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6-17

活著

陳輝揚最好的都發生在余力機構。那時在信和地庫見到這一張碟,由於我沒有聽收音機的習慣,完全不知賣甚麼藥。那一間舖都沒有了,以前常有一個長髮背心短褲男去買碟,奇怪在他一身香梘味的。我首先是被「奴隸獸」吸引的,因為那編曲不像是香港人做的,竟然肯用心去玩聲,層層疊中不失輕巧。余力姬的演繹像是被人壓縮了的大人聲,又特別不去彷主流K歌聲,有些地方索性玩到底喊出來。然後就是「活著」,全首都是慨嘆無奈人生,然而情感的彊域竟又如此貼近年青的世界,有血有肉五味紛陳。整張碟都是一次成功的示範,如何在主流中抓住風格,出入自如。到了第二張碟,由人山人海出版,已沒有了這種刺鼻的勇闖精神。
活著 - 余力機構

2008-06-04

漆黑將不再面對

賑災的演說和那年的台上演說,吊詭地重疊,訴說的故事也不再一樣。少不更事的參與集會,倒更像同儕間的活動,政治在那時的年紀只是口上說說而矣。老師的悲慟,老實說我們不能明白。黑布帶、寫橫額,是不是出自肺腑已不是重點。年青人對於生死,又怎樣可以有一促而蹴的領悟?家國大事,在學習路上從來沒有指路明燈。一路走來,方才領略事件的嚴重性。一些人自此投入運動,一些人自始開展新生,每個人也可視之為其轉捩點,事件的意義可以自由重塑組合。看看今天這些臉,和那時的臉,有沒有一些不同?
漆黑將不再面對 - 盧冠廷

2008-06-03

妳給我一片天

你看見成龍在台上的呼籲嗎?我看不見,因為我早就練成盲目的功夫。在那個地方看不見他?似乎沒有。他是不是歌星?曾經出過唱片,好像在日本很暢銷,還有李宗盛幫他做監制呢。突然又想到他在李宗盛的演唱會上失言.....成龍做歌星,只有印象的是招聘警察廣告,還是那首起雞皮的明明白白我的心?先不要向我擲雞蛋。試一試這一首。開始的二胡混音已經愁緒萬千,歌曲的細緻舖排,情感的濃度全部都交足貨,溫婉而不濫情。最重要的是,成龍的唱腔都是未見過的溫柔。你不能想像可以和這首歌如此融和的,是一個武夫的聲音,就算曾有過女星的翻唱也不能有如此情懷。那時電視播那一套悶到拆天的倚天屠龍記,就是這首片尾曲。
妳給我一片天 - 成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