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01

我們已失去林憶蓮



林憶蓮在演唱會上演唱了其最新廣東翻唱專輯的幾首歌,包括笛子姑娘、天各一方、分分鐘需要你等,說是選了一些陪她成長的歌,希望香港人能重拾這些歌出現的年代時的正面和積極。

先不說這些選曲的平庸和翻新編排的乏味(我聽那晚是天各一方,悶出個鳥來),林在演唱會上說得最多的是「正能量」,因為她覺得香港沒有了以前那種解決困難的勇氣,希望借演唱會將「正面」和「愛」的訊息傳揚開去。怎麼樣?掩著樣子,你以為是看汪明荃吧,只差沒直接叫廢青多讀點書。

在香港的樂壇,你說「大愛」,是很難被駁斥的,因為「愛」是一定對的,問題只是你以甚麼形式來呈現。林這次的演唱會之所以蒼白,因為她停留在宣揚,而沒有經過消化沉殿,從而用音樂去為現世的困境作出思考。在這個層面上,黃耀明比她高明得多。明哥縱沒有思考出新景象,至少有記錄時代。

林憶蓮當年為樂壇獻出都市觸覺三部曲及野花之所以為人稱頌,因為乖張反叛,野花更是集其大成,呈現女性既溫柔復狂野的複雜性。可惜轉會滾石,搭上李宗盛,這二十年來甘心以樂壇大媽(恕我刻薄)的心態推出「大愛救地球」方程式作品,偶然才有些像「不還你」的破格元素出現。一位昔日的都市女性,談情論性,獨立自主,怎知中年忽然頓悟,看破浮華,叫大家用愛做世界。就好像大滾友轉死性,結婚生仔又顧家,這麼勵志,忠實信徒必然拍爛手掌,唯獨是如我這些游離份子,為她欠缺昔日的銳氣而失望。

又叫「造樂者」又說「地水風火」元素組合成演唱會,叫人浮想聯翩。演唱會不是電影,沒有那種後設的文學性解讀,觀眾能不能接收訊息只在當下。網上讀到有篇文章說原來水是「傾斜的雨絲」,地是「天大地大」,風是「微涼的秋」。編排上沒能給人聯想起這些故事性,卻玩弄這些文字遊戲。但就算有戲,地水風火又代表甚麼?像蓋亞一般,搬弄一堆神佛和宇宙穹蒼,然後叫人修心養性,消除紛爭,世界和平?

我明白你盡了力在表現有意思的編排,但間場的慢歌環節又像金曲演鬥廳,又大合唱又握手又說會聽取大家意見,沖淡了原來的凝重氣氛。觀眾們在這環節反應很好,如果明刀明槍以「林憶蓮會以觀眾的選擇為依歸,和大家開心共渡一個晚上」為賣點,反而會讓人放下挑剔眼光。我覺得最諷刺的是林說會聽大家意見。你之所以受人崇拜,就是因為當年你不聽大家意見,不理市場反應!你看大家多高興你唱愛情I don’t know medley,這就是大家意見,你聽不聽?

林的演唱會正式讓自己成了上一輩,口裏說大家要忍辱負重,多點詳和少點戾氣,實質卻對現狀不求甚解。人家要建國了,你還在說制度暴力,以為可以力挽狂瀾,時代最終也不會等待沒有準備的人。

2 則留言:

匿名 說...

是你自己失去了憶蓮 而不是我們

匿名 說...

呢篇廢話由2016年4月1日愚人節發佈 , 演唱會沒有唱笛子姑娘, 你無睇過請你唔好愚弄網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