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7-06

達明一派《The Party》

Image hosted by Photobucket.com
正如你不會期望The Tears會是Dog Man Star時期Suede的回歸一樣,達明一派的回歸亦不可能是二十年前達明,所有的事情也不用太認真。看見那個release party請來一大群英皇歌手助陣,分分鐘他們也未聽過達明,你就知道,明哥達叔今天的態度,他們也不計較了,作為聽眾的我們又何必自行添上不必要的壓力?
所以一覽眾多網上評論,真的替達明、替香港的樂迷辛苦。達明早就不是以前的達明,不論環境、心態也和上世紀大不同了,為何還是苦苦希望奇蹟再現呢?明哥也不是說他們不喜歡懷舊的嗎?人山人海backup做製作不是新的方向嗎?硬是要從那句歌詞、那段結他中嗅到往日達明的氣味,可以對口入座然後就開心上半天,那不如聽舊碟好了。不過,我也明白,「歷史脈胳」絕對是好駛好用的工具。
達明今次回歸完全是打遊擊,每首歌可以各自表述各據山頭。打頭炮的「寂寞的人有福了」,和上一次第一主打「每日一禁果」的個案一樣,淡而無味。「南方舞廳」「同床異夢」「六月和十二月」聽得出是政治意味大於一切,奇怪的是達明一直信奉的那套「愛情互不信任」價值觀今天仍躍然歌上,但明哥達叔則各自有了精采的愛情生活了,此時此刻想起「甜美生活」可能是另一番味道。「達明一派對」完全是打遊擊的呈堂證物,梁基爵竟然對報紙說因為覺得全張碟比較沉重,所以最後選了一首輕快的曲子,可以貼近些群眾。算了算了,今天任何人也是要計計數的,得罪了米飯班主就不得了。黃偉文的詞又是令我打冷震的,高舉「致敬」大旗,堆砌出一堆結論是「炒雜錦」的嘉年華式回顧,這倒和旋律的索然無味相配。從來都覺得,達明不是甚麼救世主,他們鼓吹的所謂優質canton-pop,就像那些心靈雞湯一樣,本就是平常不過的做人道理。我們愛達明,只因其他人太平庸了,達明只是做著一位歌者應該做的事。

5 則留言:

快樂牛郎 說...

終于找到一篇文章不是在埋怨大碟的人味太重. 其實我的心態亦差不多, 要達明回到以前是不可能, 有一張算是高質數的唱片總好過聽其他香港所謂的音樂, 為何不坦然面對.

匿名 說...

觀其文章,?似為一眾?聲中之一點點平反,?實質對達明失望至極,?終對其再沒期望....

此乃我對此文章o既感覺,?若非筆者意思,?請指教!

dosss 說...

喜樂參半

TSW,或鄧小樺 說...

sorry離題:
實在很喜歡〈快樂牛郎〉啊!

cavtBiOz 說...

Hi,
Your blog is well written and informative. I have a site on dc shoes maybe we could trade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