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2-21

尊卑

過年時與一位現讀中三的堂妹閒聊,以我有限對校園生活的記憶打開話題,竟發現她的中學生活也相當有趣。她學校曾試過於情人節設立留言板,讓同學發表愛的宣言,而又可以幫男生訂購花支送贈女同學,而整個環節又不是「引蛇出洞」的陰謀。

「今年因為開學那天是情人節,校長沒時間準備,所以就金在早會上挑幾個同學上台送花,然後說那種花的歷史和所代表的意思。」

我又問到校服的問題。「男仔不准gel頭,若果gel頭,就要立即洗頭。頭髮過長,要立即去附近髮型屋剪髮才可回校。」「咁成日keep住長頭髮,咪可以唔上堂?」「係呀,不過要記缺點喎。」又係喎。同台另一位年輕的平輩說,以前試過有個男同學俾先生鬧做咩gel頭,佢話無呀,我個頭油咋!

嘻嘻哈哈的吃完飯,才發現長輩那一台早就收搭好碗筷了。雖然自己不是長輩,不過回想起以前根本沒有長輩會肯用心問一下你的生活,我也就特別喜歡和年輕的平輩談,因為他們最需要的其實是平起平坐地談話。人愈大,就愈不自覺地分尊卑,說起話來也就自視為高人一等,說甚麼也好像「塞錢落你個袋」的衰相。其實他們又怎會不知你在自吹自擂?EQ高,又一年見一次,算把啦。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