其實今次不請他們兩個來也可以。」他說,所有費用由他包辦,送他倆走連多謝也沒,「或者是我沒有給錢他們」,我想,這大概是一點遺憾,是老爹的,也是我的。

  • 在沙田註冊處註冊,房間牆壁是紫色絨布配水晶吊燈,略帶殘舊卻又不失莊嚴,比起在網上看過,紅棉道及尖沙咀的註冊處那種只求新淨卻毫無性格的白木裝修,不知好上多少倍。註冊完畢,看到外面有其他新人,竟然有清一色同一款西裝的兄弟出現,整色整水莫此為甚。

  • 那位負責宣讀結婚條文的女士,嘩,那粒鑽石戒子至少有兩卡。

  • 在整個晚宴上,唯一的感想是,基本上兩位新人做甚麼,穿甚麼,也不太會有人理會,是名符其實的布景板,就算致辭時也沒太多人聽你說話,開始明白為何那麼多新人會致辭交行貨。當然我們也早接受了,那些照片的作用只是交差,但原來照拍完了也真的沒太多人會和你說半句話。一輪鎂光燈轟炸之後,在相與相之間,唯有坐在旁邊的椅,表情是累透及無奈的。這時好友用手機幫我們拍了個照,「我等左全晚就係等呢一刻。」我都說他能夠勝任記者職位,因為他知道甚麼是真實。

  • 另一個令我覺得新人沒有關注的觸發點是我弟弟滿場飛地敬酒,最終不支醉倒,全靠他主動撩事鬥非,我們才不致成為晚宴開始後的唯一焦點。我當然多謝親弟當天的親力親為,但對於這種橫衝直撞的喝酒法留有餘地。我一直對「喝酒是社交禮儀,互相邀喝更是拉攏關係的手段」不以為然,尤其對於乙肝帶菌者來說更要小心。喝酒不醉並不見得是何種特技,亦不見得靠這反映閣下的辦事能力,「與眾同樂」「識得俾面」已經是最高的讚美。所以老爹常說自己好飲得我都沒多大反應,有時甚至講句「我不喜歡飲酒」以示抗議並申明這種飲酒方法不是一個可以放到履歷表的優點,倒反是他覺得弟弟好喝而面有光彩令我不安。老爹的同事見弟弟飲得豪爽,大叫「孺子可教」是最佳的反面教材,卻不知面前的人究竟能不能承受這種蠻不講理的較勁。弟弟喝醉後也有亂說話,但卻沒有泄露甚麼重大秘密,可見他其實也頗為樸實。

  • 由於太太沒換晚裝,我倆竟可吃下七、八道菜甚至魚翅,敬酒後仍可吃甜品,真的心滿意足。中間設有抽獎環節,反應卻有點冷淡,再次證明其實沒有人會關注主人家在做甚麼,最後也只得由自己人頂上領獎,以填補那些抽中了卻因諸多原因不肯出來的人。由於整個日程也沒有特別環節,請來的兄弟便好像被投閒置散,這也是我的一點小錯誤。

  • 之前總想著要在入面播點甚麼最喜愛的音樂,後來也就因對象的不同而放棄。最終高木正勝的音樂作為背景音樂,而進場的也就選了World’s End Girlfriend的一節弦樂片段。本來想在酒店才選開席的音樂,問侍應有沒有那些傳統的中式登登登樂章,竟然沒有,於是放棄了,其實一直也覺得上乳豬時幹嗎要有音樂?
  • 2006-04-13

    Miho《Murmur》(2004)

    http://dosss.blogbus.com/files/1144919790.jpghttp://dosss.blogbus.com/files/1144919811.jpg

    原以為用38元買來的miho大碟murmur已經是相當超值,上星期卻在同一店的貨架上安安靜靜的躺著另一張,索價5元還要是未開封套的,實在不忍心這樣暴歾天物,還是像收養小動物的心情買了回家,靜心等候有更好的安身立命之所。miho上兩張大碟走city pop及r & b的路線,當中不無有點走「音晌系」那一掛精雕細琢之美,以補足她略帶柔弱的聲線。來到這一張似乎靜悄悄的,卻是令人意想不到地走向睡房electronic的懷抱。不像noble廠牌般的天真漫爛,也不是aco那種趕時髦的找來mum合作的匠氣,miho仍然是伙拍男友降谷建志(現時好像已分手),打造一張充滿生活靈動感的睡房電子小品,人聲被放到最低的位置,換來是一種洒脫、清脆、知性的電音氛圍,甚至部份作品也有點電後搖滾的感覺。不用找外援,以歌手的身分去做一張差不多純音樂的電子專輯,或者miho亦明白到自己的長處不在唱歌,乾脆憑感覺而行吧。

    下載來這里

    2006-04-07

    Skrew Kid《Speak Slowly》2005


    偶而在打口堆中找到這一張有著漂亮封套的唱片,看側標一堆日文中有asana這位電音後搖的名字,二話不說立即付款帶回家。來自名古屋的Yoshihiro Tsuchie化名Skrew Kid原來與asana曾同組樂隊,當asana沉醉在實驗電音,Skrew Kid卻把矛頭指向純樸的結他勾線,配合粗糙的電子節拍,造就出一幅內歛而又充滿古典質樸味道的圖畫。旋律不是他的強項,歌唱也是欠奉的,就算和asana掛上關係卻找不到充滿凌角的聲效,風格近似guitar的tokyo,但卻沒有當中的俗媚及嬌飾。你可能會覺得單調,但我卻在重重覆覆的節拍和結他交織之中,找到那一點純粹的童真和來自古都的寧靜氣息。話說回頭,日本不知有多少像Skrew Kid這種默默無聞的獨立唱片出版,自己斷斷續續地傳上這些基本上沒人會留意的東西,也真有點迴光反照然後入土為安的感覺,唯有安慰地說也曾在歷史的長河中留下過微不足道的痕跡吧。

    下載來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