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06

好快,唔痛:達明卅一派對

達明演唱會第一晚出了何韻詩,第一時間在面書說好彩,我看第三晚。網上朋友傳話,「三晚都有佢。」失望之際,「放心,好快,唔痛。」

黃耀明和達明的演唱會自數年前開始,表演形式都加入了劇場和多媒體元素會其實最早可追溯至1990我愛你演唱會),歌曲配合聲畫詩詞表達主題,今次更加上劇場舞蹈以壯聲勢。四面台的挑戰難不到他們,對角天橋舞台配搭兩塊大銀幕,就像把三面台分兩面做,兩位老人家其實也只需面對兩面群眾。銀幕片段奪目,詩化文字此起彼落,歌曲含意被格外放大,體現達明「有話要說」的姿態。

文化人撰文激讚的文章此起彼落,說達明為時代發聲,紀錄了社會過去幾年的實況,要珍惜仍有言論自由的空間。這班人好像集體失憶了一般。達明及明哥過去幾次的演唱會不就是同一個模式來的嗎?怎麼講得好像發現新大陸一般。有些人就說今次沒贊助,他們的表達方式來得更徹底。說實話,和上兩次分別不大。上次他們更請了學民思潮上去反國教,又當機立斷在台上說自己是基佬,會不會比今次請了何韻詩上去唱下落不明以反映時局更徹底呢?

紀錄時代真是一個堂皇冠冕的說法。或者是我們的社會太荒謬,讓藝術工作者只需紀錄時代就已經彌足珍貴,深怕無形之手從此斷人米路。原來我們每天看面書看新聞,現實的殘酷都不及隔了一重的藝術包裝,更讓你撕心裂肺,更讓你要毋忘初衷。達明作為一個「紀錄者」,難道不是一個高級版的「惡搞」:看完了,笑完了,在面書分享過了,大家聽日繼續準時返工。達明的表演,對我們的啟示,其實早就給了我們,在那個資訊仍不太發達、本地流行音樂還沒那麼有使命感、我們的生活仍然相對安穩的年代。在今天這個百家真正爭鳴、任何事情都鉅細無遺的時刻,我看到We will be back的橫額在電視面前飄揚,然後看見網上薯粉的醜態,比起在舞台看見馬路、聽著馬路天使與舞者流動,那一樣更能讓人熱血沸騰和感應世情的荒謬?

所以,明哥說了一句可圈可點的話:在紛亂的時世,我們不應該抹殺讓自己快樂的權利。

說得真好。在香港,流行音樂不能抗衡現實,只可以是逃避現實。飛機打過了,沒有用,乾脆從此小確幸算了。我們多謝大衞保兒,因為他讓小眾活得自在。音樂不能濟世,大家看完讚完,讓人知道你識聽達明而自我感覺良好之後,其他都已不重要,因為我開心過了,便足夠。到了三十五年或四十年,我們再來一趟紀錄時代,那個勇者無懼的光環自然會再次降臨在我們身上......喔,應該是降臨在每一個人身上。薯片的智慧呀:相信一個人,不如相信每一個來看過達明的人。

美好的東西遠去了,不打緊,既然大家都不想面對現實,就拿舒服一點的當是現實,然後慢慢死去。「好快,唔痛。」像何韻詩出場一樣,縱然她有天大的本事糟蹋每一件事,但只唱一首半,很快,不痛,很快,不痛......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