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8-25

翻唱

前輩歌手教訓後輩經常都說現在不理聲線是否好聽,總之係又唱唔係又唱,唱片係又出唔係又出。怎麼不聽見有人說,唔好係又翻唱唔係又翻唱,莫非樂壇不懂向前看了嗎?還是翻唱一直都是樂壇傳統而不想被貼上反傳統的罪名?


現在看演唱會的歌星都喜歡翻唱一兩首別人的首本名曲,以示致敬又或個人心水品味,當然不會提因為不夠歌而濫竽充數塞時間。翻唱得好當然可以錦上添花,但有時就算你唱得好,也不見得可以放在自己的履歷表上耀武揚威,你看那對「基會難得」孖兄弟唱得好又如何,未見得可以把原曲唱出另一個生命來。唱功之外,選曲也是藝術,以為選一首早被大眾公認為經典的名曲就可以提升身價則未免天真,若選一首冷門的好歌卻沒人識而備受冷落也絕對是個人承責,怎樣恰到好處真的連黃耀明也未必有示範答案。


雖然翻唱之路不好走,但可見將來都會是現世代歌手的隨身裝備,既然大家都是二打六格局,在沒有想到答案之前,就以減少錯誤為方法選歌。


Don’ts
  • 獅子山下 – 絕對是內容大於形式,感情分已蓋過藝術性,除非你出席的是國慶聚餐或長者蛇宴一類活動。


  • 夢中人/我願意 – 我知你偶像係王菲、我又知你覺得呢兩首歌都好好聽,咁你係咪就覺得唱完之後就代表你可以「撚」到首歌入面的音而踏入唱家班行列呢?你係唱得到,但唔代表你唱得出個feel,唔好以為選王菲的歌就好有taste,知唔知呀古生?


  • 明星 - 「好有星味!」「好grand!」「係佢先唱到架咋!」係囉,係張國榮葉德嫻先唱到架咋,唔係你呀小朋友!


  • 三人行 – 適當的人、適當的時間、適當的情懷、適當的閱歷才可能造就此曲的耐聽。若果是三條黃毛小子/一條黃看加兩件蛋散/兩件蛋散加一件餅女/三件餅女就不要以致敬為名獻世。


  • 情人 – 就連林憶蓮及夏韶聲都未能令人括目相看,算了吧,我懷疑Beyond自己也不敢隨便翻唱此曲。


  • 人生可有知己 – 關淑怡自己唔好再唱,阿們!


  • 約定 – 黃耀明變成陰濕版之後,你自信可以將佢變成甚麼?事實上黃耀明的版本也比不上原裝,諷刺的是王菲說不是特別喜歡這首歌。都是那一句,唱得到唔代表你係實力派。
  • 2006-08-23

    王傑

    幾年前在九龍灣會展看陳綺貞的演唱會,她唱起王傑的「忘了你忘了我」,熟悉的旋律響起,突然覺得陳綺貞和我們親近了許多,原來大家都是聽王傑長大的,而王傑那麼多首本名曲偏偏就唱了這首,而不是那些陳舊老套的「誰明浪子心」「幾分傷心幾分痴」。然而,每當和太太談起現在黃子華能否再有一次精準狠辣的楝篤笑,除了相視苦笑之外,腦海即時閃過與講笑話無關的王傑,原來大家都是上了岸就不能再回頭的典型。黃子華當年一無所有,一股腦兒把最痛快亦最血淋淋的辛酸史搬上舞台;王傑呢,背景是特技員,又背負情傷,配合其聲線與消瘦外型,真的是演繹慘情歌的不二之選;然而後來覓到真愛結婚、又賺了個夠兼入了英皇的王傑,那首「心癮」雖然極力尋回往日的聲嘶力竭,與趙學而合唱力圖吸引較年輕的聽眾卻因兩人火花欠奉而失諸交臂,王傑也正式被我們宣佈可以進入歷史博物館以作封存。


