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10-31

太多經典 太少時間


在資訊泛濫的這個時代,我有時會抱怨「太多經典,太少時間」。


翻查家中的漢語大辭典,「經典」一詞解作「大師之作」,或「經書」,在網上查則是「具權威性,可傳世的」。我想古代人對經典的理解比較輕鬆,因為範圍可能只是在那幾本聖賢書,不似現在就連電飯煲也可以有一個「經典」設計。不知何時開始,我聽到很多「經典」,尤其是唱片及電影。有時,可能連說話的人也覺得詞語不夠用,或他真的博愛到聽過太多大受感動的唱片,「新經典」正式被收編,「新」,好像和活在當下的人拉近了距離吧!


這也使我憶起幼年時的瘀事。有一次,被同學說:「乜你乜都話人係經典架?」回心一想,又係喎,我又真係好鍾意話人經典,其實也都是想讓說話的威力加倍,從而引人注目,令人覺得自己「好識野喎!」。


能被奉為經典,應該是在某一方面有著劃時代的意義或影響力,足以流傳萬世才能配起這個稱謂吧。不過,在這個消費的年代,經典也可以是促銷的手段。前陣子唱片公司推出的復黑王系列,被譽為經典再版,結果賣個滿堂紅,其他唱片公司也樂於跟風,乘勢把舊作出土,好一個七八十年代的回歸,其副產品則為每一張在那個「黃金年代」出產的唱片都是經典。真的有那麼多經典嗎?很多人都說軟硬的「廣播道fans殺人事件」是廣東rap的經典。沒錯,論製作及題材這張碟確實破格,但林子祥的「阿lam日記」則更早出現。現在甚至有人已經在說草蜢也是經典了,他們也只不過來自八十年代罷了,縱然我覺得他們歌曲的感情境界是超前的,但未能算是經典吧!在我心目中,級數要有如Miles Davis般開創新局面,才算配做經典。那些所謂新經典,也不過是叫你掏錢買的漂亮誘惑吧了。


有時又會看見有樂評人說,這一張大碟在樂隊的歷程中是一張經典。這倒是有責任的結論,因為他設定了時空背景,無情情話經典的潛在背景卻是整個宇宙的時間寬度,這對於那些真的經典實在不公平。但我又想,就算那張唱片有多大意義,過了一百年,那時的人又會怎樣評價它呢?現在流行音樂的歷史大約有一百年,那二百年三百年後,現在的「經典」還是不是經典呢?


「經典,五粒星,推介!」這樣的評語,你叫我怎能不嘆句「太多經典,太少時間」呢?

2005-10-25

古巨基《星戰》告別成長 擁抱童稚


《星戰》還未推出,網上已開始討論古巨基的新碟成績,然後申引至他的唱功,造型,風格等問題,給我的感覺是古巨基不如想像中般受歡迎,有人說他經常賣弄唱功唱至依依呀呀,有人說他那些蘭化手勢學張學友。給我最深印象的一句是:「乜你唔知咩?古巨基已經由實力派轉左做偶像派。」

這種逆向轉化,真的很少人可以做到。《星戰》一出,古巨基卻超額完成,正式告別成長,徹底投向童稚化,我想這樣子去親身演繹kidult可不是適當的例子。其實自「遊戲基」開始,古巨基已經拿著電玩與漫畫兩大熱門項目用來攻佔江山,兩者莫不是玩物的佼佼者,瞬即熱爆全城,謂之與時下年青人取得貼身話題而重新上位。至「勁歌今曲」雖撫今追昔,唯音樂性已不可同日而語,靠演唱會及卡啦OK的聲勢延續人氣。《星戰》仍以「偽概念」為專輯賣點,只是歌名有關連,內容可以謬之千里,是之為「偽概念」。當我們聽著「天才與白痴」、「Monica」等蒼白、平庸、自貶式愛情(林奕華的概念,不敢掠美。)的古式情歌,益發令人懷念過去「分手我們抱著哭」、「跳飛機」、「笑說想」那些自省、內歛、輕逸的古式情歌。

