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4-11

愛不完襯衣

當然當然,我明白改編及翻唱是悠久的傳統,也可以是兩生花的燦爛果實,然而近期黎天王的《愛不完》和古巨基的《愛變了這世界襯衣》確確實實地交待了他們情願交白卷也不能不考試的現實。又或者,根本是大家都乾塘了吧,兩位都是雷仲得的製作,與其繼續交出呵欠連連的新作(衛蘭衛詩真的悶出個鳥來),倒不如找來家傳珍寶來個隔代延續。


原裝《愛不完》是四平八穩的格局,劉華唱腔也刻意褪去大戲腔,溫馨細膩慢慢滲透。黎天王版本則像是想擷取《我的感覺》那種鬆郁蒙的色調,黎天王則不知是否受編曲的情緒所影響,交出毫無血色與力度的荒涼唱腔,除了音階準確之外甚麼也沒有。杜德偉的《愛變了這世界襯衣》本是精緻佳品,不偏離廣東歌格調之餘另有優雅情韻,古生卻可能太愛原曲兼夾自己料子有限,來個百分百照足原著落筆,卻失去了杜德偉那種帶點俏皮的腔調,編曲含混而失去原曲的清脆利落。


究竟現在廣東流行曲的對像是甚麼人呢?拿這些不算經典又不算久遠的作品重唱,是想取悅那班伴隨成長的消費者,還是作為花樣少年的音樂教材呢?連衛詩都說翻唱了陳慧嫻的《傻女》,MK濱崎步唱《傻女》?是否會變了fing頭techno迷幻《喪女》?就連長輩也對我說覺得鄭融的《紅綠燈》不錯,泳兒唱功可媲美彭羚,這麼混集的一個市場,如何趕這趟沸水?


不過講到打冷震,都不及近期草蜢那首《我們》,往自己臉上貼金而毫不臉紅,我不要這種自覺的歷史書寫。

4 則留言:

小奧 說...

衛詩唱《傻女》,係超級恐怖,雷氏好正囉,應該hit爆場

aulina 說...

原來這首愛不完天光版都傷得你蠻重的...

不喜歡劉德華,杜自持這首例外。除了因為著實入腦入心入型入格外,也因為這首歌狂推熱棒之際,也正是小妹面對重要考試之時。

聽覺敏感類的人溫書時要焚機,區新明天天打這首,每次進考場都要在腦裡啍起才能在腦中尋找那些斷落的數理化公式...

Holf Yuen 說...

當年聽劉華《愛不完》已經覺得都幾好聽,聽完黎明翻唱,再翻聽劉華的版本,哇,實在是太好聽了!!

講開長輩,某日某長輩說「聽到那個張敬軒,唱歌真的不錯,歌名不記得了」,查證後發現那首歌是《預言書》,唱的其實是關智斌...無語。

Domotoiceko 說...

預言書作曲的是張敬軒,填詞的是林若寧,直覺(一廂情願地)覺得是笑忘書的下集,但若由張敬軒演譯番會更好…
kenny演譯無上次再見惠美咁恐怖,但都係張生唱番好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