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4-27

黃大煒

蘇永康曾說過很喜歡黃大煒,也好像唱過他的作品,不過蘇永康本身的聲線較為溫暖,大概不能掌握黃大煒骨子里那種與世隔絕的孤高。雖然新作叫做《Passion》,亦不斷強調是回歸基本的簡單感情抒發,然而黃大煒利害的地方是不論他的作品有幾堂而皇之地熱情、感動、又或是今次最多人贊成的「簡單卻賺人熱淚」,旋律深層的感情仍然是不相信任何關係,對世界充滿未至於悲觀而是冷調的嘲諷。


和廣東流行曲誓要在最短時間令聽眾達至高潮,又或每一句都要有一個故事和感情核心的情況不同,黃大煒的每一句你都不能聽出有何訴求,但重組後卻有著驚人的感染力。就算《為了妳》《Passion》以至《過得好不好》這批延續著《妳把我灌醉》《想愛你》風格的主打作,副歌都不是劇力萬鈞的渲泄,卻是短句層層疊,你想一步到位的方程式,他卻偏要輕燃慢撚,五碗水中火慢煎至一碗水才是苦口良藥。編曲刻意用簡單的配置,令到歌曲傳達的抽離冷感更形強烈,最明顯是《過得好不好》與及最尾的《I love you》,如果《過得好不好》一直沿用其前一cut的煽情編曲當然會博得更多掌聲,但他卻險走偏鋒轉用冷峻的電鼓,把原來懷念舊情人的滿腔柔情轉化為帶著冷嘲熱諷的腔調,整個概念立即來一個大反轉,究竟這個人是否真的想問人過得好不好?還是「睇下你家陣有幾折墮」。


黃大煒最擅長的始終是陰暗面,所以來到刻意有點起承轉合「要有野講」的《地老天荒》便立即跌watt。其實我覺得今次黃大煒的功力未能超越《鍰元素》那種精鍊的感覺,單單一首《想愛你》不論用聲與旋律俱是上乘之作,今次久違三年可能都想要有selling point而套上回歸基本情感及製作的包裝。這次的幾首主打旋律比起他以往的作品顯得有點「急燥」,但當然已經可以砌低所有話黃大煒係唱R & B的六流歌手。

2007-04-23

獅子山下

2007前的獅子山下精神


  • 勤力、走對路、負責任是生活的唯一條件。
  • 「既是同舟,在獅子山下且共濟!」。
  • 偶像是羅文(大陸仔乜都唔識來到香港靠拼勁靠熱誠仲有不死的決心成就一代靚聲歌王),李嘉誠(白手興家又係乜都唔識來到香港靠拼勁靠熱誠仲有不死的決心成就一代地產王國)。
  • 手信是蝦醫(南丫島土產)、蠔油(流浮山特產)、嘉頓餅乾(返鄉下必備)。
  • 尋日黎香港今日就開工無假期商糧訓樓梯底一直係咁捱好在夠生性無不良嗜好家陣叫過得去真係一字一淚。
  • 「阿仔,讀好書,等時大個咪可以坐大班椅,做經理,日日返工簽個名就有人工收。」


    2007的獅子山下精神

  • 勤力、走對路、負責任是生活的其中一些條件(非必要),其他包括學歷、家底、兩文三語、好唔好彩、識咩人、狗唔狗、吹唔吹到水、個樣夠潮/扮潮、係咪可以無料扮有料。
  • 阿仔會同阿爸講:「讀完master都係得萬零蚊人工,你叫我點樣信你果套呀?」
  • 通常只係上流社會講大家要同舟共濟少點埋怨肯轉型便有轉機,下流社會只會向上流社會講你們去死吧。
  • 結構性失業的人,禮貌地被稱呼為「不幸」,潛台詞是「唔抵可憐」。
  • 來港的手信是老翻、老翻、老翻而不是奇華。
  • 大學畢業兩文三語良好可被屈可OT不加薪每天工作十五小時唔包車費飯錢唔放假都無人請真係一字一淚。
  • 「獅子山下?沙田定慈雲山先?」(抄我老細講既,謹此致謝。)


    逆境自強、同舟共濟、努力向上、這就是香港人的獅子山下精神……我們都知道阿媽係女人,不值得講完一次又一次,不值得自傲,再講到天花龍鳳只會叫人感到講者的自我需要別人大量的認同而生成。
  • 2007-04-12

    Roadshow

  • 除了周星馳的星爺和林夕的夕爺外,我不知陳小春也被EO2稱為「春爺」。



  • EO2轉述了一句陳小春的說話:「識我就自然識我啦!」因為他們覺得陳小春封面夠膽死只用一個黑影側面示人。然後陳小春講了一大堆說話來表示他如何站在買唱片的人的立場去看待買唱片這回事。「我自己買唱片會試聽第一首的intro不錯,然後跳去第二首,intro也不錯,再聽其他track的intro,唔,立即買啦!」「人家麥當娜出唱片,樂迷也不會立即去買啦,都要試聽一下好不好聽才會買。」「但又有些人是只要是某人出的唱片便會走去買的,那是不是代表他們如此很支持香港音樂呢?」邏輯和價值判斷先不要說,在這個時勢,「只要是某人出的唱片便會走去買的」總比你裝腔作勢支持音樂但沒人買好吧?那像他這樣子只聽intro而買唱片,是不是他覺得音樂人都只需要做好個intro就ok?但究竟他是支持或反對這種做法?完全不知道。



