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6-04

漆黑將不再面對

賑災的演說和那年的台上演說,吊詭地重疊,訴說的故事也不再一樣。少不更事的參與集會,倒更像同儕間的活動,政治在那時的年紀只是口上說說而矣。老師的悲慟,老實說我們不能明白。黑布帶、寫橫額,是不是出自肺腑已不是重點。年青人對於生死,又怎樣可以有一促而蹴的領悟?家國大事,在學習路上從來沒有指路明燈。一路走來,方才領略事件的嚴重性。一些人自此投入運動,一些人自始開展新生,每個人也可視之為其轉捩點,事件的意義可以自由重塑組合。看看今天這些臉,和那時的臉,有沒有一些不同?
漆黑將不再面對 - 盧冠廷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