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3-22

讓路

《Time Flies》的啟示是,以後都不用作曲人了,乾脆就由作詞人兼任作曲好了。由「無人之境」開始,無一不是歌詞主導的宣傳攻勢,沒有人會說「無人之境」老土到暈,音樂意境毫無深度,最尾一句「這愛情無人證」收得如斯勉強,把之前所營造的感情(若果有的話)推翻得一乾二淨。Ok,沒打緊,說婚外情和禁戀,都是社會禁忌,又和陳奕迅的邊緣味吻合,大家就一起崇拜。

「陀飛輪」那沒有性格的旋律似在書店聽福音歌,編曲想幫,但那近乎兒嬉的大支野編排偏偏顯得主事人心虛。人人都在說歌詞是「探討人生」,那大概是填詞人和歌手自己的人生,享盡一切榮華富貴之後而來的人生探討,對本來甚麼也沒有也不知如何得到的人來說,是不是只會想起瑪麗皇后的吃蛋糕理論?或者是填詞人的一貫作風:物慾要先放縱,才會在反省時加倍深刻?又或者,這可是給城中稍有名望之士的安全著陸地,稍稍按摩一下那崩緊的神經,覺得思想出神了一回,心靈滋潤了一次,再釋放下一次消費的熱度?

「一絲不掛」完全是作曲讓路給作詞人主導的「橫蠻」之作,故意綿密高低頻仍的安排,讓歌詞不需甚麼意思也立即讓人有盪氣迴腸之感,作曲人全盤放棄感情為先的策略殊為可惜。上次「富士山下」已經開此先例,唯曲式仍算尚有靈性,來到這一次大家都只迷信這個所謂「黃金組合」。

「大人」和「味之素」可被視為製作人濫竽充數之作,新意創意情感深度全部負分。或者這就是大家都說封面是話題的原因,因為實在沒有甚麼可談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