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2-10

崩壞

「So I Say」代表的是一次八、九十年代實力派制作人的崩壞。放棄多年拍檔黃尚偉不用,paco力求蘇永康復出第一炮首要任務是不求高深的入屋之作,可以理解。不過入屋並不代表平庸。而是我想就連蘇永康自己也失去要求,封面再百萬置裝,也顯不出那支手杖擁有多少氣勢。

主打由李思菘作曲的「紅顏知己」婆婆媽媽,和以前的「獨立宣言」的孤高姿態相去十萬八千里。Dick Lee的兩首已失去神采,無神無氣的跳脫風格,還有「飛人生活」的所謂戀港情結又是虛情假意得交關。最失望是倫永亮,交出來的「普洱茶」淡如開水,沒有任何情感可依靠的角落,往日的深情到那裏去了?幾位前輩大師就是如此交差了事?

全碟只得方大同的「So I Say」有點風範,soul味的曲風蘇永康自是容易駕馭,然而重點是方大同的曲總是有點流離失所去向不定,轉彎抺角地遊闖天地。追隨蘇永康多年,我想那些「婚誡」「蒲界耶穌」根本沒有談論的價值。

這張碟唯一見證了的是蘇永康的演繹能力仍然強勁,拿捏的節奏和感情的掌握都是教材示範。然而失去了全盤的視野和膽色,叫人難以重拾那時初聽「親你」的興奮,甚至連一首近似「燈火欄柵處」的溫婉之作也欠奉,我由衷希望那只是一次「入屋」的策略部署。可能我太過一廂情願,以為看那穩陣的牌面應不會大有閃失,是我太低估了paco的商業觸覺,還是我太盲目以為蘇永康真的會是品質保證?

沒有留言: