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2-22

迷惑

聽著譚詠麟唱著「凌晨一吻」,實在太多回憶上湧。那個漂浮海上的夢幻舞台,那張碟里爛透的「卡拉永遠ok」,那個大家還會去搶購新黑膠的年代,還有那個不是譚死就是張亡的革命。你知不知道後來他們兩人合唱,還要是唱校長那首烺爆的「霧之戀」是完全粉碎了年幼時的想像嗎?兩個九唔搭八的怎能走在一起?無幸福架……


還記得曾提過有同學買了兩張「迷惑」嗎?「一張聽,一張儲」多麼神聖的一回事,差點沒放在神主位供奉。「迷惑」是校長一個永遠沒法超越的高峰,連消帶打「擁抱」和「愛念」三連發新音樂姿態登場。打死我也不信現在有人可以編得出「不見不散」這種有點ambient feel又難以歸類的奇曲(周啟生編)。還記得盧東尼嗎?八十年代寶記幾乎所有主打歌都是他編的,又可以來一首「偏愛」,把本身已不落俗套的旋律再深層提升,隱約電聲在主旋律的底部流轉,時空立時被拉開,各種配器都不急不燥,慢慢隨著旋律輕燃慢撚。校長現在可以再來一首「愛的逃兵」嗎?可以再來一首「再續無盡愛」嗎?當然不是李克勤「一生想你」那種次貨。「凌晨一吻」和「愛的逃兵」大概就是那種正襟危坐,結構嚴謹的廣東歌格局,上一代K歌盛載的都是穩陣的世界觀,情感由主歌慢慢累積,到副歌卻不用爆炸,而是理所當然的操控自如,跟現時慢歌的咄咄迫人和輕浮不能比較。


「擁抱」我只記得有「變奏」和「八十歲後」,但已足以蓋過整張碟的成績,好像還有一首劉以達作的「水中花」,不過爾爾。校長擺明是因為達明的石頭記受歡迎,所以叫劉以達整番首差唔多mood的黎玩下,現買現賣當真可愛。「八十歲後」忘記了是不是日本人編曲,但當中細密的電音擺位和中板節奏走勢卻完全是東洋貨色,還有林夕早就把玩戲如人生的歌詞。「愛念」由citybeat主理,主打曲「愛念」固然是溫潤細膩,同由citybeat作曲的「魔鬼之女」當真一時無兩,搖滾打底卻能走出搖滾的死胡同,旋律走勢竟然估佢唔到,當然現在在副歌大唱「魔鬼之女,她吻我身軀!」會不會由明光社或影視處的投訴埋尾也在加分因素之列。「愛你兩個人」其實也不是怎樣特別,卻有那種久違的盪氣迴腸,好像那種散落在不同地方的碎片終於拼合的可貴,令你突然用新的角度勘探久已入肉的味道。


雖然我知校長在「迷惑」之前真的有很多「膾炙人口」的經典,但我全不上心,反而只記得歡樂今宵把「無邊的思憶」變做「無邊的思eight」:「人像無辦法思eight點停住,令思eight不竭,只知當初不應吃栗子。」還有「暴風女神」變成「兜風女神」:「活著只喜歡yark飯,食飯唔食送!」看見現在roadshow放著校長那首新曲,一板一眼全在意料之內,都是回不去了,昨日的那些靈采,就靠那些盧海鵬扮校長的金曲向校長作個卑微的致敬。

3 則留言:

Henry Cho (孝順仔) 說...

http://robokon1234567.hp.infoseek.co.jp/5080_AlanTam_3.htm

1988 飛利浦 8360871擁抱
●午夜皇后>陳少琪詞
●變奏>譚詠麟曲>雨言詞
●千金一刻>黃家駒曲>黃家強詞
●同根生>譚詠麟曲>黃真詞>無線電視劇<鬥氣一族>主題曲
●領航燈>劉以達曲>張國祖詞
●水中花>簡寧曲>簡寧詞
●都市獵人>譚詠麟曲>陳少琪詞
●從後趕上>梓人曲>向雪懷詞
●擁抱>簡寧詞
●80歲後>林夕詞

"領航燈" 先係劉以達作曲

PK_ 說...

> 劉以達作的「水中花」
arranged, not composed, by tat lau

> 「愛念」由citybeat主理
john laudon wrote 2 songs only. nothing abt citybeat.

> 同由citybeat作曲的「魔鬼之女」
魔鬼之女 is a cover version of an eng tune. arranged by donald ashley

> 「愛你兩個人」其實也不是怎樣特別,卻有那種久違
> 的盪氣迴腸
yah, tks to the composition by the japanese 因幡晃, who also writes 遲來的春天

dosss 說...

沒有做足資料搜集的後果....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