古巨基徹底童稚化,見諸幾個方面。第一,仍以為包裝就是一切,殊不知今天年青人的嘗新程度日新月異,另類歐美東洋曲風群襲,本地另類奇葩亦偶有佳績,可見年輕族群已對傳統情歌市場生厭,古巨基仍以為靠特大包裝以掩蓋空白內容可以創造銷售神話,殊為童稚思想。

第二,乾脆高呼純真無罪,成長才是罪過。一曲「純真傳說」來個剖腹示眾,古巨基不願長大的基因根正苗紅,別無分號,總之煩人的,需要思考的,計劃的,通通不要來煩我,我只管打爆我的遊戲機,對自已不可有任何要求,因為一有要求,即是有所成長。至於有人會以「古巨基用童真的眼光去抗衡成人世界的虛偽」等為其辯護,正是癡人說夢,可以不理。

第三,感懷身世博同情。就算你覺得《星戰》罪不至此,一首「星戰」也可以將所有爛船三分釘都拿走。「星戰」是為古巨基的自傳式故事,「音樂才能活出我」,不想被銷量和金銀銅界定成績,工作太忙不能計劃人生所以仍然獨身,一切不能退只有上。這樣當聽眾是白痴,又一反智表現。今天閱報,古巨基和記者說,新碟已取得四萬訂單,準備歐遊慶祝,花費近六位數字。這邊廂概嘆數字蓋過人生,那邊廂就以數字概括生活,精神分裂莫過於此。用主流方式上位,而仍然願意以主流方式持續下去賺錢,高唱音樂才能活出我卻不見他談音樂方向和轉變,就少來這一套感懷身世。林海峰也是因為放下偏鋒,開始矢志為三字頭族群立傳而變得索然無味。「個個識唱我的歌」不是你的奮鬥目標嗎?若想別人以音樂質素評價你的成績,為何你甘心讓這批歌推出市面?所以識做者,譚詠麟唱多謝各界支持的「無言感激」,梅艷芳高唱舞台是我生命的「飛躍舞台」,黃耀明縱嫌造作卻來個歡樂大雜燴的「達明一派對」,只有古巨基這種天真思想才會有「星戰」這種級數的所謂「自省」,侮辱聽眾智慧的產物。

走筆至此,覺得《星戰》的產生背景的意義已大於其音樂性,內容十不離九也是談友情、愛情等,音樂就依循「港式製作」方針,不求無功但求無過得過且過。甚麼向經典金曲致敬也只限於歌名,搞gimmick可算是唯一成功的地方可讓記者寫寫介紹文稿。以《星戰》的思維邏輯,古巨基現在應該放個長假,讓陳奕迅拿最受歡迎男歌手,因為他「不想以金銀銅來肯定自己」,而最想「和歌手做朋友行街買雜貨」。其實最好就唔撈,咁就乜都唔駛煩啦。

2005-10-16

話不投機半句多(一)

  • 「呀,你講d野真係精警既者!」(講完任何笑話之後的反應)
  • 「好笑呀!好睇呀!」(剛散場,套戲係谷德昭導演或鄭中基主演均可)
  • 「有乜理由香港大學生要去娶大陸妹架!」(我阿爸講既)
  • 「放棄我地呢批精英,留番底果d全部都係蠢蛋!」(又係我阿爸講既)
  • 「我要晌一年內用十萬蚊賺我第一個一百萬!」(一個engineer向我女朋友講,佢只得五尺三吋高,男性。)
  • 「我無野架,我好平靜,點講呢,好多時歌手的情緒都係會被觀眾牽引住,我無野架。」(收音機中,黎明被問到在演唱會上眼泛淚光的感覺。)
  • 「喂,呢排搞咩呀,好耐無見你喎!」(舊同學聚會的見面語,雖然我通常不會出席。)
  • 「總之我就覺得係咁啦,你聽完可以唔做既,我個人意見者。」(通常係辨論完一輪之後對方接不下去)
  • 「做乜今日執到咁正呀!」(係呀,返工呀麻,日日都要返架啦,下嘩!)

