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2-21

尊卑

過年時與一位現讀中三的堂妹閒聊,以我有限對校園生活的記憶打開話題,竟發現她的中學生活也相當有趣。她學校曾試過於情人節設立留言板,讓同學發表愛的宣言,而又可以幫男生訂購花支送贈女同學,而整個環節又不是「引蛇出洞」的陰謀。

「今年因為開學那天是情人節,校長沒時間準備,所以就金在早會上挑幾個同學上台送花,然後說那種花的歷史和所代表的意思。」

我又問到校服的問題。「男仔不准gel頭,若果gel頭,就要立即洗頭。頭髮過長,要立即去附近髮型屋剪髮才可回校。」「咁成日keep住長頭髮,咪可以唔上堂?」「係呀,不過要記缺點喎。」又係喎。同台另一位年輕的平輩說,以前試過有個男同學俾先生鬧做咩gel頭,佢話無呀,我個頭油咋!

嘻嘻哈哈的吃完飯,才發現長輩那一台早就收搭好碗筷了。雖然自己不是長輩,不過回想起以前根本沒有長輩會肯用心問一下你的生活,我也就特別喜歡和年輕的平輩談,因為他們最需要的其實是平起平坐地談話。人愈大,就愈不自覺地分尊卑,說起話來也就自視為高人一等,說甚麼也好像「塞錢落你個袋」的衰相。其實他們又怎會不知你在自吹自擂?EQ高,又一年見一次,算把啦。

2008-02-11

高清校長

校長,係咪玩野,做乜同李克勤一般見識?

原來不單止荷里活不思進取,創意枯竭,就連校長都廢事做新歌,乾脆翻玩自家廿五年前的舊作,改用全打真軍樂器現場錄音。和契仔一樣,迷信科技技術,忽視音樂感情,最終落得成為偽中產的恩物。

翻玩畢竟不是真的玩,要玩得有feel玩得有heart,主觀客觀因素都不可缺少。現在校長翻玩,一味sell錢多,編曲一味sell大支野,中樂西樂夾唔夾尚屬其次,最緊要係俾你聽到有幾多人玩緊幾多樣野。來到今天,後生一輩根本就不聽校長,以此為餌也著實娘爆,以為大製作就會令人發思古之幽情?中生一輩聽翻唱,意義何在?不如聽番舊版仲有feel,起碼校長把聲比起依家千篇一律的肉緊唱腔有層次。

「誰可改變」本身味道清淡,「天師執位」才是拍住上的成就經典,但現在編曲怎變也不能惹起新生輩的聯想。大概「夏日寒風」最有潛質玩翻唱,upbeat得來副歌討好,現在的版本rock味又無,潮味又無,外國人唱中國大戲。

估計會愈來愈多這種技術型的作品出現,看似前進,實則倒退,叫新生代的鑑賞能力得不到提升。沒辦法,我們只知有高清,卻從來不問電視台如何配合高清,乜一雞兩味就代表香港進入高清年代架啦?

2008-02-01

「若你喜歡怪人,其實我很美。」

多少人曾為這首歌而感動過?一時間,全世界的「怪」人和cult人和潮人,彷彿從這首歌找到了安身立命之所,原來怪都可以咁有型。

怎樣才算做「怪」呢?你總會碰到一兩位這些朋友,做了和講了一些與普通人的價值觀稍有不同的事情和說話後,就會話:「你唔好理我,我係咁怪。」那麼其他人,包括他自己,就輕易將剛才的言行合理化了。

有沒有人全心喜歡自己被標籤為怪呢?我相信為數不多。能夠如此大聲講自己是怪人,其實都不會怪得去邊。因為講得出來,都不會是真心想接受那種被全世界孤立的境地。說自己怪,都是想有人認同你的怪:就是突然有一天有人看到你那些所謂的怪行時,就像等待多時的加冕一樣:「喂!我都係咁架!原來我地都係咁怪!」

當你每遇到50個人,就遇到1個會這樣說,推而廣之,全香港和你有一樣異行的人為數也不少。那時,你心目中的小眾,又變成了大眾,那還算不算怪呢?

你看曾灶財,他從來不會說自己是怪人,因為在他眼中,他是正常過正常,你們指三道四的才是怪。

大概,以後想要突出一點,在朋友面前,說他們全部都是怪人,會比起說自己怪,更有效一點。

我想品味就是這麼一回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