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1-29

美麗的邂逅

其實任何的評論對於陳昇來說都沒有意義。對於任何認真做音樂的人都沒有意義。他不受唱片公司、製作人、聽眾的束縛,只做自己認為好的東西。就算他的唱片被選為最佳十大華語唱片首位,就算有廣州樂評人肉麻到用「陳昇是一隻只升不跌的股票」來形容他,我想他也只是別過面,喝他的酒,寫他的歌,在那「沒有一個舞台不能唱」的台上唱歌。於是有時我會想,有些甚麼感想呀評論呀關於陳昇的,寫幾多都沒有用,甚至可能不寫才是對他最大的恭維。因為二十年來他在寫的也是同一首歌。

「美麗的邂逅」沒有偏離陳昇的框框太遠。男人和女人總被痴情累,世態炎涼,真理在何方。我開始覺得陳昇有點犬儒,他沒有固定的立場,只是描繪一些都市表象。我只覺得陳昇很避世,在那些大道理面前,總是想逃走,但在情歌裏又很真實,和李宗盛一樣,把話說得很白,像在和你說話一樣。或者五十歲時的我都會是這樣子的,看化了就所有的事都可以調侃。陳昇的聲音愈老愈嬌媚,有點反老頑童的樣子,和他初出道時的沉實聲線大異其趣。音樂上和以前的沒有太大的分別,但沒有像「魚說」一般有較出色的曲調,可能是他刻意讓路予詞作的結果。我想bark*的一段話可作為參考:「香港就是這般,是但hit一樣就得,抑係詞得,抑係曲得,詞曲兼佳的,太難控制。」

我也照常聽了很多遍陳昇,但我覺得第一位實在是過譽了。至少黃耀明的《king of the road》不論在主題又或詞曲配合的整體成績會比陳昇為高,若果是台灣的話,陳珊妮的《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的完整性也高一點。

2009-01-08

蔡楓華

曾有一段日子任職無線的全線大搜查,被委派跟隨蔡楓華兩天。那時傳媒都說他籌備開演唱會,於是老闆們安排了幾個項目,叫蔡楓華去拍攝,然後出街的便是蔡楓華備戰演唱會特輯。呀,那時電視都是用「蔡瘋華」的,藍潔瑛還未蒲出水面呢。

我們去了大圍,找了一家車廠借出一部法拉利,讓蔡楓華駕一圈,因為以前蔡也曾擁有個一部,我們就在車裏拍他這種情緒的落差。然後去某某游泳池,讓他隨便游幾圈,也就好說成是練氣,焦點當然是那蓬鬆的頭髮和隆起的腹部。再去某個位於屋苑中的錄音室,讓他在那裏練歌,找來主人評論他其實是有實力的。最後去到某大角咀的住所,女主人是蔡的粉絲,有齊他所有的唱片,還弄了一桌子美食為他打氣。我見到蔡楓華為粉絲簽名時,雙眼通紅,手部微震,彷彿苦盡甘來。那一刻我有點感動。

然後我想起早一天他對我說的話。「我做咁多野,加加埋埋,上左咁多娛版頭條,你估賣廣告要幾錢?」真真假假,原來都不重要,最重要是賣錢,是搶眼球。

所以呢,又何須那麼認真?又或者,何須那麼投入討論?真假都拿揑不到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