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2-06

我應否多給一次機會予關淑怡呢



昨天晚上在茶餐廳聽到「相逢何必曾相識」,深有所感。聽了這些年的歌,自以為建立了一己的審美觀,對於何謂庸脂俗粉都有一定領會。終於呢,對於流行曲,尤其是廣東流行曲,其實作為一位普通的樂迷,都只是想聽到一首簡簡單單,主題不太偏離,也不乖張的流行曲罷了。不要以為現在的樂迷在多年商台的洗腦教育下會變得愛上另類,我們的要求其實不高的。「相逢何必曾相識」旋律至少知道自己想點,歌詞沒有撚到天花龍鳳,不需鑑證科人員引經據典又或大學教授導讀,這在今天不會是很過份的要求吧?

偏偏呢,偏偏呢,我曾經都是喜歡鑽牛角尖的一份子,你出碟沒新意沒新曲風歌詞太淺無好似周柏豪咁玩後搖無JOEY有阿Y頂住無EASON咁玩CONCEP,總之無新嘢,我就會話你退步唔好再出來獻世。好了,其實我聽「相逢何必曾相識」係真心覺得呢首有料到的,我的要求就●係●咁●了。轉了一個大圈,迫自己聽另類狂踩廣州歌退步之後,我只係要求一首穩穩陣陣聽得舒服的廣東歌。於是我就想起了關淑怡。

我想無人夠膽話關是呃飯食的。實力是有的,近年更積極為作品發掘新意,又交叉李香琴,又講佛偈,唱腔比以前更飄更虛。問題是,你問她近年有那首歌好聽?這也就是很多人的問題:想有新意,但適得其反,還捨本逐末,放棄自己最珍貴的本領。到現在人們還記得難得有情人,資深一點可以說是當世界無玫瑰、現在愛我、或離開請關燈。那時候根本沒理會這首歌是否夠創意夠另類,埋掉歌詞之後你仍然會為一首工整、感情滿溢的作品而感動。之前的問題:你問她近年有那首歌好聽?十個有九個會答「咪畢打自己人」果首囉!大概我們只會因為李香琴而記得三千年前,要顯示樂迷的無情就要看現在沒人記得的「關於我」--我始終覺得,販賣這種沒有指向的自我宣示及防衛意識,於今天是沒有市場的。

然後就來了陀飛輪。在一片讚好之聲下,我只能說我們被慣性和權威所迷惑。慣性是因為關是實●力●派,所以她就算撚聲撚到甩音你都會說是天籟演繹。權威就是阿Y嘛,全港微博首播,還不是一時之選?阿Y都推囉!在陀飛輪我只看見一個玩音玩到毫無方向的關,這可能不太關她的事,因為首歌本身旋律老套,歌詞概念亦有問題:大家唔該先去買名牌養番狗,才好去飲心靈雞湯。關只是利用她一貫的方法去演繹,或者大家覺得她的自身經歷也加了不少感情分吧,所以大家都覺得這是一首「治癒系」歌曲?比起多年前的翻唱大碟,她明顯是過了火位。

2 則留言:

Regina Yeung 說...

當王菲開始紅時,我依然獨鐘關,好簡單,個人觀感,關唱歌有heart,王菲無!我總覺得王菲無論唱庸脂俗粉情歌或新形式的歌,個心根本吾響度,而關係成個人陷左入去的!“一首獨唱的歌”聽到心痛(但我當時只十一二歲!)回歸的關,居然走王菲的歌路!佢要飄可以,同草蜢唱過So Sad就拿揑得到“飄"同“撚聲"既分別,但好明顯佢吾啱王菲尼條路,盲目相信實力派要言之有物玩新野撚新聲,完全迷失!

匿名 說...

黃偉文可能好想做返尐好事去「救贖靚聲」…但搵一首旋律感情拖拉毫無出路的作品,編曲及撚聲搞到有幾天花龍鳳都好,作為聽眾,我真的連搵個感動位依靠下抖下氣代入下都好似有尐困難~

一把聲有幾靚有幾正都好,首歌唔掂都係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