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9-01

雪泥與力量

最近聽了兩份不同的習作,都令人相當沮喪。首當其衝的是劉美君在勁歌金曲獻唱的那一些新曲《雪泥》,雖然上年的新曲《浮花》略嫌浮跨,但畢竟也算是東洋曲系一脈承傳的優雅作風,唔死得人。《雪泥》完全放棄任何探索的勇氣,或者先不要談探索如此高度,倒是連叙述情感也談不上來,以為不浮跨採踏實是勝算,卻是半點情感註腳也沒有,劉再縯繹得用力也挽救不回歌曲的無力。上次盲目相信名牌找來林海峰客串已令人大跌眼鏡,我很不願意相信劉完全被現在的流行曲陋習所同化及掩蓋。

另一張相信若PK兄仍有寫BLOG的話也會同意的,就是夏韶聲的《力量》。封面求其不打緊,平白浪費夏那一把美聲是罪過。看得出夏今次想全盤控制,務求做出有力、有勁、有心(歌詞)的大作。可惜他完全不是制作人的材料,結他再吵,鼓擊再勁,卻只有其型沒有其韻,感覺上他只是想把歌詞唱出來而要用旋律遷就。是硬搖滾是技藝展示了,每首歌都沒有主題牽頭,一開始發足狂奔卻不是自己身在何方,更不要說有何目的及終點在那。夏倒不如乾脆出一張全爵士,又或出《諳4》算了,或者他實在不該再替自己那搖滾型象自我加冕了。

若果大家都不再執意於情感的表達和提昇,我們還有沒有希望?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