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4-07

孩子(電)氣多媒體音樂會 4.4.2005

Image hosted by Photobucket.com
自己雖未至於對近年開始風行的laptop electronic音樂風潮趨之若鶩,但在一片以致敬和懷舊為名但以重覆及懶惰為實的風氣之下(歐美不斷有樂隊翻造六七十年代音樂類型而走紅,香港的音樂市場委縮導至精選碟出完又出卻出奇地賣過滿堂紅,千篇一律行屍走肉的商業歌曲就更不用說),這股電玩風氣著實有其積極開拓的意義。
這次阿麥書房主辦的音樂會所請的幾位電氣音樂家都頗具名氣,其中KAZUMASA HASHIMOTO更曾與教父板本龍一合作。不過我個人對音樂會的名字有些微言,以孩子氣為包裝,著實文不對題,其實他們的音樂十分不小孩子,童稚的聲音只是型式,當中的意境卻是成人得可以,那種感情的細密、對生活的敏感現在卻簡化成所謂kidult風潮下的型人產物。其實是否有kidult這群人我仍十分懷疑,比起那些「隱蔽青年」、「雙失青年」的名稱來得更不實在,陰謀論地想像,又是資本主義惹的禍,只要貼上kidult的標籤一定不愁潮人追捧,商人袋袋平安。嘩!kidult喎!型喎!潮喎!多多錢都要俾啦!kidult簡言之是富有的年輕人罷了,沒有所謂甚麼文化不文化的。不過這只是個人牢騷,我明白主辦單位也要有銷售策略的。
出乎意料地,觀眾人數少得可以,這可能和主辦單位說過籌備太倉促有關吧。打頭陣的The Marshmallow Kisses加多了一位色士風手,玩了一首讀詩的序曲,一首bossa nova甜美曲子,最後又來一首讀詩結尾曲。雖然我認為他們玩得不賴,不過香港沒有玩bossa nova加pop song,要令自己相信是因為新鮮感才不致角入盲目追捧獨立音樂的圈套。接著上場的是lullatone,一身法式便服打扮相當醒神,他的演奏令我想起Cornelius在Point中那些滴水的聲韻和人體聲音的躍動,不過lullatone未至於有小山田圭吾對人體律動的深度探討,他仍然在鑽研各種兒童樂器聲音的配合的層面上,雖然頗清新但卻未能令人留下深刻印象。跟著出場的sora就全程只坐在laptop面前,手按滑鼠「演奏」,令我懷疑他否在播mp3而暗地在上網。Sora的音樂比起lullatone較多變化,是比較屬於城市的聲音,各種特殊音效的交錯擬就出一個憂郁的氛圍,卻似乎欠缺了一個主導的感情思想,現在的感覺只是在外圍兜圈子,未能切中情感主題,就算那些人仔不斷跳樓的錄像也無補於事。
最後的KAZUMASA HASHIMOTO可算是全晚的焦點,玩奏電子琴除了提供一重視覺滿足之外,其溫婉的琴音才是真正體現這類睡房電子音樂的精髓,就像置身一片酒滿溫暖陽光的草地,又或是安躺在柔軟的睡床之上,傾聽著萬物的流轉。此君明顯專注營造音樂的優美律動之上,實驗前瞻性暫放一旁,和另一名家高木正勝不相上下。
我得承認,看過音樂會之後,我還是發現這類音樂,還是回家聽唱片來得化算,因為現場氣氛對於這一類音樂起不著相輔相承的作用,除非那些多媒體裝置著實搶眼,又或者多一些裝置的變化,使音樂得出另一個生命來。不過我還是相當期待World’s End Girlfriend再度來港表演,現場感受他那種受post rock深深感染的樂風,一定和唱片有很大分別,雖然我也知有很大部份的音樂均是預先preload在那部電腦內的。

3 則留言:

店員 a 說...

喂, 謝謝你的支持. 老實說, 我們不得不承認這次籌辦得很倉促...下次再辦這類型音樂會, 必定要更好好規劃. 畢竟, 這與在港擁有不少粉絲的獨立音樂/local band/外地 band 圈子是很不同的...

