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2-12

許美靜

從陳潔儀的翻唱追蹤回「遺憾」的原唱,是許美靜。那個MV是她不斷上樓梯,也不是在尋覓甚麼,卻跟曲中的溫婉無奈很匹配。怎麼以前沒聽過這一首?之後的翻唱都沒有水準。許美靜的版本世故的,沒有失去熱情。人生種種缺失遺憾,也只像日出日落般自然,那麼這些悲傷也不算是甚麼一回事吧。

同是新加坡的方炯鑌把它變成了純結他民歌,然而中庸的聲線是一大缺憾。巫啟賢竟也湊一腳,想用宏大的弦樂去豐富背景,提升感情,卻與曲中強調私密感應的情感唱反調,變成「動力火車化」又或「迪克牛仔化」。

許美靜讓我想起丁蟹。1997年時「大時代」在深夜重播,唱片公司又會懂得把握這個時機,在廣告大賣她的精選專輯,讓她在銷量榜上盤踞了數星期。其實我那時覺得許美靜只不過是唱普通K歌,她大賣是當然的,那些「明知故犯」「傾城」與及和呂方「一樣的月光」鬥老土的「城裏的月光」都是大k特k的,所以也就沒怎麼放在心上。

然而你又怎知道這些歌在往後的某個時候,會突然讓你覺得,這個世界好像有點不同了呢。大家都是「K」底,聽容祖兒就沒有這個感受。許美靜的聲偏厚,很多人都說她的歌是失戀歌,聽了會大哭的。我卻沒有哭,因為許美靜其實並不撕心裂肺,也不是呼天搶地高呼失戀痛苦。她的演繹總是帶有天真、滿有希望,這樣的聲線是沒法裝出來的。又或者因為她唱廣東話的「明知故犯」和「傾城」都是唱不準音,牙牙學語一般就像個小女孩,就算失戀幾慘都好,她都總像會很快雨過天清,很快可以投入塵世種種色相,繼續遊玩。容祖兒不是不好,總是覺得她太計算,原本可以平平淡淡的味道,她卻總想把所有懂得的都放入去。其實容和許的聲底都差不多可說成是「平凡」,但我想就是許的淡薄、豁達、不想去捉緊甚麼的態度把自己區分了開來。

「明知故犯」和「傾城」也很好聽,而「傾城」的黃偉文仍然有那未被「浮跨」所污染的銳氣,一個簡單的分手故事沾上「傾城之戀」的味道,自憐自傷之餘,「紅眼睛幽幽的看著這孤城」,仍然是小女孩的角度,自己就是世界的中心,其他都是佈景,想想雖然可怕,卻幾有氣勢喔。「遺憾」緩步前進,不特別撩動感情,卻隨處都是它的痕跡。過去有多可怕、未來又未知道,但我始終還在你身旁,沒有甚麼可以擔憂,故今往來也是這樣。許美靜全不用力的唱,不給予任何依靠,卻也點明旋律的主題,就是你終究都要自己成長起來,沒有任何人可以幫你。你不要怨天尤人,不要總想著怎樣賺回來,因為這些都是沒有意義的。王菲會把它變成外太空來客,唱完好像和外星人談一場不搭調的戀愛;張惠妹會把它變成酒廊豪氣猜枚歌,咱們乾了明天就是好開始;容祖兒會把它變成痛上加痛苦完再苦的藥,隨了有「苦口良藥」的心理補償就甚麼也沒有。

不過也得承認「都是夜歸人」和「鐵窗」都真係好娘的,要聽許美靜,就只要聽「明知故犯」「傾城」和「遺憾」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