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4-18

How to get the job done

  • 婚禮在金都找來兩位攝影師,另一位是太太在一星期前落實的snapshot。因為預計沒甚麼儀式好做,為了讓老人家覺得熱鬧,於落單時指定要懂搞氣氛的師傅,「依家做我地呢行,唔識搞氣氛搵唔到食!」那位幫我落單的哥哥如是說。兩位攝影師都很有耐性,雖然在斟茶時那些押韻的祝賀說話,聽起來真是老套到極點,但目的已達,也不去想那麼多。回門之際在家樓下的小花園拍照,攝影師要我們擺出眾多高難度動作和互望深情的表情,當時也勉強做了,看照片時發覺大家也很生硬,結論是不去映婚紗照是明智的決定。

  • 太太的細姑姐問為何不去映婚紗照,她說因為那些店舖全都是核突至極的蛋糕裙,細姑姐答:「哎也,不要這樣子啦,你們跟大路的不是就行了嗎!」我也按奈不住:「不可以大路的。」。

  • 所有相片已收妥,但,就連去選相簿的心機也沒有,相片已被擱在客廳兩個星期,也沒有興致勃勃地去翻看。我們發覺其他兄弟姊妹的相片比起我倆的要有趣得多,究竟是不是我們的心理有問題?

  • 一早說好接新娘不玩遊戲,卻被攝影師強行安排姊妹們問問題,結果被逼臨場度橋,看回影片時太太說得最多的是「是但」和「無所謂」,都是何時認識何日開始拍拖等,進行時也沒有氣氛可言,純粹滿足攝影師們的行業慣性。

  • 老爹苦心地請內地的至親來港,個個木口木面,除了聽老媽說怎樣替屋企清潔善後外,後來聽老爹說到姑媽姑丈的不是,「其實今次不請他們兩個來也可以。」他說,所有費用由他包辦,送他倆走連多謝也沒,「或者是我沒有給錢他們」,我想,這大概是一點遺憾,是老爹的,也是我的。

  • 在沙田註冊處註冊,房間牆壁是紫色絨布配水晶吊燈,略帶殘舊卻又不失莊嚴,比起在網上看過,紅棉道及尖沙咀的註冊處那種只求新淨卻毫無性格的白木裝修,不知好上多少倍。註冊完畢,看到外面有其他新人,竟然有清一色同一款西裝的兄弟出現,整色整水莫此為甚。

  • 那位負責宣讀結婚條文的女士,嘩,那粒鑽石戒子至少有兩卡。

  • 在整個晚宴上,唯一的感想是,基本上兩位新人做甚麼,穿甚麼,也不太會有人理會,是名符其實的布景板,就算致辭時也沒太多人聽你說話,開始明白為何那麼多新人會致辭交行貨。當然我們也早接受了,那些照片的作用只是交差,但原來照拍完了也真的沒太多人會和你說半句話。一輪鎂光燈轟炸之後,在相與相之間,唯有坐在旁邊的椅,表情是累透及無奈的。這時好友用手機幫我們拍了個照,「我等左全晚就係等呢一刻。」我都說他能夠勝任記者職位,因為他知道甚麼是真實。

  • 另一個令我覺得新人沒有關注的觸發點是我弟弟滿場飛地敬酒,最終不支醉倒,全靠他主動撩事鬥非,我們才不致成為晚宴開始後的唯一焦點。我當然多謝親弟當天的親力親為,但對於這種橫衝直撞的喝酒法留有餘地。我一直對「喝酒是社交禮儀,互相邀喝更是拉攏關係的手段」不以為然,尤其對於乙肝帶菌者來說更要小心。喝酒不醉並不見得是何種特技,亦不見得靠這反映閣下的辦事能力,「與眾同樂」「識得俾面」已經是最高的讚美。所以老爹常說自己好飲得我都沒多大反應,有時甚至講句「我不喜歡飲酒」以示抗議並申明這種飲酒方法不是一個可以放到履歷表的優點,倒反是他覺得弟弟好喝而面有光彩令我不安。老爹的同事見弟弟飲得豪爽,大叫「孺子可教」是最佳的反面教材,卻不知面前的人究竟能不能承受這種蠻不講理的較勁。弟弟喝醉後也有亂說話,但卻沒有泄露甚麼重大秘密,可見他其實也頗為樸實。

  • 由於太太沒換晚裝,我倆竟可吃下七、八道菜甚至魚翅,敬酒後仍可吃甜品,真的心滿意足。中間設有抽獎環節,反應卻有點冷淡,再次證明其實沒有人會關注主人家在做甚麼,最後也只得由自己人頂上領獎,以填補那些抽中了卻因諸多原因不肯出來的人。由於整個日程也沒有特別環節,請來的兄弟便好像被投閒置散,這也是我的一點小錯誤。

  • 之前總想著要在入面播點甚麼最喜愛的音樂,後來也就因對象的不同而放棄。最終高木正勝的音樂作為背景音樂,而進場的也就選了World’s End Girlfriend的一節弦樂片段。本來想在酒店才選開席的音樂,問侍應有沒有那些傳統的中式登登登樂章,竟然沒有,於是放棄了,其實一直也覺得上乳豬時幹嗎要有音樂?
  • 3 則留言:

    Aulina Chan 說...

    哈哈,好一個我行我素的婚禮。N年前我當新娘也由頭吃到尾。也是選擇盡量不換晚裝,也是盡量不玩遊戲,結果…

    姊妹們看我是第一個嫁的,當然不會事事由我,結果也玩了一兩個較斯文的。幸好當時年紀小,根本沒有什麼筆直登登登鄧攪排場,更幸運沒有在酒店擺酒,所以沒有spot light march in和閃燈乳豬等場面,算是「執返身彩」。現在姊妹終於開始陸續出嫁了,看到她們隆重得嚇人的婚禮,有時真覺得「有這種必要嗎?」

    peter 說...

    "one of THE BEST 're-cap' of a wedding banquet!" - Ang Lee

    "...at some point, i cried" - me

    Ailie@Blogger 說...

    Congratuations! Take some time to get used to the life as a husband (and son-in-law, too, perhaps)

    And keep blogging to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