    他第一張專輯「故事的角色」就已經定下慘情的基調,往後的所謂變奏都只是傷痛的程度不同而矣,那時同學還開玩笑說王傑的歌唱得最多的是「痛」字,每聽一次都要痛幾十次,唔痛都整到痛(你記得他那首《心痛》最後那句「心~~~~~痛~~~~~」嗎),這就是王傑的能耐。然而,二八年華都談不上的初中歲月,人生閱歷何止有限,簡直是未曾入世,又怎會宣稱明白王傑的心如刀割刻骨銘心的所謂「痛」?喜愛王傑,都只不過是一重感情的代入,急促渴望成長的心靈先於羽翼未豐的體格急切找尋適合的場景,好讓大伙兒可以跳離現實傷春悲秋一番,未戀愛過的、未失戀過的、在王傑的歌聲下可以一夜白髮的速度進行成人禮,迅速經歷那個之前已經充滿想像的「空虛失戀無奈痛苦總之好唔開心」的心理狀態,效果跟旅行團「一張相等於一個世界」一樣顯著。


    此所以我對王傑被外界評為「滄桑、無奈」的代言人亦沒有切身感受,當然除了他本身的經歷和聲線可以沾上一點滄桑的味道之外(家陣失戀定負資產滄桑先),其歌曲都有固定模式:失去愛人,悲天憫人。這又令我想起劉錫名的名曲「是緣是債是場夢」,早前重聽特別留意歌詞,發現原來整首歌都在說自己好慘,卻沒有交待因為甚麼而慘,「是緣是債是場夢」的方便就是可以推卻給任何人為與非人為的因素。王傑的情況好一點,至少你知道他是情傷,而然他又經常責怪自己,因為自己是浪子,不知為何不能與妳一起,可能要搵食或是為理想或是本性使然,所以傷了妳的心實在不好意思,我自己都不想的。這也就申引至一個男性投射幻想的溫床:浪子是做甚麼壞事都會有女子為你生為你死而不怨一句的,說聲對不起可以抵銷任何因自己性格缺憾而造成的傷害,更何況在浪子心中女性永遠是被景仰和被迷戀的,所以這就是王傑男女通殺的秘方。


    大概歌詞不是王傑最突出的部份,而是其音樂部份總是帶著一份落寞寂然的態度。那一種慘情卻不是像他的歌詞那樣慘絕人寰,而是剛剛擺脫舊派台式歌曲的框架,轉向平和有緻,情感趨於內歛的悲情世界觀,「忘了你忘了我」(港版是「不可能」)和我認為是王傑最出色的作品「生和死」(收錄於《故事的角色》大碟),均是這種隱隱透出無奈的格局。後來他的主打歌像「誰明浪子心」、「一生心痛」、「人在風雨中」等只顧配合其形象而打造,投機味濃而忽略初出道時的靈氣,曲式和歌詞煽情而毫無深度,只有向傷口灑鹽的痛快淋漓代入感,消費過後卻失去令人回味的餘韻。


    前幾年王傑轉投英皇推出的雙碟專輯,重唱其首本名曲,看著封面西裝筆挺的他,早就不是我們心中最原始的聲音。大概王傑走這條路,其最完美的形象注定是要活在我們的回憶當中,試問我輩又有誰可以連綿慘情十多二十年,而我們又會無情地要求王傑陪伴我們一同慘情那麼長的時間?

    2006-08-18

    衣著

    上班衣著指引


    職員上班的衣著,反映機構的辦公室文化。職員在選擇上班服飾時,請留意以下指引,以保持機構專業形象。

    • 上班服飾應以整齊、清潔及切合工作環境需要而作出選擇。

    • 職員可選擇具個人風格的服飾,仍需以大方及符合專業形象為基礎。
    正規套裝
    男:恤衫、西裝、結領帶
    女:配套/不配套衣褲/裙套裝
    適合場合:出席隆重會議及活動、接待重要訪客、接受採訪