2005-10-14

曾我部惠一 Live in Hong Kong


前Sunny Day Service的主腦曾我部惠一來港開show!連同香港的Goodmorningloria及台灣角頭音樂的陳建年,三合一獨立音樂勢力匯集明年的香港藝術節。

日期:2006年2月16至18日
地點:香港大會堂劇院
時間:7:45pm
票價:$220, $150
$220門票於10月19日率先於藝術節網頁開售,$150門票於12月3日開始於各城市電腦售票網公開發售。


曾我部惠一官方網頁


陳建年官方網頁


goodmorningloria官方網頁


香港藝術節官方網頁

2005-10-13

陳綺貞《華麗的冒險》


又是陳綺貞。每次陳綺貞出碟,我第一個反應不是想聽她的新歌有幾好聽,而是一個「好偉大」的「文化」問題:為何香港不能有我們的陳綺貞?


最近看了林奕華的幾本「等待香港」,他認為香港的青年的一項共通點,就是怕突出自己。我們會因為怕群眾壓力,縱然有很多不同的想法,都會因為怕被別人話「想出風頭呀?」「嘩,咁樣諗法,你好清高呀?」而最終被消磨掉,所以香港人最叻的是複製而不是創作,是馴服於主流安全價值而不願另闢蹊徑,因為堅持自我可以是一句漂亮的口號,實行上來其實機會成本相當高。


這可否解釋香港不能有陳綺貞?陳綺貞由「少女標本」入行,一直堅持風格,入大學選讀被香港人普遍認為是讀屎片的哲學系,不賣樣不賣潮,卻奇跡地能以本色示人而讓人喜愛。我想在香港,你當初若以創作女聲自居,第一張碟有沒有人肯投資已是大問題,就算出了碟,可能歌迷又會話,sell性格?扮晒野!歌都未聽已經打三十大板。在台灣陳綺貞卻如主流歌手般受人愛戴,十場演唱會旋即售罄,還很有禮貌地印了張「多謝」的海報放在地鐵車廂。香港出不了陳綺貞,先不談論文化環境等大題目,香港有那位歌手有這種謙厚氣質,出海報來多謝大家支持,見得最多的反而是「反應熱烈,加開三場!」。香港出不了陳綺貞,是因為在陳綺貞那?,我們看見我們不能達到的「自由,自我決擇」境界而陳綺貞能達到?就算陳綺貞可以自決,亦因為她是台灣人而不是香港人,所以我們會擁戴她而不是落井下石說:「做音樂?讀哲學?扮晒野,搵唔到錢扮有型!」這種風涼話?


離開滾石,簽約台灣的avex trex(!),自己身兼製作人及經理人,找來一班另類樂手在租來的倉庫作同步錄音,你說香港有那位歌手有這份能耐?有大公司支持的那些實力派經常出來指指點點,陳綺貞卻只默默地做好自己的本份,而且只做自己最擅長的,不需這張碟要hip hop,下張碟要rock。《華麗的冒險》與陳綺貞的前三張大碟有一個很大的距離。如果說前三張是一個清新及生活味道濃重的陳綺貞,《華麗的冒險》可算是一重成長的標誌,當中陳綺貞把玩那種bittersweet的成長觸動可謂更加得心應手,告別了以往那種童稚式的自我天地,這和她上一張單曲《after 17》有直接的關係,after 17就像是一種告別昨天的儀式,年紀大了要用另一種心態去迎接未來,於是就有了這一張較沉重的大碟。好像很少人提及《華麗的冒險》是陳綺貞成長的關口,是的,我們之所以受其感動,就是因為我們也是一天一天地成長,當中的點滴卻只有陳綺貞透過歌曲作記錄,青春的律動轉化為內歛深沉的自省。我們通常只會看見一個歌手隨著唱片而「改變」(所以我們有百變梅艷芳),卻不是「成長」(所以周星馳自兒童節目至周大導的故事,會比梁朝偉的多變影帝更容易打動人心):試問「改變」的情感跨度又如何及得上「成長」?


