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7-12

陳浩峰, 作為一把聲音

正如陳浩峰在演唱會上所說:「我當然不是一出世便識得寫政治歌。」政治歌只是他為人認識的引子,他在演唱會中把如何構成陳浩峰的元素一一演繹,帶來的不僅是回離也有前瞻,一種被沖淡了、被遺忘了的姿態,一種對流行曲應有的姿態。

你不得不承認陳浩峰的唱腔是爭議的焦點。他咬字清晰,高低音準繩,最重要是那種脂粉味,不喜歡的便會說是乸型。看他唱「木綿」、「蚌的啟示」、「IQ成熟時」、甚至「我怕」都帶有那種字正腔圓,不偏不倚的歌唱態度。這其實正正是前輩歌手的基本功,所以有人說他似羅文,絕對是一種恭維。在被虛偽的流行曲洗擦了三十年的香港,這種復古的態度只會換來譏笑,又或「佢隻腔好老鬼套」。陳浩峰聲底厚震音勁,卻注定與主流對著幹,是對大眾的試煉。若果你接受得到他用好羅文的腔口唱「我愛上了你的男朋友」,這次的東宮西宮演唱會你大可當他是主流示範單位。

一個鋼琴及一把聲音,實力歌王務必把ego無限放大來作賣點,你可以想像以這簡單得可以的模式卻要你乖乖付上鈔票而不覺得受騙,海報上必定要放上「實力零瑕疵」或「觸動心弦靚聲演繹」等字眼,加幾個禮服造型,正中品味可以買賣一群的下懷。在柴灣的小場館舉行,一百八十元的票,陳浩峰或已先天與這些宣傳和心態劃清界線。他在開場謹慎地作開場白,交代rundown,每一首歌前介紹歌曲及演唱原因,一直保持謙虛,沒有過多的thank you,遇著掌聲亦有一種不知如何應對的窘態,這就是尊重,不單是對觀眾,而是對自己作為一位歌者的尊重,與其不是千萬金元大龍鳳,就踏實地做好本份,不要當觀眾是迷戀自己的粉絲或者塞錢落你袋的米飯班主。

歌者除了娛樂觀眾,還有沒有其他角色?若果你嫌東宮西宮太刻意地叫人月旦政事而不是鼓勵人去關心社會,那麼那一首唱了五年的「香港輓歌」又如何?用情歌反情歌,唱五十首也等於唱一首,時至今日仍然有共鳴,這種曲線反諷樂壇又可是你的一杯茶?若你不喜歡說政事,亦不喜歡談樂壇扮道德判官,把舊作唱出新意又如何?「蚌的啟示」、「少女慈禧」、「我怕」和「幸福摩天輪」會不會讓你有另一層的體會?是對原作的加倍關注、肆意扭曲、尖酸諷刺或是另有所圖?一位歌者可以有幾多可能性?只是娛樂的話,可不可以說是一位稱職的歌者?你對陳浩峰懷有那一種的期望?他和現在很流行所謂要「言之有物」的創作歌手有甚麼分別?

陳浩峰這場演唱會帶來了這麼多的想法,使我完全忘記了那些失誤,包括其實很多環節是炒東宮西宮冷飯尤以陳淑莊重演電話錄音一段為甚、包括發覺其實東宮西宮的歌詞其實是發泄多於要人思考、包括後知後覺才發現加插無厘頭羅力威表演毫無感情亦和大會完全不搭調的自創周杰倫情歌全因亞視的關係、包括散場後碰見支持羅力威的師奶群在場外肆意談笑風生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