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08

人家的大愛

Chara 2015年出版的專輯《Secret Garden》,好聽到不得了。Chara的所謂雞仔聲早就不是重點,而是她的製作都喜歡用最簡單的東西來模塑感情,旋律如是編曲如是。短短幾個音蘊藏無窮想像,餘韻不絕。她的情歌溫暖人心卻從不濫情,那種點滴在心頭的恰到好處是不是人到中年才能泡製出來?

到了最近聽YUKI的《まばたき》,她的好和Chara有點不同。YUKI的感情處理比較貼地,旋律不太像Chara般飄逸,卻像每天與生活廝磨的動力,源源不絕的透過她那攻撃型的聲線傳送,每一首歌都像往前直奔的跑手,向聽眾直線衝擊過來,聽YUKI你會感到她對生活的熱情,也讓你抖擻精神捱下去。

其實,Chara和YUKI一直都販賣大愛,love saves the world。她們都曾在不同的訪問中說過,自覺一直都以愛做作品的主題,希望聽眾聽到她們的作品會積極地面對生活,愛身邊的人和世界。其實誰不是呢?Mr Children那首365日,聽了百遍也不厭,認真看看,不就是那些老掉牙的用愛造世界?追尋夢想,熱血最強,就是最穩當的方程式。

記憶中最早接觸的所謂「大愛」歌是許冠傑和甄妮的「無敵是愛」。那一年暑假常在家中,沒有安排活動,就是太小又未到中學可以放心讓家長覺得自己可以自行上街的年紀。一起身開電視,除了那些動畫,就是這首「無敵是愛」的音樂影片。暑假的悶熱,百無的聊賴,讓我聽這首歌時完全想像不到怎樣「用愛去戰勝一切」,我只知我悶得發慌,只能在家中虛無渡日。因此我自小對所謂勵志歌毫無好感,那個唱出來的世界和現實相差太遠了。

然而為何我對Chara和YUKI的這種大愛又熱切擁抱呢?大家也一樣虛無地構築一個完全不能達成的烏托邦。當然聽不懂的語言記上一功,日本語的溫婉音節總比大刺刺地講個「愛」字更含蓄優雅,黃子華說用外語講說話會真心點果然沒錯。或者正因為我對這個地方太熟悉,知道一切的可能與不可能,所以對本土的「大愛」文化不屑一顧?

人家日本又很好嗎?我不知道,我也只是一個日本旅人。至少,每次旅行,食物可以吃得安心。人家文化產業發展蓬勃,商品買不完。公共空間每每都有新建築新安排,讓人留連忘返。人家對舊物珍惜,不會除之後快,為發展讓路。人家年青人問題多多,但至少可以選擇自己的政府,可以罵官員,官員會認錯。這種種表面印象的累積,要靠背後多少的體制配合才能達致?人家唱大愛,很好,至少他們對社會真的有希望,錯了可以有渠道改正。在這種語境下,Chara和YUKI可以臉不紅耳不熱的大愛,因為他們真心的相信,他們生活的地方值得他們愛,而這種愛也可以透過社會規範及體制恰當地展現出來。

我也不用提我們的情況了。一班戲子還在唱著找緊機遇的調調。你說大愛吧,也有運動也有名人也有金曲甚麼的,氣勢夠了,搞了這些年,還不如台灣般在法律上贏了一仗。那首「X起雨傘」我到現在也未聽過,不敢聽,怕聽了面紅,怎麼能唱得出來。上面不給你就注定的了,但連唱那班人也都甩頭甩頸,這種自我感覺良好的勵志橋段還能走多遠?樓價上不到車,你不能說「那就不要做樓奴」那自以為瀟洒的說話,就以為同年青人同仇敵氣。他們氣的是沒有希望,已經不上車了,但打工有老海鮮,創業會犯法,連娛樂都一式一樣,根本沒有自我。早幾天看到有人寫「在潮流中找到自我」,開玩笑,現在那有自我,為了逢迎社會只能不斷妥協。我只是叫杯華田,下班車上坐一下,悼念可以自行取捨,都給人罵給人批鬥。你不打工去玩音樂,對不起,你也只是從打工的潮流走向玩音樂的潮流。所有的自我都是騙人的鬼話,想你買件衫買對鞋而矣。然後,你叫我大愛造世界?愛這裏的人?包容?率性而行?追夢為大?

「無敵是愛」的不快經驗,就是那時我知道那種成長的鬱悶,覺得根本沒有甚麼值得高興,還是快快讓我放完暑假回校算了,暑假完全是可有可無的。任你許冠傑著汽球乘著通天巴士巡迴全港,那個藍天白雲也都亮無意義,我只想到:太熱了,不用放我出去。

1 則留言:

匿名 說...

岩岩係今日,我好欣賞既日本歌手出左新歌,又係D叫年青人唔好放棄夢想呀,要努力追求呀咁樣...不過佢又真係由酒吧賣唱到上過武道館,唱夢想似乎好有說服力...不過如果佢係香港,就絕對無咁既機會l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