    辦公室服飾
    男:恤衫、西褲 (除下西裝外套/領帶)
    女:不配套衣褲/裙(毋須穿外套)
    上班, 包括出席一般會議及活動、接待訪客等


    工作便服
    男:便服外套、西褲,配有領T恤
    女:便服外套、衣褲/裙
    協助戶外活動的籌備/物流工作


    便服日服飾
    有領或圓領T恤、牛仔褲、運動套裝、波鞋
    星期五便服日、星期六輪班工作、如須擔當戶外活動籌備/物流工作、辦工室清潔、雜務或處理倉務。



    • 一般出席娛樂活動、到海灘、在家休息所穿著的衣服、沒有加外套的背心/吊帶上衣、迷你裝等服飾,並不符合「便服」的要求。印有可能冒犯別人的口號、字句、圖案的衣物亦不可接受,以免影響形象。



    • 各業務總監負責執行以上指引,如員工持續不接受勸喻,將接獲口頭或書面警告,並作存檔。

    So What the FUCK is the IMAGE of our agency?



    2006-08-11

    反叛

    轉載自2006年8月11日明報教育版A14



    狀元﹕榮譽歸補習社 不滿母校阻考10科 劃清界線



    「…應屆會考10A生余思遠說﹕「我寧願將榮譽歸給補習社,也不歸給母校。」在學校讀書5年的他,拒絕回母校拍照,卻答應為曾付錢補習9科的補習社賣廣告,新學年更轉投港島名校。眾人怪他忘本,余思遠卻淡然面對,覺得有數不盡的理由與母校斷絕關係。


    「我中四時告訴老師要考10科,他們不支持,認為十分冒險,亦擔心貿貿然考10科會影響及格率。」他卻認為「如果我平日常常不讀書,老師有這想法也無可厚非,但他們了解我的能力」。他說,考10科需要很多支持,但老師的回應打擊信心,同學亦笑他癡心妄想、不自量力。……他覺得,上課時教師按既定進度教書,反覆強調重點,他寧願自備筆記。10A目標達到,余思遠最感謝是父母自小培育他不怕苦的性格。


    ……中五學期中段,校內老師預計學生會考成績。老師第一次評余思遠4A4B,他憤然撕碎那「成績表」,覺得「老師是小看我﹗第二次再收到2A6B成績,感覺已麻木」。語調肯定、態度謙和的余思遠說到這?難掩激動。被問及是否擔心言論會引起母校師生的不滿,他率直地說﹕「我將會離開,我亦不介意他們如何看我。」


    真令人興奮,竟然有學生肯這樣與母校對著幹,質疑老師的教育熱誠與能力,而且他的推論也沒有不妥,難道教育不是應該鼓勵各人應盡量發揮潛質嗎?學校從來都是反向思維的—你不是去想你想做甚麼,而是要知道你不可以做甚麼。同學的冷嘲熱設也就算了,中國人一直有著「憎人富貴」的心態,見你「扮勁要考10A」還不冷水照淋,實情則是「平庸主義」,最好就是沒人特別叻也特別差,這樣老師同學也就相安無事。若果校有這樣一位那麼早便立定志向而又有實踐能力的學生,就算學校沒有資源拔尖,也不用削尖吧,難道老師怕同學將會經常煩他而出言相阻?講些鼓勵說話不用成本吧,現在的學生也不指望全由校內老師的提點而考到10A啦。


    醒目的人自然會有能力出頭,就算你說是市儈也好,教育變質也好,面對著這樣一個制度,補習社的出現是必現的,而且那麼受歡迎必然是著學校體制缺漏而下藥。教育界不好好反思,反而一直說補習社像開演唱會呀、反去教育及思考的機會呀,甚至連地方違反消防條例都說上了,那些補習天王也一樣人氣爆登。個人經驗是會考根本就是策略和技巧的配合,就算你飽覽群書滿肚墨水,不懂箇中的技考都是徒然。很簡單,做選擇題時遇到不懂的就先做下一題,這完全就是時間管理技巧,就算決定選那一個答案都牽涉幾個方法:斷估、刪除不可能的、選最有可能的、或者隨機,可以完全和你的知識資本無關。所以,去補習並不是甚麼大問題,有怎樣的制度就有怎樣的商機,當年我也是靠補習才能僥幸過關!最記得後來有記者做有關題材時說,考試局發現英文作文有一些字句很多人用,例如用作結尾一段的開頭必然是「In a nutshell」,這些當然是補習社的功勞,試問中一至中五的英文課本又那有機會看到這些「另類」英文?


