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3-31

Superband

Superband的牌面無疑叫人期待當中有些甚麼化學作用,畢竟張震嶽與三位大款的風格頗難吻合,這就更叫人想看看三位大爺的成熟感性怎樣與張的躁動來一次混合,成就出怎樣的新面孔來。「亡命之徒」也可算是集其大成的一曲,饒舌的連綿獨白、滄桑的音調、有教代意味的歌詞,混合得算是洽到好處。

但論演唱會又是另一回事。首先他們壓根兒沒想過要來個大混種,所以挑的曲都是如實地反映現況。我怎也不能想像他們會選「東方之珠」。變得最利害的算是「讓我歡喜讓我憂」,但那種jazz的況味又有點虛偽。一人一台戲時,最無神氣的要算是張震嶽,只如實地把他以往的live玩一次。李宗盛則又是「我是一隻小小小小鳥」,又是說對香港有特別感情,還好他不玩「愛的代價」。羅大佑和周華健不可說是優良演出,唯一切入點就是選了另類的曲。然而可能先入為主,幾年前羅大佑的個人演唱會已給人一次全情解讀的快感,superband的羅大佑也只能變成點綴。

其實幾個男人要玩起組合來,以他們的地位,來一次交叉感染的機會成本應該不大。還好他們的曲不致令演唱會成為「金曲演鬥廳」。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