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19

訓練營



她的公司有很多老海鮮,處高位卻不做份內事。同時亦有很多精甩尾但假到爆全為工作甩身的同年人。她是項目管理人員,工作上正需要聯繫多支小組的不同人等為同一件項目出力,基於項目管理的天性:時間及資源要有效運用,項目管理人員一定要催促及檢測各人進度,而由於各人對工作的不同態度,致使她與其他不事生產的同事頗多磨擦,卻又未至於互相陷害的地步。若果是英明老闆,其實應該檢視工作流程,界定清楚各人權限及工作範圍,訂立賞罰分明標準,在利益當前每人自然會有所警惕。

終於,老闆覺得這些都不重要,而叫人事部找了一間顧問公司,組織了一個「建立團隊精神」的兩日營。老闆認為同事之間因為性格不合致使出現磨擦,只要大家互相了解包容,就能創造理想工作環境。和一班在工作上賴皮而被誤認為只是因性格不合而出現爭拗的同事一起team building,當真比死更難受。

兩日營來到北區一個頗舊的宿營地點,奇怪有同事像中學生去宿營般興奮。事前被告知會有集體活動,第二天更會離營到西貢作戶外活動。除了活動主持人外,來了兩位看上去像教練的人,負責這兩天帶領活動。兩位男士看上去像五十多歲,身型健碩,一身古銅色,一看便知平常多做戶外活動。以為他們會像紀律部隊般嚴肅,開口卻像傳銷班口吻,在每一個活動都不斷「鼓勵」大家要投入開放。

在活動之間,她聽到同事和教練閒談,原來兩人均近退休,沒工作時便會玩遊艇和打高爾夫。你要這種上岸離地人士,去幫我們了解各人性格再而改善工作上那些細微的情緒轉化?她立即想,大家也只是一場買賣,他們根本犯不著「穿上你們的鞋」換位思考,只求兩天無風無浪就可以了。對,換著是她來做,也一樣會這樣做。

第一個環節,眾人用簡單圖畫畫出自己的童年、青年、現在、及對未來的想像,然後親述。她想,又是「成長電影」的套路,但你們的過去未來又關我何事?不過既來之則安之,她倒也樂得輕鬆,就略略用心當做消磨時間。其實大家也是中年人了,這種成長幾部曲都是來來去去三幅被,偶然聽到某某同事所描述的和想像中的不大一樣,也就當花邊閒聊。

來到財務部的M。女性,有兩子,嬌聲嗲氣,平常以不作財務部工作為己任,經常用極勉強的借口推掉工作。M用極簡的火柴人作了幅畫,然後道:「你們估不到,作為一位女性,會用如此簡單的圖畫來說故事吧!其實,我正想用這方法告訴你們,不要用直覺判斷一個人,我就是一個和平常表現出來完全不同的人……」就是這個開場白,她已經沒心情往下聽,自覺自總括出這個兩日營……不,是所有建立團隊精神活動的盲點:大家可以做一場戲,飾演一個別人喜歡的自己。

另一個活動。面前放著一條僅能讓人排成一行踏在上面的木條,一組約六人先踏在上面。主持說,現在你們跟據每人的姓氏英文字母再排列過次序,但只能在木條上進行。

命令下來,所有人都沒有動。大概有人想動,但又不想先出口命令英文字母先排的人要動。過了十多秒吵嚷,她就先出聲,好啦,我的姓在你們中間排最先,我現在先動了。說完就跨過後面的同事來到隊頭,其他人也就跟著做,最終完成活動。

主持人說:「很好!這位女士非常主動的提出建議,讓其他人跟隨,令整件事順暢地進行,只是她這樣做會不會不太給機會其他人參與這件事呢?是不是應該讓全部人一同磋商,得出結論,才體現到真正的團隊精神呢?」

兩日營之前,訓練公司告知,第二天會有戶外活動,叫大家準備好。何謂戶外活動呢?打球可以、行山可以、游水可以、就算是在室外喝可樂也可以。標準不清之下,她唯有作最壞打算,以行山兼野外定向為目的來執拾行裝。

終於所有東西都派上用場。活動就是在一個沒明顯路徑的山頭,每小組分別收集不同定位點的英文字回來。三十度高溫,雜草叢生,以為輕便行裝的同事要抵受烈日及蚊蟲,普通球鞋又沾滿泥濘。怎麼事前的指示那麼模糊呢?若果同事不常運動,中暑或受傷又怎辦呢?