    還有請各高官名人以後不要再來「會考不等於一切」這一套,我們這些過來人深深明白「會考就是一切」才是硬道理,若果不是一切又做乜整個會考出黎,貪好玩咩?

    2006-08-09

    DJ Shadow Live in Hong Kong

    580元一張票看DJ Shadow抵唔抵?抵到爛。


  • 正當天文台飽受明箭暗之時,原來風球也影響到演出器材滯留新加坡,令原訂於四號的演出延至八號。四號晚到西港城,保安人員告知因器材問題,表演改為在舉行after live Party的場地演出,到了現場才知道是主辦單位正與表演者商討延期表演,現場登記聯絡方法再予以通知。門口姐姐話,有票可進場,卻未知今晚會不會有表演,可以入場等宣佈。雖然入了場可以聽到應該是DJ Tommy那極富創意的表演,不過我有幾個疑點:為何不乾脆在西港城放個counter做登記兼解釋目前情況?為何一定要去到另一場地才能登記,登記完又唔話人知是延期定係另有打算?像我這種不是派對動物的人未必會對after live party照單全收,如果能確第一時間確定改期便可以安心回家等消息。網上有人說體諒一下搞手,錢也沒多賺卻要多貼一場租錢,but who cares?公關一課。


  • 580元看一場live雖不是令人卻步,卻並非人人立即科水叫抵睇。我預左現場有tee賣有酒嗌當然全部收錢,但那張信用咭入場券都要回收,小家子。公關二課。


  • 從DVD中已知道DJ Shadow的表演是一個真正的performance,而不是去rave去party,所以現在的定位在我這種井底之蛙(相對當然是蒲精潮人)來說是蠻尷尬的。你需要用心去感受一個表演,但現場所見很多人都不是來看表演,而是煲煙煲草隊酒吹水一聽到大聲便郁身郁勢,背心馬拉雞不斷聽電話去廁所四圍望見人拍手大叫隨即跟隊拍手大叫然後繼續聽電話四圍望去廁所,仲要係來來去去都係果幾位去廁所。在一個應該是看表演的場合,卻有著不同期望的觀眾,這個盛況與七一大遊行其實很相似,大家各自表述也沒有問題,不過第二日我頭痛了一天,是繼上年的DJ Krush Live之後另一劑吸二手煙上腦後遺症(而我只不過是去聽音樂)。那班明星是否來聽音樂都不是太重要啦,反而我想平時大談如何熱愛hip hop熱愛音樂的那班達人都去了那里?大概要拍戲開工沒時間但很想來吧。clubbing與concert的迷思。


  • DJ Shadow的新碟取名outsider,是因為他視自己對音樂永遠是一名門外漢,那種抽離正好讓他能更百川匯海地融合及體現不同的音樂種類。誠然如sunny所說,不太喜歡以歌曲為主的新大碟,但原來Shadow經歷過太太懷胎問題和撞車差點喪命,令他覺得要做回自己喜歡的東西,所以他決定放棄再多造一張hip hop經典,轉而探討其龐雜的音樂影響。若果不是這次演出,我也不會這樣找資料看,原來他的轉型背後有著這樣的意義,當然有幾多人認真看待又是另一回事,用wisenews找dj shadow得出來的新聞全部都是周迅與男友一同睇騷。


    580元所得,真係頂得住學校的通識課。
  • 2006-08-07

    野台開唱

    從台北回來,看到有關野台開唱搞手因為傳媒甚少報道,反而娛樂版只有孫燕姿和周傳雄演唱會的消息而痛心疾首,為文力斥台灣傳媒的不是。心想都是多此一舉了吧,若果沒有傳媒的所謂「墮落」,又如何顯得你搞的野台開唱是濁流中的清泉呢?搞另類音樂祭,本身就不是為主流服務,獨自享受另類的優越感,而現在三天的野台開唱已有超過三萬人次入場也算是有所交待,何不就由主流媒體繼續忽視好了,那三萬人次不就是明年再來一次的絕佳籌碼?


