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8-18

迎新營

我望著那些新面孔在校舍內隨著不知名節拍的音樂而扭動身體,偶而發出跟隨著召集人的口號,手掌拍到亂作一團,還有那些千篇一律的顏色制服,心裏只想到,幾年畢業後,他們會不會還有如此擁抱團體的心態?

你們是校園新鮮人,一切在你心中都是新鮮的,參與這些聞名已久的迎新營可算是暑假壓軸節目。參加的原因有很多:溝女溝仔,認識志同道合其實是可以互抄project的同學,馬住看似有另類品味會和你說尼采聽古典音樂的師兄,生怕上大學沒有相熟的伙伴便沒有任何優勢。大學是塑造人生的重要階段,你聽得多了,非趁著這個機會好好埋堆不可,至少開課後分組做功課也有著落。可惜這個座落在市區的校舍根本沒花沒草,先不要說那久違的鳥語花香,就是你們在校園範圍做那些集體遊戲也有著被人投訴阻街之嫌。

你們的師兄師姐,不知道是滿足自己的操控欲還是口上說的「讓新同學能互相認識及融入大學生活」,而設計出很多跡近兒嬉的遊戲,來讓你們感受一下這種大學式的集體意識。我去了本科的迎新營,睡了一個不好的覺,第二天便出來了。後來聽別人說,那一晚師兄們散播謠言,說學校突然要踢走部份己入了系的學生,因為資源不足,然後叫全部新鮮人集合一起商討對策。部分人聲淚俱下,要遊行反抗,到頭來原來只是一場把戲,根本沒這回事,師兄師姐們說這個項目讓大家可以了解傳媒的真偽,還有大家危機管理的意識。迎新營,就是這麼有意思的一個場合,讓部分人合法地利用自己的低級趣味加上冠冕,加諸於一眾沒有甚麼獨立思考的新鮮人身上,以「融合」為借口來滿足一己的權力欲。我不知道後來那班領導人有沒有和新鮮人分享這個項目的「苦心」,但這和在中學上課的權力關係本質上都是一樣:就等我老師教曉你地啦......

然後的數年,你們會做千篇一律的功課、走那些可以用來賺錢或唱K的課、到圖書館只為做功課或考試、做義工只為寫好份CV、和同儕只會談娛樂版頭條、面對其他人提問只會啞口及附送尾音「囉」。迎新營那份熱情在那裏?那時手舞足蹈又為啥?你會發覺,路還是自己走下去,利益輸送的朋帶關係可能解一時之急,但那麼多的酒肉朋友永遠不及你獨自修行的獲益多。為何那時不好好在圖書館泡一下那些舊電影的檔案?為何那時沒有和教授好好的風花雪面一下?

望著那件曾經出生入死的soc衣,其實那也不算是有設計的,你只覺得一陣暈眩,陪隨著的記憶只有那些頻密的暗瘡、滿是油指的眼鏡片、夏天悶熱的體臭、以及其實從來不曾潮過的「潮語」。

1 則留言:

ken 說...

很喜歡這篇文章~我也回憶起過去學生的日子~是如何渡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