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8-02

落差

2008年,馬來西亞唱作歌手方炯鑌用〈壞人〉寫下一個故事,女主角與男主角本是一對,可惜中途有第三者介入,讓女方陷入三角戀。面對這選擇題,男主角選擇當起壞人,對女主角狠心提出分手,讓她能撇脫離開尋找新生。

方炯鑌撰寫的愛情故事,一度在網路上掀起歌迷搜尋、討論熱潮,〈壞人〉不但讓阿鑌一年間跑過200場校園及活動演出,其傳唱度更高到蟬聯KTV雙料冠軍長達半年之久。

2010年,周博賢聽過方炯鑌的歌,好人、壞人的雙面刃引來香港詩人為故事創作另一個後記。一首〈罪人〉,譜上另一角色的詞,默默道盡第三者的告解︰

「為非作歹,只因我天真,無法自制,忘掉你已非單身
成了罪人,忘形一吻,害你分割做兩份」

克勤接過歌詞,似對壞人作出呼應,深沉唱出介入的人內心交戰及自責。三角戀愛,哪個能擺脫殘酷命運?

一段愛情,兩個故事;愛人被愛,三人受罪?
李克勤全新廣東大碟第一主打歌〈罪人〉,愛恨交纏無法自拔。


我曾經喜歡過李克勤,是在「夏日之神話」「purple dream」「此情此境」那時,大概是89年,是那盒帶還印著淺藍色philips標誌的時候。這三張專輯記載的是那種剛脫去譚詠麟的華麗,未去到張國榮的前衞,而剛剛走中間路線的輕盈,跳脫,有點不落俗套的主流作品。我強調這一點是因為李克勤來到今天已面目全非,除非你覺得他那自命的是「幽默」而不是港人暗捧的「滑皮」。他卻仍然相信那一套仍有很多人相信的觀點:市場需要甚麼,我便提供甚麼。

你看他的新歌,只能夠顯示他對「市場」認知的落差如此之大。單看歌名,已知不離八九那種大鳴大放式的呼天搶地。那堆文案仍然純真得可怕,以為是給七八十年代的人看。三人戀愛一人退出自命罪人,這種公式可不是新穎,給新派填詞人來個改頭換面的罐頭包裝也就算了(最記得鄧健泓那首《豬骨湯面》的無厘啦肺),連電視劇也要三分鐘一大吵的年代,直腸直肚毫無懸念的排場只讓人感覺時光倒流。音樂不用提了,故作高低起伏明顯又是心虛吧。

若真心做音樂,就不要把我們當傻瓜。昨天看到黎明在音樂會上說自己辦唱片公司是想做好音樂,不想傳媒在訪問時只問八掛。然後衞蘭上來唱「陰天假期」。我不知是不是新歌,但這絕對是最大的反諷。

1 則留言:

匿名 說...

很喜歡看你的樂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