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02

男朋友,我妄想的不會有

頒獎禮之後的一晚,他睡得很甜。大清早起來第一件事,駕車把昨晚的獎拿到玩具倉庫,放在Ironman旁邊。偌大的玩具倉,更顯得這個獎座的渺少。
其實他早就知道會拿這個獎了。幹了這些年頭,難道不會知道風吹草動?群眾的勢、藝人的運,你說是玄又好,毫無道理又好,他早就看通了。踏上那個台板,一切都是修養,都是積累。
他本來就沒強求甚麼。以前做電視,還給人說坐過牢,以為演藝前途從此毁。唯有拼命做,低調的做,勤力的做。那幾首給人派膠的歌,他也不以為然,都是那個年代的產物:樣樣也試一下吧,電視電影唱歌,這裏一直如此。他想也沒相干吧,可賣則賣,一切隨緣。
時代的玩笑可真大呀。車軚廣告、五音不全、失智舞步,在互聯網世代會千秋萬代的流傳下去,但又有誰想到會以這種形式讓他逆向受人追捧膜?他全都知道,甚麼冷嘲熱諷,他都知道。他只是看到了真相:年代崩壞,我們在失序和次貨中,反而獲得了真實。你讚他唱得好,人人都懂得讚;唯獨說他不是,就可以從集體的亢中,獲得那怕只有一丁點的欣慰。「你睇,個世界都唔係好差啫,咁都唱到歌。」他的不能,給了大眾全知全能。
所以「能軚能」,「椎名林檎」這些已經不是都市傳說,而是救人於一命的解咒。時代再壞,我們可以懷緬那個曾經讓五音不全的人都可以出唱片的年代。技藝再壞,我們可以用他來激勵人心,因為有人塾底,講一聲「屌」又可以是一條好漢。所以他在台上說:「屌!怕你呀?」其實是幫大家說出了心聲。你不敢做那個打死罷就的狂人,我來幫你實現好了。
他知道強求是沒有用的,所以他從來沒苦練歌藝,以為自己可以化腐朽為神奇。天王也臨尾香,以為這個年紀可以唱二十場,誰不知一個流感被雨打風吹去。上年金獎主人和小輩爭獎爭了三十年,今年又有誰記得呢?他只有兩首十多年前的膠歌,今年被邀唱了半首,立即拿了大獎。苦苦力爭,你得到了甚麼?他不爭,卻得到了所有。
甚麼樂壇已死,他早就聽慣。在這裏,從來都是娛樂至死,既然大家高興,他上台又有何不可?況且也不是白做,至少多個機會談救市偉論,有幾多膠歌都不怕護法神功。廚神lemon煮餸派膠,去年出來不一樣叫人拍爛手掌?他早就看透,明年今日,沒有人再記得他拿過這個獎。
他不覺得他有做錯甚麼。他摸一摸那個一比一的Ironman模型,心裏想:「既然蜀中無大將,這個危難之秋,甚麼負皮乜乜七七,就由我來頂硬上吧。」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