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6-14

保育會考

若果天星碼頭可以喚起保育意識,集體回憶雖要悍衛,怎麼沒有人保育會考?

那天看某個補習社賣廣告,說末代會考生不用擔心,只需去那裏就可以有選擇。我說,這樣子不錯,廣告訊息簡單直接,總之俾錢就得。老婆話,你睇兩位學生說,咁好喎,可以安心放暑假去玩啦!而唔係再俾心機考好下一屆!對了,末代會考原來是除之而後快,這個陪伴了幾代香港人的制度,消失時沒有人會對其有所懷緬,大家都只想著文憑試如何衝鋒陷陣。

或者大家都不知怎樣把會考歸類,因為定性太複雜。有人說會考不是一切,制度而矣,甚至抿滅人性的淘汰賽。有更多人覺得會考只是一場惡夢,讀了很多不會用得著的知識,來替自己的前途定奪。而我們也只有默默地玩這個遊戲,而且玩了幾代人。

若果只計1974年開始,正式有hkcee這個名字開始計算,這個遊戲已經有三十六年的歷史。由那時開始所培育出來的人,正正就是香港今時今日的中流砥柱!呂大樂的幾代香港人,至少由第二代到第四代都經歷了會考的洗禮。這樣子一個年年一度的祭典,如何塑造了今天香港人的面貎?太多可以對號入座:可以是典型的窮學生圖強進身中產的香港精神,可以是被淘汰卻另闢蹺徑的傳奇,可以是壓力太大一死了之的「弱者」。會考就是香港。

雖然自己的會考經歷不算難忘,但我只是奇怪,一個如斯重要的人生關卡,全香港人都沒有人出來說一句「讓我們懷念一下會考」,難道會考對我們來說從來只有痛苦?可能大家也很冷靜,「文憑試咪又係會考!」可能是我想多了。會考給我帶來的想像:圖書館、文具、計數機、那些心慌的夜晚、放榜日、哭透了的臉孔、中五各奔前程的幼稚感觸,畢竟都是一篇篇可歌可泣的故事吧!六十後用來騎劫香港的「歲月神偷」也可以賣個滿堂紅,就是沒有人為會考發出一絲微弱的召喚:「不喜歡會考,但也可以總結經驗吧。」沒有,就是沒有。

若果將來有甚麼會考展覽,我的準考證也許派上用場吧。

1 則留言:

happy prince 說...

沒錯,在很多人的眼中(包括我),文憑試只是換湯不換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