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7-29

曾我部惠一《Love Letter》













又是名氣與期望惹的禍。曾我部惠一的第四張專輯《Love Letter》,和其第三張專輯相隔不夠一年,轉玩lo-fi Rock果然變成量產。而且想深一層,這種以降低製作成本為風格的曲風著實心也有點商業策略。他的首張DVD有近三小時長度,大都為用DV一take過的收錄,收音只有雙聲道,混音也懶得搞,所以其售價也可以下調,估不到可以一招薄利多銷延續生命。
到現在我也搞不清,究竟這種lo-fi Rock本身不需有太重的感情旋律,還是曾我部根本已技窮?就連寫一支回復散隊前的優美歌曲也不行?是可為而不為?還是根本不可為?聽過一次,總之就熱熱鬧鬧,好事者又可以話他向70年代的日本軟搖滾取經(咁我可唔可以話雷頌德幫陳慧琳寫的techno係向Y.M.O致敬呢,真係一百萬問題黎架),但真的沒有了以往Sunny Day Service的優美。以往是對青春的解構,有無限的可能性,現時則只集中於對青春「激烈」的演繹。
我還記得我第一首接觸SDS的歌曲就是其開始轉變風格的《24時》大碟中的《街角的戀人們》,旋即被他們那跳脫的結他和奇異的旋律所吸引,覺得曾我部玩快歌應該是這個樣子吧,甚至至少也要有那個級數才可以喔。後來他又開始玩電子,又玩groovy,都總還有一點曾我部自憐自傷的影子在?面,到了去年的第三張專輯,開始去到了不痛不癢的臨界點,對自己說,下一張可不要立即去訂啦。現在第四張是聽mp3,我想,也是等打口碟吧。

2005-07-26

關員吞槍模擬圖


關員吞槍模擬圖 Posted by Picasa

是不是報紙驚有人唔識點樣叫做吞槍呢?咁呢張相就真係有教育意義。若果下次有其他新聞,我建議可以有以下的模擬圖,例如:「章小蕙被狗追驚魂」可以有模擬圖,張圖就係有個章小蕙被狗追,狗隻數量任選。

2005-07-21

New York, New York!

紐約曼克頓區的華納兄弟大樓外望中央公園。鳴謝peter的相片。
十年前遊此地,現在回看,有點陌生,美國仍然是一個遙遠的地方,心中仍然是《蜘蛛俠》或《90男歡女愛》中的城市模樣。

2005-07-18

郭小霖《從不知》

Image hosted by Photobucket.com
郭小霖的《從不知》出了復刻版,一時間所有回憶都突然回湧,沒錯,繼陳昇之後,我是後知後覺地認識郭小霖的,全部都是同學阿蔣的推介。他是郭小霖的粉絲,這點我可記得很清楚,後來才斷斷續續的聽張國榮翻唱「從不知」才懂找回原裝來聽(劉德華那個翻唱版本,是用唱機播也嫌浪費電力的)。後來阿蔣說,陳昇那首「別讓我哭」正點喔,於是又買來聽,一聽就追到現在了。有趣的是,不是阿蔣現在還是不是喜愛陳昇和郭小霖,還是已經不聽流行曲了。
到目前為止,我也只是擁有郭小霖的新曲加精選CD。在網上下載了《從不知》全碟,一聽,果然只得《從不知》和《夜?細雨》經得起時間洗禮,其餘歌曲全部的意義就在於「見證過八十年代」。張國榮的翻唱,固然有為郭小霖造史的意味,但其星味濃郁的唱腔,著實不能與郭小霖的清澀相提並論。《從不知》整首曲沒有太刻意的起承轉合,每句的旋律也很短,主歌和副歌的起伏亦不大,但就是這種悠然自得的安逸令聽者能用更廣闊的角度去思想旋律的空間,不似現在所謂的流行曲,最仁慈的監制都規定你去到副歌一定要「黎料」,就算主歌的每一句亦要有一個story,所以現在的情歌可以算是濫情之作,這也是《從不知》經典的地方。
林振強的詞,也是現在林夕和黃偉文填不到的,因為後面的兩人都慣於經營,對於情感實在太計較。在他們的世界,情感是能計算出來的,計算之後還是你有回報呢。《從不知》的世界觀卻是無償地付出的,我對你有思念,卻不用你來回報,我自己開心就可以了。我也不是呼天搶地的,只是看著春去秋來,在心上多抹一層思念罷了。它沒有老一輩那種講究的工整,但卻未至於去到九十年代那種功利的愛情觀,就是這種源於生活,源於細節的情感釋放,令這首歌歷久常新。基本上你把這首歌放置於現在時空,其真性情甚至可以另其被冠以「另類」和「前衛」的稱號。
郭小霖成功的方程式基本上就是《從不知》程式的延續,只不過往後的作品始終達不到《從不知》的份量。較為人熟悉的是他為張國榮作的《無心睡眠》,又是一首破格的快歌,又是只有張國榮才能唱的,不過已不是郭小霖的個人solo了。後來他淡出香港樂壇,去了加拿大定居,現在從事產品推廣的生意,不過最近他和藍奕邦在加國被邀請作為一歌曲創作比賽的表演嘉賓。在相片中看,他卻沒怎麼變過,仍是娃娃臉和一頭鬈髮,不過已是一女之父了。郭小霖呼喚的除了是八十年代那種萬事皆有可能的新鮮感之外(雖然我在九十年代才正式叫做聽流行曲),就是那些各同學各有所好的回憶。你有你的譚詠麟,我有我的劉美君,然後可以有李克勤關淑怡,那些同學給我的感覺是好前衛,好追得上潮流(是的,同學著Sparkle我也覺得好潮)。今天,除了我自己一直追隨當年所愛的音樂之外,他們還在聽嗎?他們還有那種熱情嗎?他們還會一次過買兩盒《迷惑》的盒帶,原因只是因為一盒用來聽,另一盒用來儲嗎?

