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1-27

mono

上豆瓣看看,內地朋友對後搖滾的推崇似乎遠遠地拋離了香港,每天大大小小的網誌都是五、六張新專的上載,根本沒可能聽得完。下得了而又稍具知名度的,新作不是不動聽,但就是少了那一點點觸動人心的感覺,只顧在那些大起大跌的程式中遊走。所以對mono來香港,是有期待的。

Mono比起其他後搖樂隊出色的地方,是他們著重故事性,每一段音樂都像有一個完整的世界觀,你會真切地感受到他們想表達的東西。或者技術於他們不是最重要,但作為聽眾你可以知道他們很清楚自己想做甚麼。在那些似有點重覆的旋律、時靜時暴烈的轟音中間,我看到一張張掠過的臉,每張臉都訴說人生不同的故事,而當然大部份都是無奈的。又或者,後搖滾都是這種德性吧,每非也是想人乾腸寸斷,然而mono就是那麼鮮明,那麼容易讓人記住。

在九龍灣的演講廳,你更能感受到mono的力量。當沼澤仍然亂搞一通,El Fatima仍困於後搖方程式,mono便更形突出。爆發的噪音反而令人全然安靜下來,所有混雜的記憶突然回湧,他們總能讓你用最容易的形式來整理思緒。用一般的說法,這就是感染力吧。和混集在台前的感受不同,在大後方的位置受轟,面對著前方偌大的空間和黑壓壓的人群,mono的音樂與眼前的空間有機地黏合,這時候他們不止有故事性,更有歷史感了。

中場晌起了world’s end girlfriend的音樂。想起這老拍檔,希望他也能來港獻技,畢竟上次在灣仔都只是小試牛刀。Mono在去年底在東京和弦樂團合作,也希望可以出版dvd,感受那張力。

2 則留言:

gar~* 說...

近年對後搖的興趣大減, 大概因為許多被追捧的名字 (如 yndi halda, world's end girlfriend), 聽過後都不為所動, 舊名字亦落進胡同之中, mogwai, a silver mt., 以至 mono 我認為皆如此, sigur ros 更成為面目模糊的流行樂隊~ 現在仍期待的大概就只有 do make say think 跟也不知道會否再有下文的 gy!be 而已...

不過我猜, 在現場聽的感受跟從唱機裡聽很不一樣, 而且 mono 早期的作品確是很不錯的~

網頁設計 說...

對於樂團我比較少認識..但是我知道她們有許多人也是很支持..畢竟她們的實力有時候超過歌手呢..要多多支持音樂人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