還是財務部的M最搶鏡,吊帶背心上陣毋懼草刺蚊咬,嘴上卻邊行邊叫「哎呀,好痕好熱呀!」相熟男同事都無不寒暄問暖,又扶手又抹汗。利用撤嬌賣萌去達到目的,除非你工作能力極高,我可以當你情緒發泄,否則不可原諒,她這樣想。

兩日營的尾聲,當然是圍爐總結。她按奈不住,指出其實兩天的活動無疑對大家的性格背景有所了解,但仍然無關工作。

其中一位剛由小組主管升上了部門主管的男士說:「我覺得公司內每個人的職責不應界定得太清楚,因為每個人有長處短處,不同的工作應由最適合的人去做。」又是財務部的M說:「對呀!老闆們都那麼忙碌,很難自上而下去跟下屬說明每人的職責。所以我認為應該由我們主動向各人老闆講解我們的職責範圍,好讓老闆們可以安心做更重要的決策。」

其實在辦公室和這班同事爭拗時,她都習慣了聽他們那些似是而非的道理,但這麼富有創意的意見還是頭一趟聽到。她很想講但沒講的一句:「沒問題的,我可以幫你做你份內的事,因為你不擅長嘛,也因為每人的職責都沒界定清楚,要有彈性嘛。那你把你的人工轉給我好了,沒問題的。」

這個「建立團隊精神」訓練營,基本上是把個人性格和工作表現切割。除了總結時她按奈不住提到工作之外,任何活動都只是讓隊友互相了解,從而合作,當中完全沒有個人利益關係,不像在公司每人崗位不同薪酬當然不同。若果主動被解釋為不顧別人感受,急切解決問題被解釋為妄顧客觀環境而倉促上馬,有主意的人被評為應該包容力有不逮的人,其實整個訓練的重點早就寫在牆上:最好的團隊精神就是人人都是蠢才。

想通了,她便釋懷。主持在結尾派了每人一張卡,著大家於每人的卡上寫你對卡主的感受及卡主可以改變的地方。當然,大家也可以想像回到小學生寫紀念冊一樣,雖未至於「萬里長城長又長」,但「對你了解深了,估不到你有另一面」「希望你放開胸懷,讓大家更增進了解合作」等句子仍然滿天飛。她看一看,忍不住冷笑一聲,寫下「工作愉快!」,然後在另一張意見收集表格上寫下「同事反應和訓練結果與預期一樣。」

*********************************************************************************


在訓練營過後,她收到了上司的評價報告,應該是綜合了訓練營導師的評語,再加上今年預定要做的周年評核而來的。上司對她的工作能力予以肯定,而且讚賞她對於推動公司各部門協力所作出的努力。唯獨是一項,上司認為她需要改進的地方是:可以用較溫和的溝通方式,避免情緒化。

當然,往好的方面想,每年的評核你總要找點東西去改進,才能滿足那些評核的意義。刺中她的是,原來上司一直也覺得她情緒化,是不是因為她是女性的關係?其實,情緒化的定義是甚麼呢?如果我覺得你語帶諷刺,我可否說你情緒化?

在一間以營利為目標的公司,能夠有一個如家庭般相見如賓的團隊,不應該是一位領導人的期望。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能力和性格,因此總會有人被人領導或鞭策,這也是為何會有分組和階級的出現。你覺得我情緒化,因為現實中要被人領導或鞭策的人,全部都坐在房中,然後你叫我用理性的方法,去和這些職位比我高人工比我高的人溝通,讓他們能配合交出應有的工作,本身這個想法就是情緒化的表現,對嗎?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