2005-07-12

睇唔過眼:反領Polo

Image hosted by Photobucket.com
點解家陣興著反領Polo將條領真係反出黎?乜你地真係好想扮架仔咩?定係驚太陽曬傷條頸?剩係任達華呀呂米高呀先至以為反條領出黎好型,其實只有老餅先咁著。唔該啦,唔好再反條領出黎著啦,不論板仔look古著look斯文look運動look都無人咁樣著架。最衰係U2,上一季開始出的反領Polo全部在領位內車多一修顏色布,就係俾d潮人反領著露條色帶出黎。你睇人地佐丹奴賣多色Polo,最大陣象咪最多晌入面加多件造layers,邊會有人反領著架。反領必佬,佬必反領。

2005-07-11

《Batman Begins》

Image hosted by Photobucket.com
本來抱著相當期望去看Batman Begins,但都是失望而回,真的看不出導演竟是那位極度刁鑽的《凶心人》導演基斯杜化羅蘭,一舉成名之後迅速被荷里活同化。蝙蝠俠之所以成為蝙蝠俠,原本是一個上佳的自由發揮空間,今次一概為黑暗而黑暗,總之就是主角童年陰影,恐懼成全一切,怪不得湯禎兆說這一集「乾淨企理」,將所有可以發揮的塑材浪費掉。
理論懂得不多,單論牌面,雖然眾星壓陣,但每人表演機會不多,男主角亦沒有第一集的米高基頓深沉有型,雖然不靚仔但卻能代表添布頓所表達蝙蝠俠那種黑暗,和世界格格不入的性格。到最後一定係要有收視保證咁來一場正邪大決鬥,又飛車又火車又大炮,總之話你聽所有錢都駛得值。所有的理論都熟口熟面的大美國,例如「要變成恐懼本身,才能克服恐懼」,最正的是主角問忍者大師我要追尋甚麼,大師回問你自己最清楚,真的禪(行貨)到不行。
網上看見有人將此片比作美國的現況,如成為恐懼本身就是布殊的國策,到處摭事鬥非;又說片中高唱男主角的父親家財萬貫服務社群,卻未想過是資本主義剝削低下層而來的財富。男主角知道忍者大師想消滅葛咸市,便立即炸毀整座廟宇,卻留了忍者大師活口,多年後忍者大師要來消滅葛咸,男主角說不能,因葛咸仍有得救,就活像美國的反恐主義般。唔,想想也有一點點關連吧,不過我還是期待當年看小丑怎樣成為小丑那種故事性,以及奸角們怎樣每次都不同花款地殺人的單純觀影快感。

2005-07-06

達明一派《The Party》

Image hosted by Photobucket.com
正如你不會期望The Tears會是Dog Man Star時期Suede的回歸一樣,達明一派的回歸亦不可能是二十年前達明,所有的事情也不用太認真。看見那個release party請來一大群英皇歌手助陣,分分鐘他們也未聽過達明,你就知道,明哥達叔今天的態度,他們也不計較了,作為聽眾的我們又何必自行添上不必要的壓力?
所以一覽眾多網上評論,真的替達明、替香港的樂迷辛苦。達明早就不是以前的達明,不論環境、心態也和上世紀大不同了,為何還是苦苦希望奇蹟再現呢?明哥也不是說他們不喜歡懷舊的嗎?人山人海backup做製作不是新的方向嗎?硬是要從那句歌詞、那段結他中嗅到往日達明的氣味,可以對口入座然後就開心上半天,那不如聽舊碟好了。不過,我也明白,「歷史脈胳」絕對是好駛好用的工具。
達明今次回歸完全是打遊擊,每首歌可以各自表述各據山頭。打頭炮的「寂寞的人有福了」,和上一次第一主打「每日一禁果」的個案一樣,淡而無味。「南方舞廳」「同床異夢」「六月和十二月」聽得出是政治意味大於一切,奇怪的是達明一直信奉的那套「愛情互不信任」價值觀今天仍躍然歌上,但明哥達叔則各自有了精采的愛情生活了,此時此刻想起「甜美生活」可能是另一番味道。「達明一派對」完全是打遊擊的呈堂證物,梁基爵竟然對報紙說因為覺得全張碟比較沉重,所以最後選了一首輕快的曲子,可以貼近些群眾。算了算了,今天任何人也是要計計數的,得罪了米飯班主就不得了。黃偉文的詞又是令我打冷震的,高舉「致敬」大旗,堆砌出一堆結論是「炒雜錦」的嘉年華式回顧,這倒和旋律的索然無味相配。從來都覺得,達明不是甚麼救世主,他們鼓吹的所謂優質canton-pop,就像那些心靈雞湯一樣,本就是平常不過的做人道理。我們愛達明,只因其他人太平庸了,達明只是做著一位歌者應該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