    更何況,主流與另類互相交雜才是最吸引的地方,聽外國音樂的也可能會被孫燕姿單純的演繹而感動。早前看過孫燕姿在香港的演唱會影碟,四平八穩的編排卻蓋不了孫流暢的演出,這次適逢她在台北的巨蛋場館作為巡迴演唱的終站,於是購票入場,順道看看巨蛋。其實和日本的巨蛋當然相差得遠,最多也只是坐萬多人,不過流麗的外觀倒也拉回不少分數。孫的演繹固然是重點,在投射螢幕上竟然有歌詞,令人對歌曲更加投入,發覺孫的作品雖然都是情情愛愛又或積極熱愛生活,卻勝在真摯直接,不是轉彎?角鬥刁轉要生要死博同情,而且旋律亦是雅俗共賞,溫婉雅緻,沒有那些大洒狗血的副歌及只顧晒歌喉的高低音過山車段落,真係唔該李克勤古巨基執生啦。孫燕姿也坦白,說聽到不少人叫自己要變得另類及多元一點,但其實自己並非很另類的人,然後立刻唱了陳奕迅的「你的背包」和張學友的「分手總要在雨天」,真的和陳綺貞當年在九展開騷時突然唱出王傑的「忘了你忘了我」有著那一種感同身受的成長品味共鳴。蔡依琳的出場毫無驚喜,台北漫天的蔡天后教人吃不消,蔡健雅那首「beautiful life」十足Do As Infinity那些大支野的空泛曲式,卻深受現場觀眾喜愛,就正如當陳奕迅唱「傷信」和「天下無雙」時永遠有最多掌聲一樣令人惋惜。


    三天的野台開唱,我只衝著日本的advantage lucy而購了第三天的單日票,在此也感謝台灣朋友ken(其實我也有一件Joy Division的汗衣!)的招待,帶我們遊了一圈表演場地兒童育樂中心,也介紹了1976這隊本土的搖滾樂隊。我不算是advantage lucy的忠實粉絲,不過他們的現場演出比起唱片更嘈更放,結他的節奏及聲量像是要突圍而出似的,令整個場面熱鬧得不可收拾。Advantage lucy表面是開心愉快的結他爽勁流行曲,其內核卻是無人能逃避的青春寂寞,其中慢板的歌曲亦愈見這種低迴的氛圍,大概這就是他們在日本國外一直有死忠粉絲支持的原因。在台灣看音樂祭,可能因為場地開揚的關係,幾個舞台也方便分眾,反而少了在香港看西樂演唱會的那種人為造作,在現場看lucy的觀眾全部都全心貫注台上的表演,很少和同伴交頭接耳煲煙隊酒行來行去東張西望廁所位,觀乎場內的樂迷都沒有see and be seen的自覺。

    沖壺潽洱話當年

    轉自pepepetererer

    前晚路過中環「九龍醬園」對面一家小小食肆正播放著一首在當年剛推出已覺得是老歌的「流行曲」:《悟》


    曲:黃文偉 詞:鮑觀海 唱:黃敏華


    「燦爛動人往事就似輕風與浮雲,無奈頓消散去頓消散捉不到輕塵,如烈日耀遍天又似虹光再現,光陰遠去留不了半天;懷往日奉迎笑面卻似聲音了無痕,無奈頓消散去頓消散得不到殷勤,如落日媚百千又似晨光吐艷,光陰遠去亦去;從今放棄終要逝去的光采,何必理會那繁華的不定,讓我舊夢共那浮光消失去,聽不到冷語或稱讚無掛慮;雄心壯志不須理會逆境多少,人間有路向任我闖天地,盡我薄力願我能不計際遇,歡欣得回我方向。」


    小時候對電視劇主題曲和流行曲有很偏執的分類,而這首歌無論起承轉合編曲唱法都無可避免被我歸類為「電視歌」,甚至以為是柳映紅主唱;多得互聯網,廿年後今日差不多人到中年終於找到歌曲背景也體會到當中的意境-就是很老套的那句,體內猶如「打翻了的五味架,滿是甜酸苦辣百般的滋味。」 再由毛孔的收縮來感應。事實證明勵志的老套歌是長青的。何必理會那繁華的不定。嗯,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