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0-30

何韻詩 Recollections



或者我只能歸因於何韻詩的聲音於我是無吸引力的緣故,所以她向梅艷芳致敬的專輯聽得我呵欠連連。不知何時開始,「致敬」可以是一張通行無阻的牌照,實質是水準平庸毫無創意的遮醜布。我們當然明白她的苦心,她的用功、她對大碟付出的心血,不用置疑她以至香港人對梅艷芳的懷念,但歌迷心中有數,懷念跟翻唱成績最終可以不在同一天秤上的。

何韻詩大刀濶斧地把所有歌曲平庸化,變成一張你可以說偏近發燒天碟的翻唱大碟。是不是又會有人說是「何韻詩風格」?可以,但對不起,何韻詩不是梅艷芳。撇除了大家對她同志身份的異色、她對社會不公平的關注、她對弱勢的發聲等這些元素,重新回到歌手的基本,她的聲音大抵沒有給予聽眾想像空間。很多歌曲其實本身不錯的,落在她身上就總是「很何韻詩」--當然這是你喜歡她的恭維就是你很難去分辨得到這首和那首的分別,而更重要的是她的聲音並沒有牽動你的聯想,去構成一幅心目中的圖畫。這個缺點正正和容祖兒一樣。

有很多聲音能夠震撼人心,並不需要有技巧,你看何超唱起歌來不是很有味道嗎?那首「女人心」她比梅艷芳更耐聽呢!梅的版本無疑是示範作,但我總覺得只因梅的唱法太合香港人口胃:首歌夠TOUGH,我就梗係要TOUGH啲配合番個情緒,女人心喎,梗係要剛中有柔但其實都係剛多啲啲容易感動人啦!何超?睬你都傻,一股腦兒去盡豆沙喉,怎知用盡之後卻恰恰柔情似水,這種矛盾才最動人。你可以用樂評人用語去形容何韻詩:中底音靚,把聲夠沉厚,於我而言卻在耳邊飄過不帶走一片雲彩。這種感受是很主觀的,我知道,就算黎明這種鼻敏感聲線,我也覺得比何更能帶來色彩。

我又有點奇怪網上有人對監制於歌中有歌這種編曲手法大表驚喜,卻完全無視其實是否用得其所又或令原曲錦上添花,facebook跳躍式思維果然影響我們深遠,總之「有用到」就夠爆,大家都只是喜歡玩配對遊戲。在「愛我便說愛吧」中插入一句「放開你的頭腦」,想真一點,其實你放一句「紅唇烈焰」亦無不可。

新歌「月移花影動」我覺得失手在WYMAN,因為主題先行,歌詞實在太露骨,意像像鬼故多於感恩,黎小田的曲縱穩陣亦救不了多少。這種感恩懷念MODE貫通全碟,或者就是何不敢改動半分的原因,大概她認為這種散渙感覺更容易營造一種懷念故人的氛圍。其實面對百變師父,何不徹底來一次改動,把壞女孩變得更壞,一舞傾情更醉人?現在的成績就好像封面一樣,很用力的向人宣示大洒銀彈人工油畫(對比不斷以致敬為宣傳重點),但效果卻強差人意,我還以為是羅湖商業城那些仿油畫。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