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5-26

我們都是共犯



關淑怡25週年演唱會完場時,聽到觀眾說:「我原本不來看的,看見那張海報太醜了。」加上之前吹得沸沸蕩蕩的賣不去飛傳言,好像整個演唱會的包裝就是讓人中伏。

入行25年,被譽為實力派,卻只得一場紀念演唱會。我不熟演唱會運作,但主辦單位有十個,是否代表「撲水難」呢?數年前看她的演唱會,不論唱功、造型及編排皆是水準之下,這次入場已經預先降低期望。其實有點好笑,好像買張票等中伏似的。

演唱會的觀感和期望大致相符。關沒有長期合作班底,加上大老闆眾多,可能要兼顧很多需求,所以採取基本策略:沒有編排。就只是把那些首本名曲逐首唱出來而矣,大部份都沒重新編曲,演奏也不是突出。舞台就是一個台,沒設計的。最好笑是唱叛逆漢子和間場那段歌舞,好像完全是歌有歌唱,舞有舞跳那樣。洗版的「青春常駐」和「陀飛輪」也只是關的穩當基本功,而且還是別人的歌。讓我最納悶的是嘉賓編排,周慧敏和她原來是好朋友?坤哥完全沒邏輯。校長算是合理,但為何不是「明天你是否依然愛我」或「唱一首好歌」而是「夢伴」?校長中途殺出完全抺去關的冷峻演繹。三位嘉賓都要多唱一首讓關換衫,又是沒花心思的舖排。Encore位之前讓台沒聲沒燈一分鐘,然後才由鼓手好像如夢初醒的打拍子,關出來就是直入「難得有情人」。人生有幾多個25年,為何不稍稍讓Encore位有點編排,讓大家都有個「溫馨」回憶來完SHOW

這樣說好像很無情涼薄。原本就低期望,遇上這樣那樣的技術性問題,本來就可以重施故技,說那些「我們已失去關淑怡」的老調。思前想後,有兩件事叫我恭省自身。

第一,譚校長出場,拿曾志偉和關的兒子開玩笑。第二,在網上看到有位著名KOL寫這個演唱會,說起他少時會和同學互鬥喜歡的偶像,當他拿關淑怡出來show hand時,都會把同學殺個片甲不留,因為關代表「另類」,和其他人喜歡的四大天王自是「榮辱互見」。

關積弱多年,緋聞滿天,早年更以「假的戀愛」來主動還擊,近年則有「關於我」來自道實況。來到25週年,大家一片讚好之聲,怎知校長一番笑話讓大家笑翻天。沒有人說校長賤,沒有人說校長傷口洒鹽。笑完,茫然不覺對當事人有任何傷害,然後可以一啖砂糖,讚你是多年實力派,香港怎能沒有你云云,就可以安然抽身,覺得自己「支持」了一位香港歌手而感覺良好。25年,點都要俾啲面關淑怡嘅(事實上是給自己臉上貼金)。關不唱歌不出碟不開演唱會的時候呢?沒人要支持她,沒人要她復出,大家繼續消費她不穩定的水準、情緒、兒子的身世……

我們就是這個樣子。好東西長存在那裏,平時束之高閣,隨著世道變更,還會拿來恥笑踐踏,好讓自己趕上潮流的尾班車。我們笑過黎明的金句、衛蘭的體型、關淑怡的失準,今天我們卻又「回頭」熱捧,比起他們本人更「一笑泯恩仇」。沒用的時候就守舊落伍,有用的時候就是身份象徵,還可以追溯到童年自己獨具慧眼,數落平輩的品味。偶像在香港,也就只是如此。我們根本沒有放過關淑怡,一直都沒有。不然的話,校長的笑話應沒人笑,關可以一直精神抖擻祭出更多乖張作品,演唱會可以不用等25年才這麼艱難的開一回。

是的,我也是這浩浩蕩蕩的大隊中的一員。我寫過她失準、信過她痴線、說過她那首「關於我」如斯作狀。我不能說誤判,但我愧疚。要「保育」關淑怡,就要在其音樂上「是其是、非其非」,而不是邊猜她兒子的父親是誰,邊說關淑怡是香港樂壇的瑰寶。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