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2-29

劉華市場

早就聽過有人大聲疾呼香港的歌星藝人不要再叫自己是artist,讓人以為香港有那麼多藝術家。藝術家能夠不理市場,反建制,做一些前人未曾有的創作。他們必定感受到藝術必需與生活有一定的割裂,知道藝術是一些抽象的、未可知的、但也可以啟迪人心的、帶領潮流的事物。

你說劉德華是不是藝術家呢?可能他在電影方面著實有貢獻,但是不是電影藝術家就一定可以探討。最近他的演唱會爆紅,一票難求,看報章每天圖文並茂,似乎紅足三十年不是假話。當今天港式演唱會已經做爛市的情況之下,仍有那麼多觀眾去看那其實千篇一律的編排,不可謂不是奇事。

叫我不是味兒的是他的自戀。他可以說,多謝大家給了他二十年的童話!他說,你們不要不愛我喔!他又說,你們試吓不愛我,我一定不放過你們喔!

我明白,做藝人一定要有人支持,但有需要去到這個田地嗎?需要媚俗到此嗎?是不是他退下火線沒有認識便沒有了自我?那即是他不能退下?他不能不上觀眾的電?他的自信需要用這種略帶恐嚇的語調去自我肯定嗎?要取悅觀眾博取他們的關注,這就不多不少扯上供求關係了。市場想要甚麼,我便提供甚麼。劉華在這個層面上,只是一個大娛樂家。

香港人視野也在不知不覺間縮窄了。若有一個藝人不賣觀眾的賬,他們就算幾有料也難退冷落,只因他們不識揍老闆。

其實我也很懷疑劉華是否真的深諳市場之道。在影視店聽了一遍他最新的翻唱大碟,覺得那是對有要求的人的最佳懲罰。是的,既然大家都沒要求,又或根本不想知道甚麼叫要求,那甚麼也可以發生的了,你看林峯不是好例子嗎?

2010-12-07

Fantasma Remaster

Cornelius於一九九七年出版的專輯fantasma出了remaster版本,由砂原良德監修混音,很想很想買,連一張罕有曲目及live dvd,要5800yen,太貴,放棄。雖然以前寫過對涉谷系不太有感覺,但畢竟是陪伴長大兼開耳界的接口,尤其是小山田圭吾這一張總是有點感情。那時初回版是全橙膠盒,兼附耳筒一對,說是能配合聲效云云,正處於名牌慾望期貪慕的可能不是音樂而是那重甸甸的特典擁有慾。

其實小山田的fantasma造的也不是如何石破天驚的事。都是拼貼,採樣,hip-hop加搖滾,東拼西湊炒埋一碟。可能涉谷系也要找一個領軍人物,才能叫做有聲有勢。碰巧小山田一出,發覺大家各自玩的音樂也能在他那裏找到一點影子,於是順水推舟吧了。經過這些年,fantasma還可以出復刻,畢竟並非浪得虛名。是那種準確而有點魔幻的剪接手法?是那種似supercar簡單卻有型的旋律感?是小山田搭bape的潮流感開創了往後日式街牌的風尚?還是最反音樂反編排反類型的叛逆感?

涉谷系一眾傳人來到今天仍然在玩而又有成績的,只有小山田及曾我部惠一吧。Fantasma製造的是一種密封式的遊樂園體驗,你儘管找到那些如過山車式的轟音和童話旋律,表面上是帶大家遊覽緊張刺激的大觀園,然而聽罷卻仍然覺得整個旅程是自閉的,是一種只能在自身暢遊的感受。你看內頁小山田分身搞了幾樣樂器,但在中央的實體仍然是一臉漠然。音質是熱鬧的,情懷卻是冷漠的,這就是fantasma歷久常新的意義。這種反差讓我們每次聽完都有親切感,對呀,世界再大,朋友再多,聲音再熱鬧,最後總是回歸自我的探索。這也就可推論至現在,他玩的音樂愈來愈私密,差不多拿回大自然最基的律動來大作文章了。

這又令我記得林海峯那時特別找小山田獻出一曲「回味」,收在彭羚的《抱著你的日子》。曲和編曲都是fantasma的瘋狂過山車加童話sound,但彭羚的演繹格格不入,林振強的詞又是夾硬把甜美愛情填在不搭調的另類格局上,是一次不合格的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