逐首歌評論很無謂,聽陳綺貞是要享受過程,享受概念帶來的衝擊,所以因為「旅行的意義」加了弦樂而覺得小了木結他的清新,又或者「Sentimental Kills」變成椎名林擒電結他橫飛而覺得缺少了以往的靈巧,也是無謂的解讀。陳綺貞的轉變,在這個時刻發生是水到渠成,因為她知道成長的不獨只是她,我們也是。我們成長中遇到很多一時接受不了的事物,慢慢地後來卻也會開始欣賞甚至熱愛起來。這,正是那些在這張大碟找不到熟悉氣味而失望的人的最大反諷。形式(編曲及形象)從來不是陳綺貞的賣點,就算她的歌變為brit pop,變為folk rock,變為管弦大製作,我們只是愛她對生活的執著,對價值的反思,對生命的熱愛,甚或對青春的義無反顧。《華麗的冒險》的重點在冒險,而不是華麗。可能陳綺貞真的是「華麗」了(上網知道她穿LV拍雜誌封面),但其本質卻仍是叫人趨之若慕的(「我買結他要買同一牌子同一型號的,這就和其他人熱愛名牌沒甚麼分別。」陳綺貞說。沒有刻意說自己不傾慕名牌,陳綺貞仍然是那個平凡,偶而頑皮的女生。)

2005-10-03

Bird 《Bird's Nest》

當年聽MisiaEverything便天真地以為日本的女聲節奏怨曲找到了新的傳人,實在對Bird有著太多太多的忽視及慚愧,畢竟兩人也屬同時間出道,Misia的成績卻每下愈況,Bird卻從大澤伸一(Mondo Grosso)的寵幸中獨立起來,一步步踏出自主的音樂風格,不被困於那個狹窄的JPOP框框。出了五張專輯之後而來的精選專輯,真教我對她的忽視而心生歉疚。

99年開始由大澤伸一帶領出道,第一張的專輯賣了70萬張,Bird可謂獲萬千寵愛在一身。雖然沒有如其他巨肺但無腦的女歌手般,作品往往被電視劇看中做為主題曲而令身價暴升,Bird卻以悠然自得的腳步慢慢建立起其優質品牌,直至今天,Misia被人記得起的只有也是唯一的EverythingBird卻有五張成績優異的專輯,由早年的Breakbeat2-step又或是不從俗的R&B,再去到找來kirinji、山崎まさよし、Original Love的田島貴男等等皇牌(但另類)製作人為其寫歌,早就視潮流如無物,打造出多首高質典雅的摩登城市chillout曲目。

Bird的聲視一直是焦點所在,她擁有與Misia(怎麼總提到她?我知其實不應這樣比較)一樣沉厚的嗓音,但卻更能掌握到歌曲的節奏神韻,唱快歌時如入無人之境,亦不會特別賣弄那些長音及高音轉調等花招,有的只是純粹感染力驚人的唱腔。這隻小鳥的存在益發顯得其他女歌手就如一部發聲機器。

Bird Official Website


2005-10-01

林憶蓮《本色》


林憶蓮出碟,唱片公司梗係要大事舖張宣傳一番,所以第一首派台歌《本色》的音樂錄影帶,就被唱片公司標榜為用七位數字打造的豪華製作,以顯示林憶蓮的金牌地位。一看之下,唔係下嘩,七位數字就是請來一大班模特兒出來亂跳一通,話有三台佈景,其實又咪係全部廠景,至靚咪用白色海綿砌到成個2001太空倉咁。剩下來的,唯一實在的,就是那三套名牌靚衫又真係幾靚囉。我最不滿就是整個音樂錄影帶其實毫無新意,基本上照dub黑鬼rap歌的模式,成班人開P跳到九彩,個主角就無啦啦入黎界女界仔,跟住就無啦啦成班柴娃娃大合跳,總之就熱熱鬧鬧叫做搞起個市。但係大佬呀,林憶蓮喎,七位數字就係咁架啦?就係用在模特兒的人工啦?首歌叫做有些少格調丫,唔會太過Mark Lui,林憶蓮都唱得好有節奏感,用快歌做主打算做有膽色,但係我又唔明林憶蓮點解肯俾呢個老奉MV過骨,人老左真係無晒火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