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19

社會實驗



我知道這是一個社會實驗,但我偏不說。

25年來在街上撞也未撞到過的同學,還要是社會工作系的,與我又有何相干呢?由畢業禮穿上牛仔褲行禮那一刻開始,我們註定是活在兩個不同的世界。還記得我那張穿上畢業袍的照片嗎?那個忽忙上路,眼神慌忙覓路逃出會場的神情,根本就是恨不得和這個我待了四年的地方立即劃清界線。

我說為了今天的同學聚舊而心情緊張,因為怕穿得不恰當,因為不想與他們有太遠的距離。我們大家都心知,這個社會,華衣美服就是權力和階級。我見的盡是美人華服,過的是自由自在的達人生活,這就是我所追求的「完美質素」。那個在黑洞中尋求光明的世界,命中註定並非我那杯茶,而我的才華也根本不會在那兒發酵。兩個平行世界,卻為何透過「同學聚舊」而連上呢?

大家都知,25年都沒有聯絡的人,突然連上了,不外乎就是一場較勁。我這種緊張是一種奢侈,因為他們根本可能連緊張也沒有,因為他們的世界就只是覺得,沒問題呀,只是那個人廿多年不見,有點陌生吧。而我呢?複雜得多。穿得太揚眼不行,穿得太平凡不合性格。做社會工作,可以對美有幾執著?眼光可以有多闊?可以穿得幾潮返工?不能人人也是加樽。他們根本不能進入我的世界,而最重要的是我根本不想進入他們的。

美言何其多。「兄弟爬山,各自努力。」「在各個界別發光發熱。」到你有得選擇,你想像我還是像他們?我把圈子的故事稍為放鬆,已經是一幅又一幅引人入勝、增加購買欲的線索。我把到世界各地看騷的花絮略寫成文,已經叫人趨之若鶩、欣羨不已。美其名「有質素的生活」,根本就是「上流社會」。論成就,我有一個紅館騷流芳百世。他們?問題天天都多,也只有問題才會引起關注。社工救到一個得一個只是美麗的傳說,因為真正救得到的都不會有上報。

大家心知肚明,我的名字和「聚舊」根本沒有任何關連。而為何我要答應呢?只是因為我要向他們說,我活得很好。不是普通的好,是很奢侈的好,好過你們很多很多。就算我穿得最簡陋,也比你們穿得最好的漂亮上億萬光年。

寒暄過後,有一個我印象依稀的同學前來。我禮貌地向他微笑,眼光一掃,一件有點寬的淺藍牛津坊恤衫,沒有熨直的,一條直腳的淺藍牛仔褲,一對磨得發白的淺啡色爬山鞋。短頭髮,有點白,架一副金絲眼鏡。他也向我報以微笑,眼神卻有點堅定的說:「你是?」

「我是XXX
XXX?對不起,我忘記了,你是同班的嗎?」

「對喔!」

「呀不好意思,我記性不太好,真的。你在那個機構工作?是青少年還是長者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