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2-22

專業

這就是香港作為戲子的悲哀。愛人剛走,卻因工作繁重而仍繼續開工,被傳媒捧為專業。為甚麼總是要用如此強大的反差,才能襯托出她的專業?是不是一定要有人死她仍能如常開工才能被尊為專業?難度她平時的態度及造詣未達到專業的範疇?又或者只因她是女子。若果她是他,會否被評為冷血無情?

我們常掛在口邊的專業,在這案例裏得到了一個終極卻無人性的客觀標準。香港人很實際,感情的渲泄只是bonus,在某些人眼中若果用不同的尺也只會落得一個「博人同情」的口實。我們被訓導成為隱藏感情的能手,目的就是不讓別人看穿自己的底。我們不要濫情,但不怕看別人濫情,因為事實上我們怕自己濫情。

可能前一陣子的八十後令管理層迷惑,就是這個因素:他們要的不是金錢,不是可以賣買的標準,而是對本土的愛,對人的愛,對環境的關懷。一直受數字和計算訓練上來的人,難怪如面對洪水猛獸般對待這班滋事份子。

我不是為她被尊為專業而對她有敬意。我是為這社會這樣子尊她為專業而感到悲哀。

3 則留言:

lewis 說...

埋葬感情的宣泄,一切都要體體面面——日本人亦如此,也許更有過之而無不及。

happy prince 說...

「若果她是他,會否被評為冷血無情?」---令我想起肥姐死後,鄭少秋就這樣被批評。

gar~* 說...

正如d細路唔係死左都唔會突然變做品學兼優同孝順仔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