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8-11

反叛

轉載自2006年8月11日明報教育版A14



狀元﹕榮譽歸補習社 不滿母校阻考10科 劃清界線



「…應屆會考10A生余思遠說﹕「我寧願將榮譽歸給補習社,也不歸給母校。」在學校讀書5年的他,拒絕回母校拍照,卻答應為曾付錢補習9科的補習社賣廣告,新學年更轉投港島名校。眾人怪他忘本,余思遠卻淡然面對,覺得有數不盡的理由與母校斷絕關係。


「我中四時告訴老師要考10科,他們不支持,認為十分冒險,亦擔心貿貿然考10科會影響及格率。」他卻認為「如果我平日常常不讀書,老師有這想法也無可厚非,但他們了解我的能力」。他說,考10科需要很多支持,但老師的回應打擊信心,同學亦笑他癡心妄想、不自量力。……他覺得,上課時教師按既定進度教書,反覆強調重點,他寧願自備筆記。10A目標達到,余思遠最感謝是父母自小培育他不怕苦的性格。


……中五學期中段,校內老師預計學生會考成績。老師第一次評余思遠4A4B,他憤然撕碎那「成績表」,覺得「老師是小看我﹗第二次再收到2A6B成績,感覺已麻木」。語調肯定、態度謙和的余思遠說到這?難掩激動。被問及是否擔心言論會引起母校師生的不滿,他率直地說﹕「我將會離開,我亦不介意他們如何看我。」


真令人興奮,竟然有學生肯這樣與母校對著幹,質疑老師的教育熱誠與能力,而且他的推論也沒有不妥,難道教育不是應該鼓勵各人應盡量發揮潛質嗎?學校從來都是反向思維的—你不是去想你想做甚麼,而是要知道你不可以做甚麼。同學的冷嘲熱設也就算了,中國人一直有著「憎人富貴」的心態,見你「扮勁要考10A」還不冷水照淋,實情則是「平庸主義」,最好就是沒人特別叻也特別差,這樣老師同學也就相安無事。若果校有這樣一位那麼早便立定志向而又有實踐能力的學生,就算學校沒有資源拔尖,也不用削尖吧,難道老師怕同學將會經常煩他而出言相阻?講些鼓勵說話不用成本吧,現在的學生也不指望全由校內老師的提點而考到10A啦。


醒目的人自然會有能力出頭,就算你說是市儈也好,教育變質也好,面對著這樣一個制度,補習社的出現是必現的,而且那麼受歡迎必然是著學校體制缺漏而下藥。教育界不好好反思,反而一直說補習社像開演唱會呀、反去教育及思考的機會呀,甚至連地方違反消防條例都說上了,那些補習天王也一樣人氣爆登。個人經驗是會考根本就是策略和技巧的配合,就算你飽覽群書滿肚墨水,不懂箇中的技考都是徒然。很簡單,做選擇題時遇到不懂的就先做下一題,這完全就是時間管理技巧,就算決定選那一個答案都牽涉幾個方法:斷估、刪除不可能的、選最有可能的、或者隨機,可以完全和你的知識資本無關。所以,去補習並不是甚麼大問題,有怎樣的制度就有怎樣的商機,當年我也是靠補習才能僥幸過關!最記得後來有記者做有關題材時說,考試局發現英文作文有一些字句很多人用,例如用作結尾一段的開頭必然是「In a nutshell」,這些當然是補習社的功勞,試問中一至中五的英文課本又那有機會看到這些「另類」英文?


還有請各高官名人以後不要再來「會考不等於一切」這一套,我們這些過來人深深明白「會考就是一切」才是硬道理,若果不是一切又做乜整個會考出黎,貪好玩咩?

2 則留言:

Happy Prince 說...

豈有此理,講了我所講的問題!

我讀書時無錢去補習,就學唔到呢?另類英文啦。

Aulina Chan 說...

我讀書時成班都話學校老師唔掂,個個出去補(那時好像還未太星級),我是全級唯一一個一科也沒有補的。結果跟我想像相差不遠:英文A,其他全部沒有肥,有些bbc就是了。

不可以說是誰跟誰的功勞,根本考試就是七分努力三分運氣。今天拿了10A不就代表以後怎樣。今天幾分沒有也不代表以後生活不好。那考來幹什麼?資源不足總得找個方法來分配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