  • 陳小春只言是陶喆的便一定去買。也先不要談他是否和先前所說的自相矛盾,陶喆的墮落大家有目共睹,陳小春的品味大概只體現在唱片封面而不是音樂品味吧。



  • 陳小春的「識我就自然識我啦!」和薛凱琪不斷的強調弄一個表現真我的音樂會,大概他們(我們)都還是相信表現真我個性是一個賣點吧。既然他們這麼賣力,我們也就不好意思說他們假惺惺,說些甚麼任何真我都是被修飾和選擇性地表現出來,看見你在一個屋企setting的台上唱歌也不會對你有多點認識這些掃興的說話吧。真的從來都沒有人覺得王菲的真我冷酷是一場完美的marketing strategy?
  • 2007-04-11

    愛不完襯衣

    當然當然,我明白改編及翻唱是悠久的傳統,也可以是兩生花的燦爛果實,然而近期黎天王的《愛不完》和古巨基的《愛變了這世界襯衣》確確實實地交待了他們情願交白卷也不能不考試的現實。又或者,根本是大家都乾塘了吧,兩位都是雷仲得的製作,與其繼續交出呵欠連連的新作(衛蘭衛詩真的悶出個鳥來),倒不如找來家傳珍寶來個隔代延續。


    原裝《愛不完》是四平八穩的格局,劉華唱腔也刻意褪去大戲腔,溫馨細膩慢慢滲透。黎天王版本則像是想擷取《我的感覺》那種鬆郁蒙的色調,黎天王則不知是否受編曲的情緒所影響,交出毫無血色與力度的荒涼唱腔,除了音階準確之外甚麼也沒有。杜德偉的《愛變了這世界襯衣》本是精緻佳品,不偏離廣東歌格調之餘另有優雅情韻,古生卻可能太愛原曲兼夾自己料子有限,來個百分百照足原著落筆,卻失去了杜德偉那種帶點俏皮的腔調,編曲含混而失去原曲的清脆利落。


    究竟現在廣東流行曲的對像是甚麼人呢?拿這些不算經典又不算久遠的作品重唱,是想取悅那班伴隨成長的消費者,還是作為花樣少年的音樂教材呢?連衛詩都說翻唱了陳慧嫻的《傻女》,MK濱崎步唱《傻女》?是否會變了fing頭techno迷幻《喪女》?就連長輩也對我說覺得鄭融的《紅綠燈》不錯,泳兒唱功可媲美彭羚,這麼混集的一個市場,如何趕這趟沸水?


    不過講到打冷震,都不及近期草蜢那首《我們》,往自己臉上貼金而毫不臉紅,我不要這種自覺的歷史書寫。

    World's End Girlfriend《Hurtbreak Wonderland》2007


    是不是單純由瘋狂與平靜、天真與邪惡、歡樂與悲傷交替掩埋所營造出來的反差呢?若果是,World’s End Girlfriend極其量只是一個三流的後搖滾單位。那些所謂充滿電影感、暴烈與溫柔猛烈交織的後搖詩篇都只是皮膚外層最易被辨認的特徵,方便大家把WEG對號入座。然而經過了與Mono合作過,一次有關世界大戰深切反省的專輯之後,WEG再不是以往同時夾雜純真與哀愁的電子音樂人了,所有所謂後搖滾、電子拼貼、人聲採樣來到最新的大碟「Hurtbreak Wonderland」都只是其達到目的工具而非其賣點,他要講的是人的矛盾:又或者,如何可以把人矛盾淋漓地表達出來,你們不必合理化這些矛盾,因為絕大部份都帶有攻擊性又或灰暗的質地,最重要的是你如何去面對這種天生的質地。


    那些突然而來的電音碎拍、緊絀急促的過場、來自四面八方的人聲採樣,這次被大大地縮減,又或者,是有機地被融合在七十四分鐘的主旋律內。電聲被放在配角的位置,讓弦樂和鋼琴來表達主題,WEG表達的已不是零碎的情感段落,而是一次實實在在對內的反省與探討。小提琴和鋼琴奏出來的是哀怨低迴的音色,你以為WEG是無奈的嗎?我卻覺得是一種更為深刻的反諷,一種對無助於拯救自身的嘲笑。大起大落的段落仍然舉目皆是,但卻沒有那種突然熱血上湧的亢奮,你會覺得那是多麼自然地被鑲嵌於這首詩篇的適當位置,用來反照我們那個複雜的內部世界。不同於板本龍一的insen那種冷靜的觀照,利用如脈搏般的動能揭示不安,WEG利用近乎煽情的觸感,不枉世界走一回的壯麗,而每每在情緒高漲的一刻,顯映出十面埋伏的不穩。我們不能改變甚麼,那不防碍我們甚至去發掘出陰沉黑暗的美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