(p.s. 演出後一晚大家到中環 aha bar 用電腦 jam 野, 我近距離望到 sora 表演, 他沒有在玩接龍或上網呀~!! 真是 live 用 software 把 wave on-beat 地砌來砌去的!! =p )

aimer 說...

原來你當晚都有去睇.
我同朋友睇睇下就訓左.....

re 店員a:
現場用software玩唔難,用Reason,FL等已經可以.
不過只用mouse就好似冇咩誠意.
P.A.效果麻麻,經常爆音.

aniDa =^.^= 說...

已經過很久了...找回這篇文章, 很想給你們兩位看一下...雖然各人有各人對音樂欣賞的觀點吧...我只想問, 我們都有用心去聽音樂嗎? 還是用腦去聽? 自己懂得做音樂的樂趣的同時, 也很容易跌入井底的陷阱...
-----------------------------------
澳門日報

最後更新:07/02/2005 02:27:28

laptop現場的限制

近日跟網友聊天談起四月在牛房舉行的“孩子氣音樂會”,有人喜歡有人失望,從中也暴露出laptop現場演出時表演者與觀?之間所遇到的普遍問題——缺乏互動性。



由於樂器的限制,利用laptop作為樂器的音樂人在現場演出時,很難產生諸如搖滾與爵士樂演出般的現場張力,因此為了減低laptop現場演出的疏離感,有些表演者會刻意加入肢體表演動作,即臺風(當然也有演出者選擇以靜制動,例如當?演出的Sora,有人懷疑他是不是只是在臺上放MP3,其實他演出時必須熟練運用電腦軟體才能將各種聲音組合精確呈現);



有些演出者選擇多媒體呈現(例如當?三位演出者除了音樂再加上影像),甚至有藝術家利用laptop同時控制現場聲音、影像甚至燈光與舞臺裝置;也有演出者在現場演出時使用原音樂器與laptop結合,或者加上唱歌,從而增加音樂的有機性(例如當?lullatone演出時加上玩具打擊樂器);



甚至有些laptop樂手在現場演出時會找其他樂手以full band形式演出等……不過所有這些表演元素又必須跟音樂本身的屬性風格有?密切關係,以這次音樂會的演出者來說,音樂偏向節奏較輕,?重層次與旋律的聆聽性電音,音樂相對紓緩簡約,相較於去年數位牛房邀請的Four Tet或者World's End Girlfriend,音樂無疑顯得“安靜”許多,假如觀?有?不一樣的預期入場,自然難免失望而回。



這又牽涉到主辦單位在音樂會前是否給予足夠資訊讓觀?判斷;在場地/音響安排上又能不能盡量跟演出內容配合等。



回過頭來,建議觀?日後面對laptop演出時可以調整一下心態,跳脫一般看搖滾、爵士或電子舞曲演出時習慣把演出者作為目光焦點,純粹的laptop聲音演出其實沒甚麼可“觀”之處,不妨把焦點從“視覺”回歸“聽覺”,laptop演出跟傳統音樂形態的演出實存在不同的美學觀念,套用近年來從搖滾轉向電子音樂創作的臺灣音樂人林強所說的:“我們只是用不同的媒材來表現屬於laptop音樂的美感,我們應該要回歸到音樂本身,這是觀念的問題”(見誠品好讀六月號第77頁,該期特別企劃laptop music專題,?得一讀)。



隨?今年Fennesz、還有Caribou(現場演出除了laptop、還加上結他手與兩名鼓手)、Tujiko Noriko、World's End Girlfriend(這次將與一名即興鼓手以duo方式演出)、林強、李勁松等將極大機會陸續來澳演出(並且往往是全世界最低的票價……),他們將呈現laptop音樂不同的可能面向,而觀?某程度也需要對這些新形態音樂有更多的基本認知,才有可能與演出者達至適當的默契,共同體驗laptop電子的獨特現場魅力。



子 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